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农转非”光环不再,城镇化将如何前行

编者按: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把建设新农村和推进城镇化作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持久动力。其中尤其是城镇化,被看做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扩大内需的最主要途径。同时我们看到,今年以来,重庆、昆明、成都等地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城乡统筹,各地城
发布时间:2010-12-27 14:50        来源:        作者:半月谈网
编者按: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把建设新农村和推进城镇化作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持久动力。其中尤其是城镇化,被看做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扩大内需的最主要途径。同时我们看到,今年以来,重庆、昆明、成都等地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城乡统筹,各地城镇化的速度明显加快。在此背景下,半月谈杂志社与新华社新闻研究所联合开展了“我心中的城镇化”大型问卷调查。调查历时2个月,共回收有效问卷2058份。参与调查者涵盖了多个年龄段、多种职业、不同居住地和户籍状况。尤其是本刊40多位热心于评刊的读者,不辞辛劳,深入到田间地头、工矿企业面对面调查,使受访人中农业户口占比达50.5%,居住在乡村的比例达32.9%,从而比较真实、全面地反映了广大农民、农民工、普通市民对当前城镇化的认识和期待,具有不可多得的参考价值。 在本次调查进行的同时,半月谈编辑部也组织记者在重庆、安徽、江苏等地进行采访,他们带来了更多鲜活的故事和细节。结合上述调查成果,特推出本期专题。
 当地方政府开始全力推进城镇化时,城市对于农民的吸引力却越来越小了。许多常年在城市谋生的农民工也不愿意放弃农村户口,彻底洗脚进城。这在早年或许是缘于落叶归根的传统观念,而现在则更多是因为对城市生活不确定性的恐惧。面对这一新难题,城镇化该如何前行? “农转非”不再受青睐 2008年,重庆市九龙坡区在西部地区率先进行“双置换”(即土地承包权换城镇社保、宅基地使用权换城镇住房)试点,高田坎、高峰寺等村的200多户村民通过这项试点转为“新市民”。考虑到农民进城收入仍不稳定,试点政策规定,转户农民可以低于成本价购买城市小区房;同时,在放弃土地承包经营权并进行流转后,每亩约1500元的流转收益仍然归农民所有。 虽然实施了这些优惠政策,但很多农民仍然觉得用“土地换城市户口”并不划算。这项试点工作推行一年多后,终因对农民吸引力不足而不了了之。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重庆市开县。2009年10月,开县在郭家镇进行农民转户“双置换”试点,3个月时间里,只有32户提出申请,远低于预期目标。开县农村人口转移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继安说,农民一怕失去房屋出租收益、集体经济分红收益等附着在土地上的利益,二怕进城后就业生计无保障,成为城市底层难于向上流动,三怕离乡离土断了“根”。 开县县委常委赵远坤说,他1992年任镇党委书记时,当地农民热衷于购买城镇户口,镇上一个3000元的非农户口在一年时间里就卖出1万多个,与现在的情形真是天差地别。村民唐华明告诉记者:“单是为了孩子能上个好学校,也想进城安家。但城里啥都贵,家也不一定能安得下来,到底要不要转户,一家子都很犹豫。” 此外,一些名不副实的“农转非”也让农民倒了胃口。甘肃读者桑聚宗在回答完本次调查问卷后,又给半月谈编辑部来信说,2000年时,镇里要求我们统一“农转非”,大家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然而事情的真相并非像想的那样。当时为了增加城镇人口,县上规定要我们6个村全部“农转非”。每人交30元,就可以变为城镇户口。后来,农民的钱交了,户口也转了,镇党委书记因此提了副县级,可我们连针尖大的利益也没沾到。 显然,农民对“农转非”已经失去了以往的热情。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调查显示,32%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不愿意“农转非”,“不会放弃农业户口和土地”,这一比例高于愿意“农转非”的比例(19%)。而49%的被访者态度理性,表示会不会“农转非”要看政策是否合适,并认为“现在城市生活成本也很高”。 城乡福利初现倒挂趋势 “农转非”遇冷表明城市的吸引力正在下降。 对此,一名读者的来信很有代表性。他说,我是乡卫生院的退休职工,原属农村户口,3年前将全家户口转到县城,开始觉得很高兴,可是近两年就后悔了,特别是今年,物价飞涨,就是工资不涨。1000多元的退休金要养活全家压力很大,妻子无职业,每月还得花400元购养老保险,其他老城市人购养老保险有优惠和部分返还,可我们新转户的人只有靠边站。 更让该读者郁闷的是,最近他回老家,亲友们个个喜笑颜开,并风趣地说:我们现在是心满意足了,种田地不交税,杀年猪不交税,购家电、农具有优惠,60岁以上的有养老金,有种粮补贴、种子补贴、农膜补贴、养殖补贴,今后还有土地、林木、宅基等补偿。交通也改善了,生活确实好过了,你们城市人生活样样花钱,而且物价一天比一天高,空气也没有这里好,我们根本不想把户口转到城市去。 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办公室一项研究表明,当地农民户籍福利政策已达21项,比城镇居民户籍福利政策多出11项,虽然农村福利标准相较于城镇仍然偏低,但“福利拐点”已经初现。 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徐强说,根据中央及重庆本地有关规定,除承包地、宅基地、林地等土地权益外,目前向农民倾斜的政策涉及农业生产、民政、人口、卫生等多方面。这些福利补贴已成为农民收入的重要部分。 相比而言,重庆市城镇户籍享有的福利政策是农村户籍的一半,只有部分福利的标准较高,比如低保、集中供养、抚恤补助等。 重庆大学社会学博士詹琳告诉记者,城乡之间福利差距缩小,一个直接结果便是农民开始“选择性”进城,农民认为随着国家惠农力度的不断加强,农村社会福利相比于城市会更加合算。以往那种认为依靠城市福利就能吸引大量农民转户的想法已经行不通了。 本次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的调查也显示,对于未来5~10年与城乡户籍挂钩的福利情况,36%的被访者表示“说不准”,33%的认为“城市比农村优厚”,31%的认为“农村比城市优厚”。差距不明显。

(责任编辑:郭武辉)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