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欧元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欧元崩盘只是时间问题,欧元设计伊始,便存在一个致命缺陷,有统一的央行,但没有统一的财政部。善良的愿望是这样:如果未来欧元碰到问题,困难会倒逼各个国家把财政大权掏出来,交给布鲁塞尔,于是,统一的欧洲在欧
发布时间:2011-09-16 20:02        来源:        作者:深圳商报

  欧元设计伊始,便存在一个致命缺陷,有统一的央行,但没有统一的财政部。善良的愿望是这样:如果未来欧元碰到问题,困难会倒逼各个国家把财政大权掏出来,交给布鲁塞尔,于是,统一的欧洲在欧元危机的倒逼下成立了。

  现实恰好相反,谁也不愿交出财政大权。在“欧猪”四国主权债务糜烂之际,连让他们约束一下财政纪律都不是易事。被高福利娇惯久了,一听说加税、加工时、削减社会福利,这些老欧洲人就祭出古老的法宝:罢工。而加税、削减社会福利是政府减赤必不可少的手段,而减赤又是“欧猪”四国获得欧洲央行援助的前提。没有欧洲央行援助,欧元可以在24小时内崩盘。

  拯救欧元危机碰到了一个绕口令式的逻辑困境:要拯救欧元必须先解决“欧猪”四国的主权债,要解决主权债必须要减赤,减赤会带来通缩和萧条,而经济萧条明显不利于解决主权债,有利于解决主权债需要振兴经济,振兴经济需要扩张的财政政策来刺激,扩张的财政政策会带来新的债务,令已经困难重重的债务危机雪上加霜。

  就算没这个困境,欧洲央行买单,把“欧猪”四国的债务包揽下来:发了一次糖,人家就会等第二次。反正有人兜底,各国只管放开手脚借贷,如此下去,能把欧洲央行整破产。这样,问题又绕回来:约束各国财政纪律。

  说起来容易,如何约束?没有处罚措施,约束只是笑话。约束财政纪律,路径有二:统一欧洲财政,或者,建立退出机制。

  我对建立统一的欧洲财政,曾经不是没有一丝幻想,但这个幻想被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一篇有说服力的文章击碎了。沃尔夫在《德国的选择决定欧元区未来》中说,他最近访问了一次罗马,“一个意大利的立法者告诉我,过去他们通过通货膨胀或者货币贬值,至少还可以降低利率,可是现在他们甚至连低利率也得不到。有人可能以为他们加入了一个货币委员会,但是意大利不是拉脱维亚,现在离开总比忍受30年痛苦的煎熬要强。”

  像意大利这样不算小的国家,面临财政危机却不能动用货币手段,反而让他们连财政大权都交出去,你至少得给它一个理由:有什么好处?如果说过去加入欧元区,还有一个自由负债让欧盟买单的诱惑,现在,你用什么诱惑它交权?

  剩下的路径就一条,希腊违约,退出欧元区,接下来是其它国家。德法也别建立什么退出机制惩罚别人了,这游戏好处不多,人不等你惩罚,早自己退出了。就你们两个玩吧。

(责任编辑:ZW)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