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大唐电信董事长兼总裁真才基:让TD飞

真才基心目中2010年最难忘的一天是10月20日。这一天,国际电信联盟(ITU)第九次会议达成一致,确定由大唐自主研发的TD-LTE-Advanced成功入选4G国际标准。这是全球第一个确定的4G标准
发布时间:2011-01-26 08:59        来源:        作者:陈军君 谢宝康

  “轻舟已过万重山”

  人要做成一件事,古人讲天时、地利、人和。对于真才基来说,技术、市场、政策等因素,就是天时,就是地利,就是人和。

  从被告知入围2010CCTV经济年度人物候选人名单到摘取CCTV经济年度人物创新奖,前后不过两周时间。

  这一切,来得并不突然。在他人眼中,大唐电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真才基如今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但在真才基那边,却是走过了“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5年。

  真才基心目中2010年最难忘的一天是10月20日。这一天,国际电信联盟(ITU)第九次会议达成一致,确定由大唐自主研发的TD-LTE-Advanced成功入选4G国际标准。这是全球第一个确定的4G标准。

  “做TD-SCDMA,我们是跟在别人身后追,在3G标准上做到了三分天下我占其一;4G我们与国际同步,两分天下有我。”这位车牌号以京N-TD开头的大唐掌舵者谈起TD满脸喜色。

  “3G产业化被市场接受了,4G可持续发展被国际广泛接受了。”1月13日下午,真才基从集团工作总结会会场抽身出来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用两句话概括了其在大唐电信集团5年的工作。

  轻松的两句话,其间的分量只有真才基心知肚明。

  技术上的质疑、管理上的质疑、用人上的质疑、财务上的质疑……自打2006年6月真才基 “空降”大唐电信集团,一堆质疑一拥而上,将他团团包围。《真才基入主大唐前途凶险》,这是当年真才基上任时一位业内人士写就的一篇博文,详尽列举了挡在真才基面前的种种险滩恶境,一句话,“这活儿不好干”。

  这只是开了个头,在TD2008年试商用时,“一会儿人家说设备不行,一会儿说终端不成,一会儿又说网络质量不过关,甚至又说4G就快来了,3G没必要搞。”真才基回顾过往时仿佛在说与己无关的他人的事,随即轻松点题,“这几步我们都跨过来了。”

  在真才基看来,大唐电信集团研发出TD-SCDMA技术只是研究机构的分内事。“研究人员申请专利是自然的,专利在实验室里做成一个比较好的样机也没有问题,怎么把单件的、唯一的样机变成几百万件批量生产的产品,这才是关键。”

  让真才基引以为豪的是在其领导下,大唐电信集团探索了一条“从技术标准入手,然后开发产品,继而推动产业形成专利,再由专利辐射整个行业,提升整个行业水平后占据国内市场”的产业创新之路。在大唐的带动及推动下,TD-SCDMA现在市场装备的国产化率已经达到90%。

  真才基将该战略总结为大唐的“四化”――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产业化、产业市场化。真才基透露,随着TD-SCDMA的发展推进,大唐“四化”将再加“一化”――市场国际化。

  这“四化”看上去,似乎很格式化,但对于一个由1957年建立起来的邮电研究院所改制蜕变而成的现代高科技企业来说,这个路径包含了太多太多的艰辛。因为这“四化”,大唐的企业管理水平、产业能力、对市场把控的力度以及对产业影响的力度大大加强,这也是真才基最为看重之处。

  “换个角度说”

  在采访中,每每被问及敏感话题,真才基总是轻轻一笑,而后以“换个角度说”开始作答。

  也许正是这种“换个角度”的做事方式,让真才基将5年前负债率达90%、被业界认为已经走入绝境的大唐带出了困局,走到了今天。

  “如何将大唐尽快在市场化和国际化上提升?如何使大唐摆脱内耗、实现团结?大唐在TD中的角色定位又是什么?这些都是摆在真才基面前的难题。”当年的博文很清晰地描述了真才基接手大唐时的挑战。

  真才基不愿多谈过往,但随意提取几件事,便可想像工作的不易。

  2006年,真才基到任后即对大唐电信集团所属上市公司的董事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聘请外部董事等方式,建立起一个高效运行的董事会。随后,对集团的中层经营管理人员进行完全市场化的公开竞聘。

  2007年,大唐剥离通讯设备制造公司,生产实行外包,实施“轻型工业化”;大唐决定进入手机芯片产业,阻力巨大……

  “做企业管理要有眼光、有魄力,更需要科学方法。”真才基回忆。在推动进入芯片产业、创新性地实现TD产业与集成电路产业良性互动时就巧妙地借用了外力,通过外请咨询公司做讲解、演示,说服了心存疑虑的员工,如今,大唐从中获益匪浅。

  由此,真才基非常看重2010年大唐获得的国家企业管理领域的最高奖――“全国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这是高管理水平的一个标志。意味着大唐由一个搞技术开发的机构,在推动技术产业化过程中发展为以管理见长的现代化企业。”

  真才基常常想到来大唐前去党校学习时在延安的一个月时光。“每天溜达到毛泽东当年住过的窑洞边,在窑洞前的石桌旁坐坐,扇着蒲扇,遥想毛泽东当年与一帮老战友也是坐在这里,喝着小米粥,笑谈‘以后如何治理天下’。那是怎样的一种精神气!有了这种精神气,眼里还有什么困难?”

  “4G,让生命更有意义”

  “让TD飞一会儿。”真才基说,希望整个社会对TD给点耐心,为其提供足够的时间发展、足够的空间来完善。2010年底,中国TD的用户是2000万,“等这个数字变为5亿,那将是怎样的光景?”真才基很兴奋。

  谈及电信技术的代际更迭,搞技术出身的真才基习惯性地起身,在一块白板前给记者画图演示。

  “第一代全球通信技术起步于1987年;第二代1992年实现,1994年进入中国,16年后的今天还在用;第三代是2000年开始有的,10年过去了,全球移动电话中,用3G的不超过10%。”

  “所以可预见未来10年第三代还是可以用的。10年的产业周期,中国庞大的六七亿市场能丢吗?能等10年吗?不能等!”真才基通过行业发展规律,解释他坚定发展TD 3G的决心和信心。“所以3G是无法跨越的,没有3G就没有中国4G的未来全球市场格局。”

  对于4G,真才基说“它不是3G创新的复制”,而“应该在积累3G创新基础上,视野更开阔。比如在技术上保持领先,在市场应用要尽早地与产业链共同对接,在应用模式上走出中国自己的道路,在国际市场开拓方面,要伴随着我国‘走出去’战略以一个完整的战略来部署。”基于此,真才基认为,4G的创新不是技术创新,而是大产业链、中国产业崛起的创新。

  为此,大唐将发挥产业与金融资本的互动整合优势,为4G的布局做一系列的尝试:设立发展基金,建立财务公司,建立投资公司……希望借此“让这个产业链有更多的人跟我们共同踏上新的征程,集聚更多的力量去推动这个事业。”

  “3G时代,TD被人们认为是生活中的一部分,4G时代,TD将成为生命的一部分。”真才基给4G描绘了一副远景,它的内涵不再局限于信息产业、不仅仅是上网通话,要装载生命科学,不仅成为生命的一部分,而且“让生命更有意义。”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403 Forbidden

403 Forbidden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