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弃3G攻4G力扑移动互联 中移动突围

飞信“易主”的背后,某种程度上是中移动一次大规模突围之举。面对中联通、中电信的双面夹击,面对3G还是4G的天人交战,中移动的各种招式,直指一个方向:全力发展移动应用,抢道移动互联
发布时间:2011-07-21 09:34        来源:        作者:李瀛寰

  6月底,中移动旗下飞信业务的运营支撑从卓望信息移交给广东移动的互联网基地一事,在业内引发强烈关注。

  飞信是排在QQ之后的国内第二大即时通信软件,也是中移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最知名的品牌。7月19日,作为中国移动飞信业务的技术支撑方,就飞信“易主”一事的过程以及神州泰岳与中国移动谈判是否续约,神州泰岳首度通过时代周报作出公开回应。

  飞信“易主”的背后,某种程度上是中移动一次大规模突围之举。面对中联通、中电信的双面夹击,面对3G还是4G的天人交战,中移动的各种招式,直指一个方向:全力发展移动应用,抢道移动互联。

  飞信“易主”的确定与不确定性

  7月19日下午,因飞信而屡屡处于暴风眼中的神州泰岳公司一片平静,秩序井然。

  “从7月1日到10月31日,是飞信业务由卓望向广东移动互联网基地迁移的过渡时期,神州泰岳会全力配合。10月31日,中移动与神州泰岳的合约到期之后,是否会就飞信业务续约,我们已在协商、探讨之中。”神州泰岳公司战略投资与证券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张黔山神色轻松地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说道。

  这是半年来,神州泰岳公司首度回应外界对飞信业务以及中移动与神州泰岳合作一事的种种质疑。

  据张黔山介绍,目前神州泰岳正在执行的飞信业务开发及运营支撑合同到2011年10月31日到期,“关于未来的合作内容和商务模式等将在中国移动数据部的统一领导下,由中国移动广东公司、神州泰岳旗下专门负责飞信业务的新媒传信公司履行相关的到期续约的商务事宜。”

  时代周报记者也从中移动数据部内部人士处获悉,中移动广东互联网基地正联合卓望、神州泰岳启动飞信业务运营支撑的交接工作,在此过程中,各方都按照相关商务合作原则,保障合同有效期内各合作伙伴的权益。据称,在变更过程中,各方都会特别留意,以期不影响飞信业务本身的运行,不会对广大用户造成服务感知和功能体验上的不良影响。

  就在神州泰岳与中移动谈判是否续约的关键时期,飞信易主的变动,无疑让业界对神州泰岳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作为中移动飞信业务的唯一技术支撑合作伙伴,也曾以“业务过于依赖中移动”而成为各方质疑的目标。不过,张黔山强调,虽然到期后飞信业务开发与运营支撑是否继续交由神州泰岳来做目前尚无最终的结论,但“飞信业务这几年发展的优异成绩,中移动对飞信业务的重视,以及神州泰岳这几年对飞信业务的开发与运维服务,这些都是飞信业务下一步发展过程中不可忽视的因素。”

  虽然两个月后神州泰岳的飞信合同能否继续仍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张黔山的话中透着隐隐的自信。毕竟5年时间,飞信已发展成为国内最为重要的IM通信软件之一。有另一组数据显示,飞信已经成为活跃用户数达1亿多的第二大即时通信软件,注册用户已达5.4亿,PC桌面客户端装机量在IM类位居第二。

  “飞信大的战略发展方向,都是由中移动数据部提出,当然,卓望以及我们都会参与意见。方向定下后,由卓望和我们负责实施、执行。”从2008年开始,神州泰岳有一支近2000人的团队与卓望200多人的团队,共同推动飞信的进展。

  “尤其是近期与广东移动互联网基地的合作,更能感觉到在新的发展阶段中移动对飞信业务以及整个移动互联网业务的重视。”张黔山如此说道。“飞信业务并入互联网基地后,可与移动MM、139社区更好地整合。”

  事实上,在飞信业务的发展上,中移动一直寄予厚望,并没有单纯地将飞信看做一个IM软件产品。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就曾希望,借助飞信将中移动的通信业务与互联网连接起来,成为中移动向互联网发展的战略级旗舰产品。

  同时,中移动正在全方位梳理多方合作业务,有来自证券行业的消息人士称,占中移动SIM卡供应量75%的东信和平,前不久被中止合同。7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此事致电东信和平公司法务专员郭经理,她表示,东信和平方面对此并不知情,并表示不接受电话采访。据知情人士称,中移动正在对以往的合作业务进行梳理,合作暂停很有可能。7月20日,有媒体报道,东信和平因生产的SIM卡不符合移动公司要求,移动公司暂停与其的SIM卡业务合作。这一消息导致东信和平股票于7月20日开市起临时停牌。

  移动互联,“镣铐”跳舞

  飞信业务从卓望迁移到广东移动互联网基地,这背后其实是中移动对移动互联网的加速布局。

  卓望2000年成立以来,先后帮助中移动创立了“移动梦网”业务品牌及门户体系,是中国移动发展数据新业务的研发基础及核心发动机。2008年10月,中移动开始加强互联网战略,卓望集团旗下再添139移动互联网公司。这家新公司的CEO是目前已确认被“双规”的前中移动数据部部长叶兵,COO则是罗川。

  2008年后,卓望的战略地位在中移动内部日益重要。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飞信运营开始从北京移动向中移动旗下卓望公司转移。

  “在中移动数据业务发展的过程中,卓望公司其实做了大量工作,对移动梦网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卓望只是中移动的控股子公司,中移动不能全盘掌控。”在谈到中移动将飞信业务由卓望转移至广东移动互联网基地一事时,中移动内部知情人士这样说道。

  自中移动副总经理张春江落马之后,到今年5月,中移动先后再有七位高管东窗事发。中移动的下一步业务布局,事实上与反腐、加强监管有着密切的关联。尤其是涉及移动数据业务,更是如此。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Frost & Sullivan中国区总裁王煜全认为,中移动四川基地出现内部管理问题之后,中移动内部对过于分散的业务开始回收,对不能完全控股的卓望势必不会再进行大量的资源投入。下一步,中移动对与各方的合作业务加强管理,集中梳理之前管理过于粗放的数据业务。“一方面,尽量杜绝外界公司以合作之名寄生于中移动;另一方面,不给省级移动公司寻租的权力空间。”

  一直以来,模式的创新则被视为中国移动增值业务快速成长的重要原因,这就是中移动对数据业务核心产品的运作模式―基地模式。从最早的四川无线音乐产品基地开始,到2010年8月成立重庆物联网基地,目前,中移动已经建立了9个移动增值业务基地。

  九大基地的建立以业务为导向,把业绩做上去是第一位的,这导致中移动忽视监管、任地方大员权力无限扩张,腐败相继滋生。既要加强监管,又不能管得过死,否则会让中移动一步步沦为通信管道提供商,失去了在移动互联时代的话语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按照目前中移动的改革思路,中移动与业务合作方的收入模式分配方式也会发生重大变化,“很有可能由过去的分成方式改为劳务支撑费。”不过,对此种说法,张黔山未置可否。他只是强调,“中移动与神州泰岳正在商谈一些细节,比如收费模式,是飞信的用户数收费,还是按活跃用户数收费?具体每一个人头该如何收费等。”

  今年以来,戴着“镣铐”跳舞的中移动开始了新一轮的移动互联网布局,在3G时代进一步突围。广东移动的互联网基地,就是中移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新桥头堡。

  互联网基地的移动应用商店(移动MM),就是王建宙口中“移动互联时代,中国移动必须要拿下的一块领地。”目前,移动MM已经有8万家签约开发商,注册用户1100万,累积销售3万个应用程序,创造了超过7000万次的下载量。前不久,中移动携手摩托罗拉启动了首个基于Android平台的联合应用商店“MM-智件园”,与更多手机厂商合作,借助人气火爆的终端手机产品,进一步推动移动MM的发展。

  此外,在移动互联网方面,中移动已有明确清晰的布局,除了加强推广MM应用平台,与新华社合资成立搜索引擎公司、内部研发Android浏览器、与手机厂商进一步合作发力TD定制手机终端等。前不久,中移动又与中央电视台设立合资公司,欲联手打造“中国手机电视台”,借助用户基础的优势占据移动互联网内容制高点。

  下一步,飞信在平稳过渡到广东移动互联网基地之后,也将进行更大的整合,“进一步向互联网转型。”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