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邵以丁:三网融合重在应用普及 惠及百姓

6月30日是三网融合试点一周年。经过一年的试水,其成绩可圈可点。但有人说“三网融合面临夭折风险”。
发布时间:2011-08-17 09:57        来源:        作者:李冉
【赛迪网讯】6月30日是三网融合试点一周年。经过一年的试水,其成绩可圈可点。但有人说“三网融合面临夭折风险”。优朋普乐董事长兼CEO邵以丁做客通信产业网访谈间表示,“随着有线体系、互联网基础网络、应用、终端的发展,三网融合是一种必然的趋势,目前所提及的三网融合归根结底将是一种服务的融合。” 对于目前一些业界人士认为“三网融合已经夭折”的说法,邵以丁认为“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去评点对还是不对,成还是不成,论据还不充分,时间段拉得也不够长。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是不可能被逆转的,只是大家在寻求走到这条路的过程当中,一定要少走弯路,也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去找到那条最为正确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到一个临界点,一旦这个临界点被突破之后就会发展非常快。”邵以丁说。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三网融合归根结底是“服务融合” 主持人: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优朋普乐CEO邵以丁先生坐客我们通信产业网访谈间,请您先和网友打一个招呼。 邵以丁: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些体会。 主持人:6月30日是三网融合试点一周年,我们访谈聚焦在三网融合方面。经过一年的试水,成绩也可圈可点,三网融合试点地区的方案已经获批,也有很多人说自己很久没有被叫去开会了,三网融合并没有获批,可能面临着夭折的风险。首先请邵总谈一谈,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三网融合的措施,其实也有一个详细的目标,你觉得经过一年的试水,现实和政策存在着多大的差距? 邵以丁:我认为三网融合,其实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因为现在随着有线体系、互联网基础网络、应用、终端的发展,事实上是水到渠成的。如果若干年前就提三网融合可能还太早,但是现在在若干个环节都已经具备从基础环境上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三网融合我们自己来看是很自然很必然的结果出现。只不过大家现在就去讲说三网融合是成了,还是夭折了,我认为现在说真是过早,为什么呢?大家都在讲三网融合,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深刻的理解什么是三网融合,我们自己看来是两个层面,有一个层面是用户看得见的,一个层面是用户看不见的,无论是三网融合还是目前讲的三屏融合,我们认为归根结底这将是一种服务的融合。 用户作为普通的老百姓,三网融合,三屏融合,服务融合也好,对我的生活产生最大的改变是什么,这种改变对的生活是非常积极的改变,是因为科技带来的发展让我在整个生活当中的很多问题越来越丰富经精彩了,我所要付出的成本越来越低了,这样都是一种所谓的能带来的比较积极的的变化。 所以,我觉得三网融合最终的根本是三网服务的融合,一定要去解决让用户觉得满意,至于说你后面家里进来的那根传输的线路是通过哪家运营商接入的,那个时候用户已经不关心了,或者说那个不是他天天要去关心的。三网融合最终能够带给用户的,想象空间非常大的,原来电视机就是看电视,或者是看电视台的电视,上网就是上网,电话就是打电话。当三网融合从基础网络开始融合,再到服务开始融合,咱们可以想象,我记得小时候看动画片就觉得已经非常高兴了,一打开台电视机就有一个人的图像出来跟你对话,今天来说这个太简单了,一根网线连上电视机就可以实现视频通话,而且还是高清的,之前我们很少用电视机这块屏幕来通信、玩游戏,或看高清的影视点播节目。三网融合从各个角度推进来的时候,我们每一个老百姓的家庭首先会因为三网融合发生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需要在这个产业链环节上非常多的,比如说网络基础提供商,中间的技术平台的提供,会有很多新的需求出来,它要求你有很多的技术,有需求被满足,终端厂商还得跟得上,每一种实现需要终端厂商的配合,各种应用的服务还要层出不穷,做得更精彩。 我觉得三网融合首先这是一个趋势,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去评点对还是不对,成还是不成,我觉得论据还不充分,时间段拉得也不够长,现在下任何的结论都过早。单纯从优朋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或者我仅代表我本人来看的话,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是这种融合是不可能被逆转的,只是大家在寻求走到这条路的过程当中,一定不要走弯路,这也是很正常,摸索阶段,也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去找到那条最为正确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到一个临界点,一旦这个临界点被突破之后就会发展非常快,就像中国互联网发展十几年到现在,前两三年大家都还是处在上网看看东西,但是到了今天10年的时间,你可以想象在互联网上什么都可以做,三网融合进入到家庭一定也会是这样的趋势。 主持人:确实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们在和运营商、广电的采访中,他们也认为三网融合的步伐还是稍微慢一些,您有什么建议意见?比如说政策,能不能给一个纲要性的,具体的关于细节的实施的文件,在你看来我们如何通过更加详细的政策略去推动三网融合的步伐再快一些? 邵以丁:我看这个问题一个是政策层面,一个是执行层面。我并不认为从政策的制定层面还需要所谓的更大什么,更大胆一点,或者限制多一点,从政策上来说现在并不是三网融合在推进过程当中面临的第一个大问题,因为政策的形成,国家的推出也是经过了很严密的思考,不可能很草率就推出一个政策法规,很模糊。我想整个政策出台还是非常严谨的,现在落到执行层面可能会面临一些实际的问题,需要找到突破的方法。 还是回归到那个原点,因为最终实现的是服务的融合,用户接受的就是一种服务,但是有可能要完成这个服务是需要若干个原来大家没有牵手在一起的体系去牵手。互联网电视本身就是三网融合一个非常典型的产品,你看在互联网电视里面它必须包含5个环节,而这5个环节你会有意思的发现,原来彼此之间很少捏在一起去做事。一是广电系统,国家是把互联网电视的播控平台管理交给广电系统,这是非常应该的,因为只有具有电视台背景的才能控制好什么样的节目在电视机上播出是可管可控,安全的,我们从来不否认把这一块职能交给广电传媒集团的手里,这是最应该的。 第二,原来都是电视台自己自制播出一些节目,卫视就这么播出去。可是现在从老百姓的角度,看电影太少了,我们从电视机去看电影的渠道就两种,一种是有电影频道可以给你放一些,还有一种是你去买碟,DVD或蓝光DVD,无论是买正版还是盗版,花钱买一堆碟回家看。有没有一种方法,既然因为互联网和电视机都相连了,技术层面上用户完全不需要这么麻烦,当互联网和电视机一结合,所有的影视出品公司就很兴奋了,可以把所有音像店里面的内容都搬到电视机里面,用户开始点。由原来放什么我们看什么到我想看什么去点什么,但是这里面影视非常的分散,好莱坞,其他电影公司,独立制片人的电影,香港那么多家公司,韩国、日本、中国内地这么多影视出品公司,就需要有人把这些内容集合起来。这些工作原来谁去做呢,几十家,上百家影视公司,但是你不把这些内容集成合过来,好莱坞某一家公司再厉害,它一家提供的内容你也会觉得很单薄,老百姓希望看的种类是非常丰富的,电影电视剧,综艺片等等,从内容环节来看,这就需要有一个组织,一个板块去把所有的内容都集中起来,原来没有人这么去做。 第三,互联网电视机这个新的产品它和咱们的电脑首先就是有区别的,没有硬盘,芯片的处理能力也没有PC那么强大,它卖的时候是家电,要控制它的成本,它为什么不能把硬盘植在里面,因为硬盘的读写是有寿命的。老百姓觉得一台电视机是大件,放在家里至少外用若干年是不能坏的,硬盘反复读写很容易坏。从技术层面来讲,咱们能够容忍电脑看视频不是那么清晰精致,就像吃快餐一样,对它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卡也可以容忍。但是到电视机上,你想想突然一下黑屏了,这是很大的事情,技术平台环节上也需要有新的就像我们优朋普乐这样,我们自己研发出来的,原来没有,现在就得有,从技术体系这又是一个新问题。 还有电信运营商,原来他们也是要不断的宽带提速,但是提速的话运营商也很发愁,用户说我1M带宽,看看图片、聊聊天、,发发邮件足够了,为什么提到4M,8M,钱要交得多,动力不充分,运营商有大量基础网络的建设,他们也需要拉动他们的业务。 最后一个环节,硬件的终端厂商,他们的积极性也会起来。单纯从互联网电视三网融合当中这一个产品来看,就有5个独立的部分,而这5个独立的部分原来大家彼此之间很难有业务的交集在一起,现在有了。如果让它们彼此之间的体系,我们5个人今天你找他谈,明天他找我谈,后天我们两个想起来跟你谈,永远没有这种很有机合理的组织穿插在一起。真正形成一个游戏规则,5个人一站,接力棒怎么给,我们5个人用什么样的规则,到最终到用户那块屏幕,因为我们5个环节组织得非常好,所以我们整个可以提供给用户非常多的内容,非常好的体验,非常好的价格,支付也非常简单。 所以我觉得从三网融合体系上就拿这一个举例的话,事实上是执行层面上大家需要更多的开放,包容,真正能够彼此去换位思考,事实上一个不可回避的例子,或者说这是一个事实,谁想把基于三网融合下的服务做好,一家公司或者一个行业是绝对做不好的,其实真正按我们讲,在考验的所有这个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大家所谓联合程度有多好,共赢的心态有多好。如果5个人他总想你赚用多了,我赚少了,没有给用户提供服务之前自己开始打架了,这样就做不好。我们公司扮演一个融合相对灵活的作用,内容我们可以去集成,技术平台一看这个体系里面没有,缺少,我们自己可以研发出来。网络支撑这一块,运营商,因为优朋普乐和电信运营商做了那么多年B2B的业务,我们很了解他们的需求,我们会把很多好的内容、技术平台、,基础网络支撑,结合成整体方案。我们再去跟硬件终端厂商,电视机厂商,告诉他从芯片的角度上我们应该怎么融合,怎么适配,再把这些完成之后,我们还要说服每一位,我们应该要让广电传媒的播控平台对所有内容进行安全的可管可控,我们事实上扮演了,我们的更像一个组织者,去组织大家已有的资源,自己去完成原来不具备的资源,这更像是优朋普乐现在的角色。 因此在三网融合当中互联网电视的产品,这也是优朋普乐经营发展的战略重心,也是拿我们这样一个案例回答你刚才这个问题,三网融合一个是大家的心态,是不是可以真正开放包容,因为现在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是需要开放的,因为每一个人的优势都很突出,但是每一个人的不足也一样突出,是需要相互开放融合的。 打击互联网电视盗版 老百姓受益三网融合 主持人:现在大家都是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大家都是把最终用户利益放在首位,三网融合就会更好的走下去。我们看到这个游戏规则,我们作为中间的穿插者完成全交接,所以我们才成立优朋普乐? 邵以丁:对,我们觉得我们更像一个枢纽和桥梁,我们还扮演了部分桥梁的施工者,某每一段空缺谁都不适合完成的,需要优朋普乐,比如基于互联网电视的高清,而且我们必须保证,和IPTV不太一样,我们不希望用户用我们的服务的时候马上把家里的带宽进行改造。我们技术系统在2M的带宽之下,我们用1.26M传输高清的效果,而且非常稳定,像这种缺失我们就把它弥补好,因为我们更像一个桥梁和的枢纽的角色,或者说在2008年年底,2009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公司对视频行业有一个预案,最后基本结论就是这样。客观来说,从优朋普乐的角度,我们至少没有看到基于PC纯视频的领域应该如何在未来的,当时2008年我们说在未来2-3年,以我们公司的基础能够去把它变成一个非常健康的商业状况,我们风险投入和不确定性都很多,所以我们在2008年年底,2009年年初我们做出了对公司最重要的战略决定,在PC这块屏幕上做好、做大、做强B2BC的服务,向电信运营商提供平台构建、运营、做好内容提供,也还是蛮欣慰的,公司成立5年了,这个领域我们的排名稳居第一,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收入规模。事实证明我们这一块还是对的,但是它的成长性并不是非常高速成长的,是很稳健的运营,所以我们在想B2C的领域,当时我们也算是赌了,更多像是赌,电视机这块屏幕一定会和互联网相连吗,不可能不连,连了之后,那个时候风险蛮大的,国家的监管政策还没有出台,不知道会怎么样。 技术,我们会知道技术平台的搭建是最基本的,无论将来怎么样,至少大家是需要这样一套完整的技术系统去服务和支撑它。所以我们先从最基本入手,先去解决技术问题,我们可以想象得到未来几年电信运营商会在基础带宽上提速都非常快,但是总不能等到那一天再去做,现在不得不承认全国主流带宽是2M,至少我们现在可以完成在2M的范围内最好地实现高清流的传输,可以先期跑起来。这个决定对优朋普乐来说,大家现在回头去看2009年6月份我们开始打击盗版,行业内来看很高调,因为在此之前优朋普乐很低调,今天我开始去说优朋普乐不是为了出名,大家都信了,我说要出名方式犯不着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吧。 今天搜索百度还能看到当时的大量枪手骂优朋普乐的,这种稿子,还留沉淀在上面呢,对于公司来说仅仅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今天优朋做到的事情,使了越来越多的事情,很多媒体朋友才知道优朋普乐当时为什么打击盗版。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把公司的命运都集中在这个事情上,如果那个时候盗版进入电视机屏幕,优朋就完了,那是一个生死之战。 主持人:今天看来是对的。 邵以丁:今天看来是非常对的。 主持人:讲到B2C,你们主要集中在电视屏幕,现在来看,主流的屏幕,像iPad这种终端未来会更常见,我们有WiFi,可能更会实现随时随地的,你认为这块屏幕怎么去看? 邵以丁:其实这个问题非常简单,我们说发力在电视机这块屏幕,并不代表着我们放弃PC和PAD,包括手机终端。原来大家经常讲PC用户,手机用户,电视机用户,其实我们每个人,您家里有电视机,有手机,办公室桌面有就是电脑,一个用户是被多交集在一起,第一代互联网只有PC,第二代互联网PC加移动,加手机。电视机的出现是第三代互联网,从桌面的PC屏幕到移动的手机屏幕,PAD屏幕,到回到家里的电视机屏幕。很难想象大家在工作台上放着一台大电视,也无法想象大家抱着一个电视机满处走,但是您睡觉前基本上是拿着遥控器睡的,不是捧着电脑睡的,每一个屏幕都有它的物理属性,都有使用它的环境和应用的类型。 我相信大家拿着电脑更多还是工作,如果一天8小时都在看东西,要么就是休假,要么就有其他问题的出现。当电视机这块屏幕加入到第三代互联网里面,每一个用户的互联网世界开始真正立体和丰满富,都是互联网,只不过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希望面对这个屏,通过互联网,通过这块屏幕把这块屏幕最适合的应用推送给客户,去享受忙了一天睡觉前的3个小时,电视机做的是睡前经济。我们的电视机业务出来之后,我们主体把电视机的屏幕业务做好,同时我们的PAD、mobile、,PC的业务,我们已经同步在开发放,当我们的业务推出来的时候,到今年电视机客户端,PC客户端和,移动客户端,把这几个客户端都打通,因为它支撑的底顶层业务平台和CDN分发都是一套,只不过在Portal界面有区别样,手机可能要和苹果系统、Android系统做适配联调,使得大家用移动终端可以访问,电视机客户端要和电视机上网的芯片去适配,PC是PC的,将来再去说哪一块单独屏幕的用户,过时了。每一个人都是多块屏幕的用户,只不过每一块屏幕既然它有存在的事实,就一定是每一块屏幕都有它不同的应用。 我觉得从应用类型上,PC的应用是最丰富的,如果我们把它假设一个值是100的话,PC上可以干100件事,到移动屏幕的时候很多应用就不适合在这块小屏幕上看。再到电视机屏幕可能还会有一定的衰减,电视机屏幕应用种类上来说非常少,大家主要是看节目,大屏幕看东西要有品质,有体验,不然就像您说的捧着Ipad睡觉也可以。我很轻松的拿着遥控器躺在床上,对着墙上五六十寸的大屏幕看高清,遥控器一点,想看什么看什么,多爽。每一块屏幕,我基本不可能,尽管现在还有人讲社交电视,我很难做到拿着遥控器在那使劲码字、,发博客,当然会有,每一种应用还是要去占领那个屏幕最大规模的人群,年轻人是一部分,老年人他也是这块屏幕的用户,我们的服务就是做到六、七十岁的老人拿着遥控器使用互联网电视机的时候,也一样非常的傻瓜,三网融合一定不是为少数高端人进行做的三网融合,国家政府提出就是满足所有老百姓,不管你的文化层次是多高,年龄段怎么样,小朋友可以看幼儿频道、,卡通片,老年人可以看老年人的,年轻人可以看年轻人的,但是只要拿起遥控器,只要你会开电视机,我非常喜欢科技以人为本这句话,高科技如果落不到真正的大规模应用,我觉得至少价值不高。 主持人:现在像IPTV,互动电视,有一些免费的节目,但是如果说是一些比较好的节目资源,加密,单独再去付费节目,互联网PC是免费的,你认为客户愿意去接受这种免费的,还是愿意为优朋普乐的资源付费?因为在BT上可能会下载到这些资源。 邵以丁:很多朋友一直在问,说用户会不会付钱,我说如果马上就回答你这个问题,很快大家就钻牛角尖。试想一下,非常简单,进来我问你给不给我钱,你首先会觉得我为什么要给你钱,你给我什么东西了,我给你钱,给你辆车你给我钱,买东西都要付钱。讲这个问题之前,是你提供了什么东西给用户让他付钱给你,在自己内部每天要拷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讲,第一,我并不认为是因为内容要钱用户就一定会去看,电影院现在的票价百八十块,您为什么还去。 电影院今天看电影的人数越来越多,中国的票房一直在增长的,其实是用户觉得我花几十块钱带着我的女朋友、,男朋友,坐在大屏幕的环境下,这样的画质、音质和环境花几十块钱值,看电视为什么每个人愿意去交有线费呢,18块钱,20块钱,几十个卫星台。5块钱的盗版DVD,买张碟,也是想看这个新片,别的地方看不着。去年中国的正版加盗版DVD市场是600多个亿,我相信这其中80%-90%可能都是盗版贡献的。回头来说看,于是我们在做的功课是这样,4000部电影,3万多集的电视剧,是精挑细选的,不是垃圾,想看随时看,只有看了我们的,你就知道了为什么你买电视机的时候人家告诉你这是平板高清电视机,光看电视台的节目是标清信号,买的DVD是480P的,盗版的品质更差。我们最少的起步保证是720P,如果你家里的带宽达到4M,直接传输就是1080P,蓝光的效果。这个时候我告诉你街上的盗版碟5块,看我们的片只要3块钱,如果你犯懒,一个月交3015块钱,5020块钱包月,可以随便看。如果你说网站上就是有不要钱的,你愿意捧着电脑在床上看的话,这样的用户群就不是有普遍特点的用户群了,我相信一定有人是这样的,他什么都不要,有一台电脑就OK了,但是我相信这一定不是普通大众,我们公司起的的名字,普乐,我们是做大多数人的应用,有一天我们把大多数人的应用做到很极致的时候,我们再去想怎么填充这些小众的需求。 中国用户群很大,每年互联网电视机的出厂将近4000万-5000万了,这也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天生就具备的优势,谁也没法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比,就是因为中国人口众多,服务的用户群大。 主持人:从你的观点,三网融合,电视机充当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邵以丁:对,三网融合破冰的,能够让用户,普通老百姓马上真正有一天感受到三网融合带来很实际的效果体验,一定是从电视机平台,毫无疑问。 产业链均受益三网融合 并非广电一家 主持人:在三网融合受益更多的可能是广电运营商? 邵以丁:也不是,互联网电视这个产业链链条里面,每一个链条,广电运营商,电信运营商,内容商,包括我们这样的技术平台商、硬件厂商,大家统统获利。 第一,终端厂商,你的电视机功能越来越好,服务越来越好,买的人就一定多。而且电视机厂商原来只能分享一台硬件终端生产出来卖出去的差价,当有增值服务加进去之后,电视机厂商还有可能因为分到因为用户付费他还有一个百分比分过来,他是渠道,他在推广这个服务,所以电视机厂商积极性非常好。 电信视运营商就更不用说了,他可以告诉用户看高清吧,2M看720p,3.5M就可以看1080p,给了用户提速的理由。除了基础网络提供之外,运营商用户群很大,本身可以是很好的推广渠道。运营商的支付渠道是所有人都比不了的,能够实现在家里用遥控器一确认,你们家电话费就扣了,非常方便。从运营商的角度,增值业务的收入还可以因为他的参与而给他分成,对运营商来说这是非常好的。 对于内容商,电影院中国票房很火,但是我们去看能上电影院的电影和拍出来的电影1:9,电视剧可能1:10,剩下这些怎么办,没有渠道,DVD都是盗版人的生意。像这样的平台,几百万,上千万的用户出来的时候,一部新片出了在电影院放,马上在互联网电视上发,3块钱一个看最新的大片,大家也不去电影院了,因为现在电影院两三天上映一个新的,你很难把它看完,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几块钱在家看一看就OK了,1500万用户,互联网用户是数字票房,还原到电影院票房,就会变成合成三四千万票房收益,内容商也获益得。 优朋普乐,我们的技术平台,运营服务也同样获益。 ,广电传媒集团是整个播控平台的架构和管理,它去收取整个内容播控平台的监管,管理费用。本身广电传媒集团它们又是节目的产生者,它的节目可以在新的平台上播出的时候,真正好的产业链就是一定要让每一个端口大家都有益,大家一起赚的,不是A赚B,B赚C的钱,是A+B+C+D+E一起去赚用户的钱,但是用户付钱了还得高兴,觉得性价比非常好,这个钱我很愿意付,吃两包方便面的钱,20块钱,无论您的月薪是多少,还是您的月薪不是多少,已经不是问题,价格敏感度很低。 加强产业链合作 弥补短板 主持人:这样来看,像优酷、土豆以PC屏幕来做,他们的前景是什么,还是也需要做出改变? 邵以丁:第一,我们不去评价某一家公司,现在的视频网站大家都在讲三屏联动,这个一点都不难去想象到,我的业务,只不过优朋普乐和他们的区别正好反过来,他们先做大PC,然后再往移动屏幕转,延伸过去,然后再往电视机屏幕,也试图想去转,我想这是大家都有的思路。只不过从PC到移动还OK,移动再往电视机屏幕,带着这样的历史转过来,可能相应的难度比较大,门槛比较大,因为你要照顾的东西太多。 我们是反过来,先把电视机做强,同时再到把PC,手机,PAD,这些种屏幕只是我的延伸服务而已,用户对优朋普乐的期待不是网站,是电视机这块屏幕服务好,你还能告诉我,我用我的用户身份可以去哪个网站上,移动平台上,给用户的感觉是加分的,是增值的,而是不说我到了你的网站先看你的网站,我又要求你到手机上怎么样,然后到电视机怎么样,因为他在这一块的成本,负担已经很重,用户的心理期望已经很重,不断给你加压,加码,我们先从一个比较相对轻松的角度,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战略判断的主要原因,应该说得益于优朋这么多年和电信运营商做B2B的合业务作,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中国做互联网如果和电信运营商只是简单的形成带宽买卖关系就做死了。我们觉得做成一件事有一些优势是优朋普乐不具备的,有一些是我们充分具备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很明显的优劣势,我们就是要通过结合把大家的短板都弥补掉,一个人不行,5个人总能行,产业链也像一个团队,一定是互补型的团队是最好的。 主持人:三网融合下对IPTV的讨论还是很多,媒体报道也是,看好互联网电视,你如何看待互联网电视和IPTV的关系? 邵以丁:我们从产品最核心新的角度来看,互联网电视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用再做任何的专网改造,也就是对于一个用户来接受使用门槛是最低的问题。但是就像一个家里有两兄弟,IPTV也好,互联网电视也好,我相信到了用户端,用户的感觉是一样的,通过互联网的点播,就是两兄弟看谁跑得好,这个兄弟跑得好,他的服务好,老百姓就来了,于是就得出IPTV比互联网电视好。如果互联网电视做得很好,IPTV受到限制,大家就觉得互联网电视好,我自己的体会是有一天一定会走到一起,互联网电视就是IPTV,IPTV就是互联网电视。其实互联网电视也是广电和电信在一起,只不过产业链里面的5个人谁在说话而已,谁在说话谁就觉得好像是他在做,其实不是这样。 优朋普乐我们每一次谈到互联网电视,从来没有讲互联网电视是优朋普乐一家公司可以做起来的,我每一次言谈必及产业链的5个方面,我很清楚告诉大家我们在里面扮演什么位置,不是我们优朋普乐一家把所有事情做完,我们做不到。IPTV现在无非就是起步的带宽高,现在2M带宽的互联网电视已经可以把高清传出来了,随着电信运营商的基础网络在不断提速,达到4M,6M,8M,我想不出IPTV和互联网电视的区别是什么,而且IPTV的机顶盒还不能拿着走,区域性限制。互联网电视机也好,互联网电视的外置机顶盒设备,拔下来可以去任何一个地方,有网线一插,这台电视机不管你是在北京买的,在上海买的,还是广东买的,不需要受网络限制。你可能在北京买的,突然想起来我外地有一个朋友,想把这个电视机发给他,他在家插上网线就可以用了,而不是因为我的IPTV是北京的,拿到外地不能用。我甚至认为IPTV和互联网电视一开始这段时间内所存在的一个阶段,因为都是有历史过来的。 主持人:优朋普乐和南方传媒业合作关于互联网电视方面,现在有没有在用户方面效果方面取得哪些成绩? 邵以丁:我们是3月16日和南方传媒正式公告达成合作的,第一个合作的电视机厂商是创维,创维在6月初,现在还不到一个多月,它的互联网电视刚上市了,产品大卖应该是8、9、10三个月。今年预计植入由南方传媒平台播控,我们提供服务的产品,到今年年底之前,前一段时间创维集团的董事周鸿已经公告这个数字,年底之前大概200万-300万这样的量的输出。 我们目前并不急于去覆盖更多的电视机厂商,因为这个生意不是电视机厂商做的,我们是希望好好的和创维的合作产品,在市场上让用户真正看到它有多好,形成一定的口碑,让创维的互联网电视机卖得比别的厂商互联网电视好,这是我们要考虑的,把最好的服务给客户,我们还没有考虑到盲目扩张,做一个没有做好丢一个,还不如扎扎实实做好再稳步往下做。因为中国市场这么大,关键是你自己做的事有多好。 主持人:互联网电视和它的内容是打包去卖的? 邵以丁:用户的选择是非常灵活的,他可以选择最新的片子可以单点,比较经典的影片可以选择包月的方式,本身已经是互联网平台的运营系统,不像有线费多少钱一个月,有很多种套餐和方式让用户去选择,你可能还会看其他的点播频道,更像一个运营商那样,可以有很多套餐。 主持人:刚才我在网上看到6月底你给内部员工发了一封邮件,说你们的二代互联网电视,新版的,这大概是内容方面,还是技术体系?你说你们更像技术平台,把更好的体验带给用户。新版互联网电视产品又是怎样的属性? 邵以丁:其实我们在公司内部,因为这一次6月底的新版互联网电视产品,其实我们一年的版本升级有可能会十次,八次,但是这一次提升是相对比较大的变化,比较质的变化,从内容频道归类上增加了,从原来专做电影电视剧,增加到了七个频道,综艺,纪录片,少儿,生活,动漫等等,首先从种类上增多,每一个种类项下的内容有极大的丰富改变。 第二,从用户体验,UI,UE的设计,细到遥控器的配合,在这个层面上做了改变。 第三,相应匹配的底层的技术平台也在不断的优化。, 所以6月底的版本是和它的上一版区别是本质的。基于这一版有可能成为将来优朋普乐互联网电视服务产品底层的基本雏形,今后我们是沿着这个不断在做优化。到今年年底我们升级的版本不断会有,现在主体还是LINUX系统的,今后还会有Android系统,每一种版本的产品都会不断的出现,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既然进入到这个领域,相对于其他的公司要有明显的先发优势,在互联网电视这个方面不断去深耕,密切关注这个行业的发展。还是很欣慰的,中国的互联网没有输给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你会发现全世界任何一个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都可以找到它的对应的公司,互联网电视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Google也在推出他们的产品Google TV,包括Facebook前一段时间也是说,要把社交化尽快进入电视机屏幕,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电视机屏幕,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互联网发展里面从屏幕类型渠道,至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最后一块有价值的屏幕,电脑已经很成熟了,手机也很成熟,PAD这一两年就会形成规模,电视机从民用角度上来说,目前是这样的。 互联网电视关键打造平台应用 主持人:你觉得智能电视会朝着哪方面去走? 邵以丁:就是互联网电视,它是一个基本名词,你可以叫做智能电视,聪明电视,互动电视,社交电视,什么都可以讲,那只是一个词,归根结底是连没连互联网,连了互联网就是互联网电视,Android系统,Windows系统,linux系统,不同的操作系统,你是装苹果操作系统,还是Windows系统,这个无所谓。互联网电视发展所谓的智能化是一定的,随着不同的操作系统,芯片也不断优化,芯片的处理能力,包括操作系统越来越好,你可以在上面做的事情,包括感官上肯定会越来越好,这是一定的。 但是,从应用上,我觉得只有有限的应用是适合电视机屏幕的,电视机屏幕有可能是一类应用,少类型的应用进行深耕的,我基本不太认为被普通大众都大规模接受的,这块屏幕的特性决定了用户对它还是有一定的观看的体验性的普遍性。 主持人:IPTV上增加购物,缴费,自来水,电费,这种前景你觉得怎么样? 邵以丁:每当有朋友问我这种问题的时候,我就把我自己想成用户,我会不会去选择。当我自己不会,我还会想想我爸妈会不会,我太太会不会,我小孩会不会,我就代表一个家庭,当我们评判,我们也会不断增加新的应用和功能上去,只不过每加一种应用和功能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讲清楚。有时候很多很炫未必是最实用的,我个人认为未来3-5年内,电视机屏幕能把2-3类的应用做得让大家非常愿意去用,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或者从优朋普乐的角度来说我们更愿意深耕,将来如果有很多其他的应用好,那种应用好也未必是优朋普乐的开发强项,也许游戏和其他一些应用,我们可以找其他的伙伴加入进来,平台是开放的。 主持人:优朋普乐在技术体系上比较深耕,怎么做到现有的2M带宽可以传输720P的?因为IPTV专网传高清还需要8M。 邵以丁:我们和运营商打交道比较多,准确说我们是1.26M传720P,同行业内很多人也会觉得他可以做得到。这里面包含两个层面,第一,当时很多运营商,合作伙伴,大家都不信,包括很多IPTV运营商也到我们公司去看过,事实证明我们接上电脑,让他自己看,就是在1.26M的情况下传输。单纯的对编解码的优化这是我们花了很大精力的,但是这只能解决结果一对一的问题,编解码基础的优化,只解决单点的问题,跟着最重要的是整个内容分发系统,CDN平台,它的构建方式你是能够要同时保障在全国各地几十万上百万用户同时访问,同时传高清码流传输不卡,它是一套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你光有编解码压缩技术,做得再好,你对网络带宽资源有一定的节省,让用户使用门槛降低。但是我们也认为降到1.26M,和有一天做到900K可以传720P这么宣传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家庭带宽已经到2M,非要降到512K,因为512K已经没有了,不需要那么去做了。第一个端点,编解码的问题大家都可以去研究,我们也不认为一定只有我们自己做得到。另外一个层面,CDN的平台的传输,是需要越早付诸于实践,被越大规模的用户去试用,电信级运营不就是这样么?一定要接收大规模压力的测试,大用户量的情况下你的CDN平台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不是我们多聪明,我们只是比大家提前知道了当20万人,50万人,100万人在这个系统上跑的时候,哪些问题会出现,我们不断优化,使得我们的平台越来越成熟和稳定。 我们从来不认为互联网的技术能够作为一道门槛把别人拦住,只有你会别人不会,其实不是这样,大家拼的是一种先发、成熟,然后去运营,去支撑,这才是一个成手和新手的区别,就这么简单,我们从来不认为优朋普乐的优势是来自于哪一个单点,如果我的内容有优势,我只能说我的内容让我的用户很满意了。你说技术是唯一优势,人家说我可以超过你,我们最终还是回归到原点,我们是最早完成的,我们一条心去做事情,很早就实现了用户规模性应用,我相信在未来,至少我们对优朋普乐的未来发展,我们非常非常有信心,基础也打好了,也没比别人多聪明,该栽的跟头也栽了,钱也烧了不少,就比别人知道哪疼了。 主持人: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 邵以丁:去年就开始盈利了,今年的盈利一定会比去年好,因为我们去年仅是基于PC的业务,今年互联网电视的业务会有比较大的增长,电视屏幕的业务收入已经显现出来了,因为这一块业务去年还没有,这一块收入也没有。 主持人:电视屏幕还是集中在看电视,苹果这个模式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推崇,你会不会把优朋普乐变成平台的提供商,让第三方在我的现有内容上,现有的平台上开发? 邵以丁:我觉得完全有可能,或者说那是我们真正追求的理想。 主持人:你刚才讲到了电视上的应用,3-5年内看不到? 邵以丁:或者这么讲,我可以很快在一个平台上付诸20-30种应用,只是它相对应的应用人数和规模不一样,有一些应用就是做小众的,比如说在电视机上定匹萨,我可以把定匹萨这个应用放到互联网电视上来,没有问题,原来是打电话叫外卖,现在在家里就可以选单子了,会不会有,会有的,而且这种应用随着卖匹萨的加进来对匹萨店来说增加收入了,而对我来说这种收入小得很,如果我们就单纯定位在做应用是不考虑做平台,应用太少了。但是我刚才讲的那个结论是能够面对大规模用户形成爆发性的这种收入规模,应用规模,有效大规模应用是少数几种,但是并不妨碍你的房间里,你的平台上可以挂很多应用出来,只不过那不是优朋普乐自己去深耕的东西。我们更像是先做好一个应用,通过一个应用把一个平台做出来,然后在这个平台上去吸纳和开放给其他更多的应用提供商,至于老百姓愿意不愿意买,就是其他应用开发者大家的智慧,我们也乐得去做好平台的服务。其实现在很多的互联网公司大家都是从某一个应用开始可能做到它的客户端达到多大的规模,于是把它平台化。只不过到我们的平台上,优朋普乐的平台,比如说影视类的应用永远是我们自己深耕,我们自己在做,做好一个平台,同时做好一个主要应用。 主持人:现在有开始去做这个平台吗? 邵以丁:其实所谓的平台应用这个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矛盾,只是你现在这个平台向多少人开放,我们现在开放都没有意义,我们把用户规模,相应的各个环节配合上来,现在还在一个磨合期,把它理顺了之后很多东西是水到渠成的,自然就推出来了,我们从思想上绝不会去那么封闭,我们知道优朋普乐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 主持人:现在优酷上市,优朋普乐在上市上有什么打算? 邵以丁:我们有上市的时间进度表,计划在2013年,去年是我们第一个盈利年,今年会是非常好的盈利成长年,明年业务规模,市场会是有爆发的一年,我们希望有3年成长非常好的业绩,三年积累的市场规模,利用3年的时间准备上市。 互联网公司要营造良好的版权氛围 主持人:三网融合发展最快的是视频,你觉得现在视频在国内,因为在我看来由于没有版权,它处在不太健康的发展轨道上,通过三网融合对一些内容的播控,会不会使我们的视频业务,或者版权走向健康发展? 邵以丁:对,我现在根本就不认为现在的版权市场健康。我们现在的互联网视频行业总是在走极端,要么根本就不买,到处偷,要么一旦大家为了追求上市,追求市场口碑,为了洗白,又开始拼命去买,什么叫合理的版权购买价格。或者什么叫版权没有泡沫,如果我是以广告来做经营模式的网站或者公司,我的合理购买版权成本一定至少是我的广告收入,我的广告运营能力和它的支出相应是要打平的,可以不赚钱,但是至少这个价格对我来说,我可以拉到40万的广告,我花39万去买版权内容,对我来说是不赚钱的,但是明明你只有40万或者更小的消化能力,你开价200万,300万把它拿过来,你会看到大量的公司买完了就开始做PR,购买版权的行为变成了做宣传,这就是不理性的。 如果10家公司,真正合理的版权价格,市场上有多少家公司在做视频的业务,广告是一类列,付费点播是一类,每家公司根据运营规模有基本可以承受的版权价格,把我们能出的钱合起来就是合理的版权价格。现在有一个不好的现象是有很多公司需要靠版权去做投机生意,而且在前一段时间的财务报表核算里面,前一段有一些公司我觉得比较好,成本加速摊销,很多公司炒买炒卖版权,但是它公司其他的运营不行,它买版权,财务计算上变成了今年买进来的,5年授权,成本摊成5年,再拿去分销卖,卖来的收入都计入当年,这是寅吃卯粮的做法,今年的报表好看是为明年,后年的报表不断垒包袱,急功近利、不理智炒作,不健康的做法,使得现在的版权费非常高。 凭什么一部电视剧卖到比一家卫视还高的价格,产出能力在哪?一家卫视一年是10-20亿的广告收入,拿出合理的一部分去买内容,这是非常健康、看得很清楚的生意。互联网公司凭什么某一家公司,一两家公司,你的运营规模那么小,还在烧钱,赔钱,你凭什么可以拿那么多钱去买正版权,就是短期投机,现在在被爆炒的情况下我就买,大家都在炒,什么时候这个泡泡一爆,最后一个接棒的人就烫在手里。今天你是100万,我出200万,会有人出300万的,但是一定有一天,那个人买到最高的时候还认为后面有人接单的时候,泡沫就会破灭,市场是无形的手,人是可以去炒作的,但是市场是你炒不来的,最后一定是要遵循那个大的市场规律。 我们对版权的看法就是这样,我绝不跟风炒,其实我们是最早买内容的,也是对内容,对版权最有深刻理解的,中国很多公司要么就极左,要么就极右,但是总是不冷静的好好去耕耘这一块事情。我从不讳言,PC的市场如果一开始都能够以今天的心态对待版权,每一家盈利都非常好,一点不是问题。您是做好莱坞做得非常好,用户到您的网站上需要付钱,您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是一家播好莱坞电影的公司,它是专门做电视剧的,它是专门做纪录片的,我可能更小众一点,但是我的幼儿节目做得非常好,这样市场经过一阵子开始大家都想做大而全,逐渐各自有各自的专项,互联网上可能于是就出现了很多纵向分类的视频网站,或者说网络电视,用户才会付钱。你想看高尔夫,没有问题,电视台看不到,去PC付钱看,打高尔夫的不在乎一个月30块,40块。上来大家都盗版,内容一下子不值钱都来了,偷谁都会,偷到大家把树皮都啃光的时候,才会意识到我应该种树了。 所以电视机这块屏幕非常好的就是现在不是这个情况,或者说这个产业链里大家不允许盗版往里进,而且法律已经非常非常严格,很清楚,再加上有广电播控监管,产业环境好,所以才有机会,PC和视频不是没有机会,是大家把机会毁了,鸡还没有孵出来把所有鸡蛋都给炒了,撒得满地都是。 主持人:三网融合还有非常好的前景,市场发挥作用,使产业逐渐走向健康。 邵以丁:我觉得三网融合把中国的互联网视频给救了。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谢谢邵总参加我们的采访,我们也祝优朋普乐发展越来越好。 邵以丁:谢谢。

(责任编辑:王双双)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