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网友质疑听证专业户 当事人将状告发帖人

作家聂作平一条关于成都“听证专业户胡丽天”的微博引发一场纷争。当事人胡丽天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状告聂作平。新浪认证的著名作家聂作平在其微博曝料称,成都一位名为胡丽天的老妇,在随机抽签的情况下,竟然18次被选中
发布时间:2011-07-19 09:47        来源:        作者:黄志强

去年4月,成都“中心城区2010年至2012年新增客运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出让方案”听证会现场,胡丽天(右一)发言。

作家聂作平一条关于成都“听证专业户胡丽天”的微博引发一场纷争。当事人胡丽天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状告聂作平。 网友矛头直指听证制度 7月14日,新浪认证的著名作家聂作平在其微博曝料称,成都一位名为胡丽天的老妇,在随机抽签的情况下,竟然18次被选中,成为听证代表,“这运气不买彩票都可惜了。”聂作平的微博还称,该老妇在听证中先后支持过涨水价、涨的士价、涨停车费、摇号购车等等。聂作平最后说,此人名言是:“人活着就是占用、消耗资源,所以政府收任何费都有理。” 一石激起千层浪,聂作平此条微博网友被转发近两万次,64岁的胡丽天也被戏称为“听证专业户” ,网友还挖出另外三位成都听证会常客,合称为“四大金刚”。网友纷纷将矛头指向听证会制度,认为听证代表的选取存在“猫腻”,并高呼“被代表”。 就在网友质疑态度一边倒的情况下,网友“猪头非”发表辟谣博文《正说胡丽天》,文中通过罗列以前的新闻报道,分析胡丽天屡次被选中是因为报名人数过少,并列举了部分胡丽天的观点,阐述其合理性。网友态度悄悄发生变化,开始为胡丽天叫屈。昨日中午,聂作平发表博文《一条微博引发的纷争》,一方面解释写微博的动因,另一方面继续质疑听证会制度设计的缺陷。 因持反对意见被封杀 昨日,就在网上争论一波三折之际,事件当事人胡丽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称网帖系“造谣”,并表示已经和聂作平电话对质,她将去法院状告发帖人聂作平。 胡丽天向早报记者详谈了自己参与听证的经历和体验,强调正是因为听证会报名人数很少才经常被选中,她还就支持涨价做出解释。 昨日,同样被网友列为“四大金刚”的廖冰虹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听证会涉及的内容,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改善民生,改变社会环境。 除此以外,廖冰虹还表达了和胡丽天不一样的声音,他称自己在增加出租车的听证会上,因为持反对意见而被封杀,“有关当局解释说是抽签没抽到,但实际上是借口。”廖冰虹说,“我清晰地记得,当时报名的人数都还不够呢,我完全有资格参加,是他们不让我参加。” 廖冰虹建议,“以后的听证会更多地采用现场电视直播、网络直播,让民众对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都了若指掌,让他们来监督。”他还发现绝大多数时间,拿给他们签字的材料已经变了味。“我们支持的内容,都会毫无例外地提到,但我们补充和建议的内容,通常会全部或部分被删除或删改,意见被莫名抹掉了。”同时,廖冰虹承认,想通过反对票来改变听证会的结果,基本没有可能。他举例说到,若听证会有15个听证员,通常只有4个消费者代表,其余的则来自相关利益方或者是专家等,最有可能站在消费者立场上的人数约占40%,因此结果听证难以改变。 对话“听证专业户”胡丽天 “网帖只有一句话是真的” 东方早报:你有没有网上有关“听证专业户”的消息? 胡丽天:这都是造谣,发帖人只有一句话说的是真的,就是我参加了成都城区占道停车收费调整的听证会,他根本不认识我。 东方早报:“人活着就是占用、消耗资源,所以政府收任何费都有理”是你说的? 胡丽天:我在任何场合都没有说过。 东方早报:你参加了多少次听证会? 胡丽天:我报名了40多次,抽签抽中了23次。2003年公交车月票听证会我就报名了,但没选上;2004年杜甫草堂和武侯祠门票涨价听证会,是我参加的第一次听证会。 东方早报:你为什么这么热衷参加听证会? 胡丽天:退休以后,我觉得自己有社会责任感,刚好听证会给我们一个参政议政的平台。 东方早报:听证会上是否经常遇到熟人? 胡丽天:对,都比较熟悉。和廖冰虹、唐厚义、张见远(网友把胡丽天和这三人称为“四大金刚”)经常见面,大家年龄都比较大。 “参加听证会没有钱” 东方早报:你参加的听证会都有哪些步骤? 胡丽天:一般先是看到报刊上刊登的消息,我就去报名,报名以后抽签,如果选中,他们就会通知我。然后就进行调查研究,最后参加听证会。有时候亲戚朋友看到了消息也会告诉我,他们知道我参加了好几次。 东方早报:被选中参加听证会后你会做什么准备? 胡丽天:调查研究。比如这次成都城区占道停车收费调整的听证会,我先是打电话沟通,然后去一下占道比较严重的小街看看,最后综合大家的意见。 东方早报:你这么积极参加听证会,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胡丽天:我是成都人,对成都的发展比较关心,退休以后,我比较喜欢参加各种活动;另外,有些事情解决了,为老百姓办了实事,我感觉挺欣慰的。比如新增出租车的听证会,我亲自去体验,发现打车很难,于是我同意新增出租车,第二年我又参加了听证会,调查研究发现,“打车难”得到了缓解,我觉得尽了自己的力量,老有所为。 参加听证会没有钱,也不发东西,有时候开会时间比较长,有工作餐。在听证会消费者参加人的报名条件中就要求热心公益,有较强的责任心。 2001年我退休后,2003年开始报名参加听证会,我还参加了很多娱乐活动,参加过超级女声、上海好男儿的大众评审,另外还参加一些慈善活动。 “不是每次都支持涨价” 东方早报:你参加了这么多听证会,你什么都懂吗? 胡丽天:也有不懂的。之前殡葬、污水、垃圾等相关的听证会我都没有报名,我不是每次听证会都报名,参加的都比较了解。 东方早报:你被抽中的概率为什么这么高? 胡丽天:报名的人很少。成都城区占道停车收费调整的听证会本来去年就要举行,但是因为需要11人,最后只有7人报名,后来没有开成,一直到今年才开。我记忆中只有自来水听证会报名的人比较多,有173人,总体来说,很多时候报名人数比较少。 东方早报:你觉得为什么报名的人总这么少? 胡丽天:什么报酬都没有,完全是志愿服务,大家当然不愿意参加了,有几个人有奉献精神?我经常报名,所以被选中的次数比较多。 东方早报:每次听证会都支持涨价? 胡丽天:我参加过立法、决策、合同示范文本、价格各种听证会,其中参加价格听证会有几次,我有同意的,也有不同意的。去年成都地铁票价方案听证会我提出了反对意见,前几年我旁听了在北京举行的交强险听证会,也向很多媒体表达了反对意见。 一般来说,垄断企业亏损后,才申请价格上涨,它已经亏损了,现在涨一点点,它破产了也没有什么好处,一般情况下我们就同意了,最后也就通过了,我们也要通情达理。 东方早报:提出反对意见有没有阻力? 胡丽天:没有。我提过反对意见,但没有人说你,无论我们什么观点,没人说你发言好与不好;听证会前,没有人打听我的观点,听证会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东方早报:你参加过的听证会,有结果流产的吗? 胡丽天:有,去年我参加成都市中心城区机动车增长总量控制政策听证会,我同意限购,但是最后因为同意的人很少,方案流产了。 “还会继续参加听证会” 东方早报:有人质疑你被选上这么多次,其中有猫腻。 胡丽天:没有这回事。选人都是通过抽签产生的,我参加过两次抽签仪式,工作人员从抽签箱中抽取纸条,上面有姓名和电话号码,公证处监督抽签过程,物价局的领导也参加了。 东方早报:网友说“被代表”了。 胡丽天:我作为消费者参加,我没有代表谁。 东方早报:你参加过很多次听证会,最满意哪一次? 胡丽天:都满意。 东方早报:你觉得现行的听证会制度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胡丽天:都很好,如果需要改进的话,我觉得参加人有时候可以抽签,有时候可以选拔产生,抽签虽然公平透明,但不能保证其代表性。如果全抽到男士也不好,或者全是女士也不好。2004年7月3日,我参加召开的四川省义务教育“一费制”方案听证会,当时就是通过选拔的,条件就限定了普通和重点中小学,同时兼顾了父母亲、外公外婆等,还包括民工群体,这种选拔方式就很合理,照顾了各个方面,假如抽签选出了5个母亲就不好,5个爷爷也不好。 东方早报:你觉得自己在听证会中起了什么作用 胡丽天:我把老百姓的意见带到政府,避免几个人在办公室想出决策来。 东方早报:能改变结果吗? 胡丽天:当然有改变了,去年“限车”听证会大家都不同意,方案最终流产了。我觉得听证会制度非常好,能够把民意告诉政府。 东方早报:这次网友提出了质疑,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胡丽天:听到这些质疑,我很不高兴,但不影响我继续参加听证会,我还会积极参加。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