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被关注的喜悦与烦恼

被关注的喜悦与烦恼,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上周五早上的一个网络段子这么说,欧美人民听郭美美妈妈说A股这么好赚钱,纷纷都把股票卖了要来中国啦,所以周四晚美股全面暴跌了。周五早上转发这个段子的时候,大家或许只
发布时间:2011-08-08 09:37        来源:        作者:证券时报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上周五早上的一个网络段子这么说,欧美人民听郭美美妈妈说A股这么好赚钱,纷纷都把股票卖了要来中国啦,所以周四晚美股全面暴跌了。周五早上转发这个段子的时候,大家或许只是看美国市场的热闹,比如史玉柱先生也发了微博,“哇,好玩!美国股市还带这么暴跌的。”可是到周五收市后,A股也大跌破位了。境内境外的市场,其实关联度还是很高的。

  上周,几家境外上市公司在国内遭到舆论的质疑批评,结果有的公司股票已经在美股大跌之前跌了一轮了。比如味千拉面“骨汤门”事件上周继续发酵,媒体、微博、BBS质疑不断,公司总市值10天已蒸发65亿港元。百盛餐饮旗下的肯德基“豆浆门”事件也在升温,继网友微博爆料引起舆论关注之后,肯德基上周在官网公开承认其“醇豆浆”为豆粉冲制。还有几家连锁餐饮企业也承认了自家的豆浆是用豆浆粉冲泡的。倒是菲律宾快乐蜂旗下的永和大王主动声明,自开店16年来一直坚持现磨豆浆,并在上海举行厨房开放日活动,邀请媒体参观,吸引了不少关注。

  关注多了,也有人烦恼。最近在网络上大热的餐饮企业海底捞,上周开始遇到质疑,“人类已经不能阻挡海底捞了”系列“海捞体”的网络传播是否已经开始产生负面效果?公司老板张勇在微博上回应了,“过度关注增加了我们生存的难度。但我们会竭尽全力,努力改进。”

  海底捞走红受关注或有其偶然性,而对于将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公众公司的企业们来说,受到社会高度的关注则是制度性的必然了。从预披露那刻开始,对IPO公司来说,从籍籍无名到被广泛关注就是一夜之间的事。上周有数家IPO公司,成为多家媒体密切关注乃至质疑的对象。包括一家二次上会过会的公司被质疑曾因商业贿赂受处罚,一家生物公司被认为需对一起致数人死亡的医疗事故负有责任。有的质疑已经被公司和相关监管部门进行了回应澄清,有的则仍未见回应。就个案来说,媒体的质疑问责可能未必准确,但总体而言,相关公司的及时回应解释是必须的,这是对公众股东或潜在公众股东的应尽义务。而媒体和公众的积极监督也是必不可少的,大家投射在公司身上的广泛关注,就是一份督促、一种约束。

  上周另一件备受关注的事情,是郎咸平采访了郭美美母女。郭妈妈说自己在1990年深圳只有五只股票的时候就进入股市,几个月赚了几百万。网友纷纷感慨,过去的大佬们都是浮云啊。21世纪网的一篇评论说,“他们最大的失败,就是不认识当时的资本市场顶尖人物,中国股市二十年来唯一的幸存者――郭登峰女士”。不过,晚些时候好几家财经媒体的官方微博里又提到,郭女士当时确实是在深圳炒股票,另一位投资人林园说二十年前还一起吃过饭呢。

  另有一位真正的市场风云人物,将逐步淡出人们的视野了。博时基金肖风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的消息,在上周引发讨论。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张后奇在微博上不无伤感地说,“中国第一代老十家基金公司已有九家创业总经理挂靴而去”。《证券时报》上周一刊出了肖风先生的长篇专访,特定时间的对话,比平常的访谈更有味道。

  有人在从容地、主动地宣告离别,也有人则是循法律流程等到了一次判决。原北京首放的负责人汪建中,他曾因“点股成金”名噪一时。8月3日上午,汪建中案宣判,他以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这是用“抢帽子”方式操纵股市而获刑的首个案例。

  其实,现在已早不是股评大佬的时代。券商基金等投研机构和分析师才是市场研究舞台上的主角。当然,他们的专业形象如今似乎又有被娱乐化的趋势。最近申银万国衍生品行业首席分析师杨国平用易学分析股市走势,引起网友热议,鲜花有之,鸡蛋有之。杨国平表示这份报告只是个人观点爱好,与公司无关。随着网络传播力的扩大,圈里圈外的界限正在逐渐模糊,曾经神秘的机构研报也越来越容易被获得,股指不涨,看了报告的人们那就转来调侃下那些预测市场起落的专家了。不过,从某种程度而言,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研究领域,或者也包括其他领域,被关注可能比被忽视还是要好一点。(执笔:刘宇琪)

(责任编辑:ZW)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