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长三角珠三角经济转型:服务业升级之路如何走

长三角珠三角服务业升级转型

过去一提到服务业,人们常常联想到小商小贩、小店小摊。但时代发展到今天,社会服务越来越专业,服务业的内涵有了极大拓展:从简单送货到发展物流业,从货物零售到发展卖场……服务业变成了依赖先进理念、技术方法和管理经验而发展的产业。
发布时间:2011-03-21 09:45        来源:        作者:人民日报
过去一提到服务业,人们常常联想到小商小贩、小店小摊。但时代发展到今天,社会服务越来越专业,服务业的内涵有了极大拓展:从简单送货到发展物流业,从货物零售到发展卖场……服务业变成了依赖先进理念、技术方法和管理经验而发展的产业。 发展现代服务业,也是提升产业整体水平的关键所在。发达国家和先进地区无不将发展现代服务业作为其产业发展的战略重点和保持经济竞争力的重要任务。 有“广州后花园”之称的花都,发展现代服务业不仅成功助力现代制造业发展,还大大提升了群众的生活品质;“制造业高地”昆山,巧妙利用制造业独大局面,从现代制造业中成功剥离现代服务业,形成制造业和服务业两翼齐飞的新局面。 广东花都 工业郊区变身商贸城 本报记者 贺林平 地处广州北部,过去一直与“工厂”、“郊区”等字眼联系在一起的花都,宜居新城的样貌初显。就在不久前,“广州国际品牌总部经济产业基地”和“广州空港物流园区”一起入选广东省首批授牌的30个现代服务业集聚区。依托“广州后花园”的区位优势,花都正推进现代服务业落子布局。 困境:传统服务业掣肘制造业发展 转型:空港物流等现代服务业,为制造业提供支撑 1993年花都撤县设市,2000年成为广州市花都区后一直实施“工业第一”战略,从农业县一跃成为“中国皮具之都”、“中华珠宝之都”、华南汽车制造重镇。在工业飞速发展的同时,虽然是广州市辖区,但花都离“都市”的样子很遥远。“当时的服务业是围绕工业自主发展的,绝对都是非常传统。”花都区经贸局副局长张文隆介绍,生产型服务业仅限于眼前工业必须的传统运输、小批发市场等,生活型服务业更是被传统低档的杂牌店、错落杂陈的小餐馆填满。 拿狮岭镇驰名中外的“皮革一条街”来说,一个个小档口集中在杨赤路两边,在它们背后,是呈狭长型分布在日趋超密集型镇区的小作坊式工厂。虽然每天这里有3万辆次货车进出,年产皮具10亿多只,年产值超过180亿元,产品销往136个国家和地区,占全国箱包市场超过52%,占欧洲中低箱包市场60%以上。但这些小店规模太小,资金链不足,根本不懂什么营销推广,也缺乏诚信监管体系,有的店连电脑都没有。 如何带动狮岭皮革皮具业“再上一层楼”。狮岭镇政府投资5.4亿元兴建了全国规模最大的“狮岭(国际)皮革皮具城”,配套了科学的管理网络和完善的交易服务功能,每年举办“中国(狮岭)皮革皮具节”,引得世界知名品牌“梦特娇”、“范斯特”等代理经销商纷纷落户。2010年底,皮具城向物联网进军,成立了电子交易中心和国际结算中心,被中国RFID(射频识别)产业联盟授为物联网应用试点单位。 2004年新白云国际机场落成使用,花都随即打出“空港物流业”的重拳,并因联邦快递亚太转运中心的落户而蜚声国内。在投资7.79亿元,占地66.66万平方米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空港物流园区,市场总监侯延军指着DHL、UPS等物流巨头的快件监管中心告诉记者,目前已有200家物流企业落户园区,去年国际货运吞吐量达26万吨。 有毗邻机场的空港物流,有多家现代化的酒店,还有整洁高档的美食一条街,设施完善的高尔夫球运动场等等,为现代产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支撑。这是我们进驻花都的原因。现在看来,当年的选择是对的。 广州宝兔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韧 困境:传统商贸拖慢都市化步伐 转型:做强商贸旅游,改善生活品质 小商小贩便利了花都人的日常生活;但传统商贸餐饮拖慢了花都向现代都市提升的步伐。“以前的花都,没有高档商场、没有大酒店,连像样的餐馆也不多,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城市。”上个月刚刚倒闭的伍华货仓,多年来一直是花都唯一一个大卖场,3个分店共占地1万多平方米,着实红火了一阵,但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随着市民收入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富裕,大家对生活品质的要求高起来了;本地没有,就纷纷趁周末去广州消费。”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徐耀声坦言。 花都人认识到,生活型服务业再不提升,花都再“城不像城”,就无法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也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以当地年产整车超过52万辆的第一支柱产业汽车业(东风日产在花都)为例,近年来人才缺口就达五六万人。 为此,花都大力引进了大润发、易初莲花、华润万家等现代大型商贸中心,还引进了以一线品牌产品为主,包含多个国内外品牌展示、销售、配送、商务酒店服务等功能组团,集购物、旅游、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广州国际名店城”。在花都迎宾大道,现代化的酒店、高档餐厅、配套完善的小区林立,加上武广高铁广州北站的开通,反过来引得越来越多的广州人前来消费。 “现在来花都的人中,有来吃饭的,有来买东西的,有来住酒店的,还有很多是来旅游的。”花都区旅游局副局长陈茂楠告诉记者,以往,花都旅游是短板,一提旅游大家就认为是观光,花都没有名山大川,因而不可能搞出名堂。“事实上,花都是洪秀全的家乡,又有省级森林公园王子山、人文古迹众多的芙蓉嶂和一批森林覆盖率超过90%的名镇名村,自然条件得天独厚。”结合区总体规划和城市环境再造工程,花都把休闲生态游做大做强,去年吸引珠三角周边旅客人数620多万人次,营业收入26亿元。 旅游餐饮、商贸物流等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不仅夯实了花都产业转型升级的基础,还大大提升了这座偏郊城区宜居、宜业、宜商的程度。花都的目标,是建设“人人都向往的、适宜人居的、和谐的田园城区”。 花都区委书记 潘潇 江苏昆山 制造业衍生现代服务 本报记者 王伟健 昆山是一个制造业的高地,去年全市完成工业总产值7001.3亿元;作为一个IT产业的集聚区,业内更有“沪宁高速堵一堵,世界IT市场抖一抖”之说。 但一业独大的局面,显然不是现代化和可持续发展的内涵。2006年前后,昆山各项经济指标以30%的“加速度”飙升,但昆山的领导层却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冷静:现有的发展模式下,这样的高速增长难以为继。 困境:一企多能“难转身” 转型:剥离主副业,向现代制造业要现代服务业 和长三角的其他城市一样,昆山经济发达,产业以外资企业为主,但从事的是微笑曲线中最底部的制造业。如何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昆山的做法是:在两头延伸的同时,实施中间分离,在现代制造业中拓展现代服务业,既助推现代制造业进一步发展,同时实现产业整体转型升级。 去年,花桥国际商务城内恩斯克、珍兴鞋业、好孩子儿童用品三家公司成功拓展分离出了恩斯克投资有限公司、哈森商贸(中国)有限公司、好孩子(中国)商贸有限公司。商务城招商局办公室主任盛冬说,实施二三产拓展分离,必须选择合适的企业,其一是规模要大,在全国各地有分公司最好;其二是占据制造业中上游的企业,有着一定规模数量的配套企业;其三是有自己的终端产品。今年,花桥国际商务城将再拓展分离2―3家企业。 昆山高新区将鼓励制造业企业分离发展服务业作为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快速发展的重要举措之一。目前,在高新区管委会的推动下,冠军瓷砖等几家规模型制造业企业正酝酿“裂变”。 在昆山市发改委的专题调研和推动下,去年昆山市政府专门出台了《关于鼓励制造业企业分离发展现代服务业的暂行办法》,为制造业企业分离发展现代服务业提供政策扶持。 在昆山,很多企业也在积极主动剥离主副业。位于昆山高新区的亚龙纸制品(昆山)有限公司最近进行了一次“手术”,将公司的销售、采购和售后服务部门正式分离出来,成立了金蛟龙商贸公司,注册资本4980万美元。总经理王洋说,分离出来的公司将专业从事纸制品、包装材料及相关设备的销售和售后服务等。 昆山市发改委服务业办负责人告诉记者,实施二三产分离,一方面是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需要细化管理、扩张更多的市场,制造业和服务业就会相对分离;另一方面,制造业和服务业分离,也是昆山发展的大势所趋,可以相得益彰。关键的是,制造业和服务业分离,可以节约资源成本,比如剥离出一家物流公司,在承担原公司的物流业务的同时,还可以承担其他很多企业的物流任务,不断做强做大,剥离出的销售、管理、研发都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这位负责人还指出,企业通过拓展分离,也为总部经济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他表示,目前昆山还有着1.5万家民营企业,不断助推民企壮大,再实施二三产分离,昆山就可以真正实现外资和民资、现代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两翼齐飞的局面。 这样一分离,将更有利于企业专注于核心制造业务,同时,企业内部服务资源也会走上专业化、社会化和市场化发展的道路。 亚龙纸制品(昆山)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洋 困境:工业独大难发展 转型:产业结构转变为“321结构” 为了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昆山提出了跨越式发展现代服务业,并把花桥国际商务城作为全市现代服务业的先导区。 花桥以前是昆山市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产业结构以工业为主,经过近5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的经济开发区,形成了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服务业在经济结构比重中占57%,并且比例还在扩大,产业结构也从“213结构”转变为“321结构”。 走进商务城,拔地而起的现代化商务建筑令人目不暇接。而在林立的写字楼里,入驻着上百家位列业内前茅的服务外包企业:欧洲第一、全球排名前三的著名管理咨询、技术和外包服务供应商法国凯捷,国内首家以基于灾难恢复与业务连续性技术服务为主的中金数据,中国首家在纽交所上市的金融软件和IT服务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东南融通,国内首家一站式金融服务外包综合服务企业远洋数据,以及万国数据、易方客服、央邦实训基地、华泛信息服务、信安信息科技、柯莱特信息技术……2010年,花桥商务城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57.6%,充分展示了“后起之秀、跨越发展”的骄子风采,并连续两年入围“中国十佳服务外包园区”。 在法国凯捷咨询中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林国勤看来,中国发展服务外包企业拥有众多高素质人才,政策扶持等优势条件。2008年,凯捷公司在大连、上海等地进行考察,最终选定了花桥作为落脚点。“花桥的服务业发展环境比较好,与上海有天然的交通联系优势,具备了众多高素质、技术型人力资源,无论是从地理位置、公司发展成本、当地政府扶持政策都适合凯捷公司的发展。”林国勤说。 经过5年的发展,2010年,花桥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57.6%。但即使如此,离昆山的要求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昆山的标杆,在国内是深圳,在国外是新加坡。 一批享誉国内外的金融服务外包企业集聚花桥商务城,不仅构成了相对完整的“链式经济”,形成了产业竞争力,也进一步扩大了商务城中国“金谷”的影响,形成了品牌竞争力。 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 唐乃新

(责任编辑:YSS)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