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解读

第三方支付作为一种由独立非银行社会机构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支付模式,随着电子支付交易量的增加正不断地发展和完善,已逐渐成为B2C和C2C的主要支付渠道。然而,第三方支付却是在政策模糊、法律真空与监管缺位中摸索着前进的
发布时间:2010-12-23 11:05        来源:        作者:赛迪顾问 徐锟
【赛迪网讯】 1政策出台背景 第三方支付作为一种由独立非银行社会机构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支付模式,随着电子支付交易量的增加正不断地发展和完善,已逐渐成为B2C和C2C的主要支付渠道。然而,第三方支付却是在政策模糊、法律真空与监管缺位中摸索着前进的,其中埋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与经济安全隐患,之前众多第三方支付企业关注的焦点――《支付清算组织管理办法》经过几年意见征求阶段迟迟未发布,关于主体资格、经营范围、纠纷裁定等众多问题也尚未明确规范。 2010年6月至9月,随着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及《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细则》)的出台,第三方支付行业结束了原始成长期,被正式纳入国家监管体系,并拥有合法的身份。未来第三方支付行业将面临行业高度集中与差异化优势并存的格局,并迎来盈利模式的变革突破,同时也鸣响了国内支付行业淘汰赛开始的枪声。 2政策要点回顾 2.1 申请机构所具备的硬性指标 《办法》规定的支付业务的申请人应当具备以下硬性条件。 表1非金融机构申请人应具备条件

央行在随后出台的《办法细则》中对相关条件进行了细化,其中对高级管理人员的界定为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且从事支付结算业务或金融信息处理业务5年以上或者具有会计、经济、金融、计算机或电子通讯等专业的高级技术职称;对反洗钱措施指明具体包括反洗钱基本政策、反洗钱岗位设置、可疑交易监测系统等;对支付业务设施的界定主要包括支付业务处理系统、网络通信系统以及容纳上述系统的专用物理场所等。 除了对申请人提出的硬性指标外,《办法》还对申请人的出资人提出了一些硬性的指标要求,并明确定义《办法》所指的出资人具体包括拥有申请人实际控制权的出资人和持有申请人10%以上股权的出资人。 2.2央行支付资质书面申请材料准备 符合上述条件的企业可按照要求向所在地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提交书面申请。 表2申请人应提交的书面申请材料

《办法》随后在十二条中规定申请人应当在收到受理通知后按规定提交申请人的注册资本及股权结构、主要出资人的名单、持股比例及其财务状况、拟申请的支付业务、申请人的营业场所、支付业务设施的技术安全检测认证证明等相关材料,并在随后出台的《办法细则》征求意见稿中对相关书面材料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 3 《办法》及《办法细则》解读 3.1 央行认可第三方支付行业地位,积极促进非金融机构转型 在《办法》出台之前,己有多家有代表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在各自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营成果与影响力。《办法》从多个角度入手,提高了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准入门槛,标志着央行认可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行业地位。 此外,《办法》的出台将促使第三方支付企业从互联网型,向金融型转型,这种转型有助于第三方支付企业未来介入更多的金融服务领域,第三方支付企业要想介入类似基金申赎等交易金额大,对安全、风险控制等要求很高的领域,就需要经历这样的转型。 3.2 为大中型金融支付机构“正名”,有利于促进支付行业发展 《办法》要求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当根据本办法规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支付机构,但同时对支付业务许可证的申请资质进行较高的门槛设定,这将使得大部分小型的第三方支付企业退出。行业集中度的提升利于行业风险管控,亦有利于大中企业做大做强。 3.3 效仿国外许可证制度,牌照数量暂不限制 《办法》的实行,标志了中国第三方支付企业要继续从事相关业务,将要集中在未来的一年中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实际上此制度,在国外第三方支付监管中已有先例。一些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市场发展较早、较快的国家,其政府对这类市场的监管已逐步从偏向于“自律”的放任自流,向“强制”的监督管理转变。 此外,对于此次支付业务许可证的申请,央行表示不做数量限制,鼓励所有具有资质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支付服务市场中平等竞争。无论是国有资本还是民营资本,只要符合《办法》的规定,都可以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 3.4 客户备付金监管严格,主营个人及预付卡的企业面临压力 根据《办法》规定,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其后《办法细则》对客户备付金进一步界定,并明确地将在途资金也纳入备付金管理。 以上界定无疑增加了企业的资金压力,并对以个人用户为主以及发行预付卡的支付企业受到的影响最严重。此外,支付机构接受客户备付金时,只能按收取的支付服务费向客户开具发票,不得按接受的客户备付金金额开具发票,也对预付卡企业也造成较大冲击。 3.5 沉淀资金利息归属未确定,第三方支付企业有望自由支配 沉淀资金的利息的归属和支配,是《办法》以及《办法细则》均未明确的问题。虽然《办法》中明确备付金不属于第三方支付企业的自有财产,但如何管理,监控以及所产生的利息处理方式都没有明确。 根据国际惯例,第三方支付服务中产生的利息都是归第三方支付企业所有,比如美国的PayPal,客户备份金产生的利息均为PayPal所有。因而,在央行进一步出台的相关政策中,沉淀资金利息的支配权有望交给支付企业自行决定。 3.6 规避不正当交易,实施实名制管理 《办法》规定,支付机构应当按规定核对客户有效身份证明文件,并登记客户身份基本信息。众所周知,预付卡的一个主要用途在于无记名购买后作为礼品卡馈赠他人使用,如果要进行记名才可购买,相信购买人定会三思而行,毕竟如果购买预付卡用于商业贿赂之目的,留下一个购买记录就为侦查机关日后的办案留下一条线索。此次的客户备付金管理与实名制管理非常精准地抓住了预付卡市场需求的七寸要害,未来相信能够立竿见影地对预付卡市场的管理带来效果。 4 政策预期效果 此次《办法》及《办法细则》的出台,将有利于加强竞争过度的第三方支付市场监管,促进汰弱留强。同时重拳整顿预付卡市场,以减少其用于商业贿赂、不合理避税的可能,荡涤社会风气。我们期待《办法》能够重塑中国电子支付市场的竞争格局,并培育出一两家民族电子支付巨人。 此外,《办法》的出台为行业发展创造了必要法律环境,为个人用户的资金安全提供一些制度保障,也使处于“半阳光”状态的第三方支付业务进入了“完全阳光化”状态。但之后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生存将更为激烈,未来将受到银行业网上支付、“国家队”超级网银等多重力量夹击,“完全阳光化”的同时也迎来了竞争的白热化。 5赛迪顾问相关政策建议 5.1 加强风险体系建设,应对新的行业挑战 2009年央行推出最新研发的标准化跨银行网上金融服务产品“超级网银”,其将对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民营企业带来一定的冲击,对民营支付企业原本己经树立起的市场地位更是一种威胁。“国家队”以及银行业网上银行的介入,对行业构成了一定的垄断威胁,因而民营团队在已经拥有一定实力的基础上,只有尽快采取行动,不断提升技术、加强防风险体系、及时更新反洗钱套现体制等,推陈出新,才能避免被行业淘汰与监管部门重罚出局。 5.2 积极履行反洗钱义务,在反洗钱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第三方支付企业虽不是金融企业,却具备了类似吸储、集资、组织基金并隐蔽使用这些资金的能力。从某种程度上讲,第三方支付企业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监管下,还要依靠自身的道德和良心来更好地保管占有的存量资金,而不是最大程度地使用这些资金去创造“利润”。因而第三方支付企业应按照《办法》及相关细则规定,采取以控制风险为基础的反洗钱监管方式,严格履行反洗钱的义务职责,并根据自身业务特点自主灵活地执行反洗钱制度。赛迪顾问认为第三方支付企业反洗钱工作的最低要求至少应包括以下内容: (1)客户尽职调查; (2)按“同户名绑定、虚拟账户分类、支付中介专户托管”原则进行账户管理; (3)交易监控和大额可疑交易报告; (4)交易记录保存; (5)配合监管部门进行行政调查。 5.3 积极消化执行《办法》规定,密切关注央行最新动态 赛迪顾问建议第三方支付企业应及时“消化”《办法》所示条例,加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第三方支付并非所涵盖的领域越广便能扎根越深,需要确立自身的行业竞争优势,借力打力。 此外,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有效执行《办法》及《办法细则》的同时,仍需关注央行后续可能出台的监管法规,例如支付企业资金沉淀问题的进一步说明,此外还有对外资企业的从业资格、企业在具体行业的从业范围和资质等在未来都需要考量。 5.4 尽快开展支付资质申请,充分利用外部力量攻坚 伴随着企业申请央行支付业务许可证一年大限正式进入倒计时,第三方支付企业应迅速进入“牌照”申请状态。在申请过程中,需注意以下问题: (1)申请者对于申请的操作流程和关键步骤应有全面的了解和清晰的认识; (2)许可证申请的同时企业需对自身业务、资产、人员、风险控制等方面进行全面梳理,使之符合央行的相关要求; (3)在较短的时间内完善申请材料,并成功地向央行对应监管部门提交。 针对以上问题,赛迪顾问建议第三方支付企业能充分联合外部实力咨询机构的力量,努力探索出具有较强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央行支付业务许可证申请流程与方案,抓住转瞬即逝的时机尽快完成支付资质申请工作,以迅速在本次行业洗牌的过程中占据先机。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