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这个长假

这个长假, 近些年回老家,发现父母真的变老了。 在生活条件极为艰难的岁月,父母养育了我们五个孩子,现在条件好了,老人又因为身体不太好,这个不能吃、那个要控制。即便想让他们去旅游,一方面也担心他们的身体,
发布时间:2011-10-14 23:20        来源:        作者:期货日报

  

  近些年回老家,发现父母真的变老了。

  在生活条件极为艰难的岁月,父母养育了我们五个孩子,现在条件好了,老人又因为身体不太好,这个不能吃、那个要控制。即便想让他们去旅游,一方面也担心他们的身体,更重要的是父母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辞,我心里非常清楚,二老是怕我们花钱。今年,正好是父母金婚之年,为了让老人高兴,作为老大的我与弟弟妹妹商议搞一个金婚庆典,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老人开心开心。

  好不容易做通了父母的思想工作,两个月前开始准备,可对十分节俭的父亲来说只要花钱的事,他不是否决就是缩量。说起父亲省钱的故事实在不胜枚举,有些还让人哭笑不得。比如较早前,晚上有人来我家串门,发现家里仅在墙边有萤火虫样的光亮。原来,我爸不让开大灯,大厅里竟装上了宾馆墙角的夜灯。还有一件事就更逗了。家里彩电坏了,来修电视机的人无意说了一句:“这么大的彩电费电啊!”我爸急着问:“怎么省电?”修理工看到家里有一台老旧的小黑白电视机,便说:“当然是这小电视机省电!”我妈从菜园里回家后,老爸说:“哎,这彩电修不好了,你要看的话就拿这台黑白的凑合看看吧。”一段时间后,母亲上集镇买东西,正好遇见修电视机的,问他我家的彩电为什么修不好?修理工愣了半天,说:“又坏啦?当时不是修好了吗?”母亲回家打开彩电,发现是好好的,气得与我父亲大吵一通。这样的故事实在太多。

  搞金婚活动,自然要有一些花费。比如照个金婚婚纱照,几乎是我弟弟妹妹“押着”去的,我爸说这些又不是必须的。为了让大家留下些记忆,我专门让弟弟去景德镇,打算给父、母两个村庄上的人家每户都送一套餐具,碗上打上我父母金婚庆贺字样,父亲坚决反对,我再三做工作,作为当年村上第一个考上大学的我,想利用父母金婚对左邻右舍也表达一点心意,父亲好不容易同意了。我们统计数量后,弟弟说怕损坏或漏算的,就多订10多套吧,这一下子把老爷子惹火了,狠狠地对我弟说:“你钱多是吧?多了的全部放到你家去!”

  离开农村多年的我,发现乡下老人的生活还是艰难,有的老人生病后,子女不肯出钱救治这已屡见不鲜,有的兄弟为分摊供养父母的几十斤谷子都大打出手。而我早就想为周边老人做点什么。于是,借这次庆贺活动,我给父母两个村庄上70岁以上的老人每户送床上用品四件套,这些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老爸说服。

(责任编辑:ZW)

  选定的10月2日终于到了,二老算是有福之人,头一天还风雨交加,这一天却变得晴空万里,天空湛蓝湛蓝的,宛如洗过一样清澈。当村书记的妹夫请来了南昌市古戏团,古今结合,整个活动效果超出了我的预想,老人极其开心。早上,先让我妈妈到集镇的理发店去剪个头,之后,古戏团30多位迎亲队伍前面一路表演,中间是我爸骑着一匹马和抬着的轿子去集镇接我妈,后面是子女、亲朋开着十几辆车,吹吹打打,好不热闹。接到母亲后,又一路鞭炮、一路演奏,看着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骑着迎亲马、坐着花轿,乡亲们都开怀大笑!

  这个假期,我觉得过得很有意义,钱多钱少并不重要,关键是光阴飞逝,孝心不能等啊!

(责任编辑:ZW)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