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奉劝富家子收敛一点 别触犯众怒

奉劝富家子收敛一点 别触犯众怒,人世间的各式纷争,是人类社会永远也不会失去的一道“风景”,而当某种纷争有了具体的表象、表现为语言甚至肢体冲突时,有时也可以用吵架或打架来寻常看待。对冲突的双方,虽然有是非
发布时间:2011-08-17 12:10        来源:        作者:光明网

  人世间的各式纷争,是人类社会永远也不会失去的一道“风景”,而当某种纷争有了具体的表象、表现为语言甚至肢体冲突时,有时也可以用吵架或打架来寻常看待。对冲突的双方,虽然有是非对错的大概评价,但一般不会引起众怒。这可能是因为冲突所涉及的利益不具有代表性,所以,输赢都没有社会普遍意义,有时甚至连是非都无需厘清,平息了就结束了,和为贵嘛。

  这种心态严格地说也是一种麻木,延伸开去也不利于抑恶扬善。不过,也不能依此认为国人的心态就那么消沉,不过是被一种更大的社会不公引起的积怨压抑着罢了。因此,对于民间的小打小闹,人们会用“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世故对此不足挂齿。然而,这种情感上的“吝啬”,积聚下了更多的激情,会不自觉地因某个抵达痛处的事件爆发。如果某个形似普通纠纷引起的冲突,引起公众的围观,并发出同仇敌忾的谴责,这个事件就一定具有普遍的社会根源,可谓“触犯众怒”。

  一条题为《我爸是“李刚”黄山再上演,女导游被野蛮殴打》的网帖近日在网络上引发网民强烈关注,发帖人称打人者母亲及家人动用“关系”施压黄山市公安部门。经调查,黄山女导游张玉红确被蚌埠游客潘晨锐打伤。(8月16日 京华时报 )

  按说打人也不算骇人听闻的事件,何况只是“造成轻伤”,而相关报道的标题是,“富家子出游未享贵宾待遇殴导游 其父系人大代表”,用“贵宾”一词,串联了前后两个“关键词”“富家子”、“人大代表”。由于发帖人称打人者母亲及家人动用“关系”施压黄山市公安部门,所以富家子殴打女导游,就成了“我爸是"李刚"黄山再上演”。

  说实话,如果脱离社会现实,如此扎眼的表述是有违逻辑的,但事实上却可能十分符合社会现实逻辑,也可能是社会舆论“借题发挥”的最好路径。人们平时对社会不公的不满,对贫富差距的担忧,对权力张狂的憎恨,都用一种笼统的“泛指”加以表达,对既缺乏监督又不自律的权力来说,可能如同听“唱山歌”。除非要等到权贵阶层的“富二代”或“官二代”或其本身,用语言和行为来演绎这些社会弊病的时候,民众积郁的不满情绪,才可以有的放矢。

  有人把这归纳为“仇富”抑或“仇官”,但按照“冤有头债有主”的传统说法,这些“仇”不可能是某种嫉妒引起的。假如设想已经成为网络流行语的“我爸是李刚”,是因为“小李子”不小心祸从口出,而实际上不存在他老爸对他的权力保护,那么,这个事件足以让“富二代”、“官二代”引以为戒。但如果权力的张狂和为富不仁确实已经成了权贵们的习惯做派,那么“富二代”、“官二代”在这种优越感下的有恃无恐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如果把“我爸是"李刚"黄山再上演”倒过来演绎:潘晨锐的父亲不是“蚌埠市人大代表、蚌埠市龙子湖区人大常委,系蚌埠市瑞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怎么可能“潘母打了个神秘的电话,随即案子被转至风景区云谷寺派出所,而办案民警的态度开始偏向于打人者”?潘晨锐要是没有这样的家庭背景,怎么可能因为“与普通游客同车”而对女导游野蛮殴打?潘晨锐为何如此骄狂,难道只是因为他“就读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大学”?

  网友的评论说的好,“必须给个交待!就是现在这种社会风气造就了现在这种败类!如此下去我们还能相信什么?”“人家有钱有权有背景是不是伤人也不犯法呀?”所以,奉劝富家子收敛一点,别触犯众怒。

(责任编辑:ZW)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