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网游“开宝箱”是否涉嫌赌博引发争议

近日,多名网络游戏玩家奔赴福建省福州市,控诉网络游戏中的“变相赌博”设置。玩家们所投诉的“变相赌博”,在网络游戏圈里俗称“开宝箱
发布时间:2010-12-06 10:25        来源:        作者:郭宏鹏 刘百军
近日,多名网络游戏玩家奔赴福建省福州市,控诉网络游戏中的“变相赌博”设置。玩家们所投诉的“变相赌博”,在网络游戏圈里俗称“开宝箱”。 据了解,自2007年以来,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文化部、商务部等部门曾多次出台相关规定明令禁止网游涉赌。今年8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也直指“开宝箱”等行为。但是,网游“开宝箱”仍未能禁绝。 一边是网游公司坚持认为只要不提供虚拟货币兑换就合法,赌博不是在他们游戏中完成的;另一边,虚拟货币交易将赌博的链条连了起来,但却也是法律所允许和保护的,在这两边都看似合法的状态之下,玩家却在承受着赌博的危害   翁良(化名)还是割舍不下网络游戏,但比起一年半以前刚开始玩那会儿,这个在福建省莆田市自来水厂工作的23岁小伙子似乎已经算摆脱沉迷了。“现在只有发工资那几天会玩玩,钱花完了就看电视。”翁良说。 但是,这种“摆脱”的代价,是另一种“沉迷”――游戏本身的乐趣已经被翁良所淡忘,但游戏里面一个“像‘老虎机’一样的赌博环节”却让他无法自拔。 翁良玩的网络游戏名为《魔域》,是网龙(中国)公司旗下天晴数码娱乐公司开发的一款魔幻动作类网络游戏,2006年6月5日宣布在中国免费运营,以销售虚拟物品实现赢利。 近两年,游戏玩家对《魔域》的投诉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网站论坛上。近日,更有多名福建省外玩家,千里迢迢赶至福建省福州市,要“控诉《魔域》的罪行”――“变相赌博”。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得知,玩家们所投诉的“变相赌博”,在网络游戏圈里俗称“开宝箱”,这种环节设置并非《魔域》所独有,曾有网游资深人士断言,网络游戏中有近9成设置了这样的环节,而通过这一环节赚取的收入占网游公司收入的5%至7%。 据了解,自2007年以来,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文化部、商务部等部门曾多次出台相关规定明令禁止网游涉赌。今年8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也明确指出:“不得以随机抽取等偶然方式,诱导网络游戏用户采取投入法定货币或者网络游戏虚拟货币方式获取网络游戏产品和服务。” 然而,网游“开宝箱”仍未能禁绝。《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之所以出现屡禁不止的现象,根源在于“开宝箱”是否属于赌博、谁是违法主体还难以界定。 一个游戏玩家的黑色十月 今年国庆,平时奔波于自来水管道抢修前线的翁良,难得放了一个长假。他像往常一样,几乎将整个假期都泡在了游戏里。 4年前,经朋友推荐,翁良开始玩《魔域》游戏,不久便被其吸引入迷,《魔域》成了他每天下班后的唯一消遣。“但那时候顶多是多花点时间,没什么大不了的。”翁良说。 直到两年前,《魔域》更新升级,游戏中出现了一种叫做“年兽箱”的东西,在翁良看来,这就是《魔域》游戏“涉赌”的开始。 此后,因遭到众多玩家举报,有关部门也曾介入调查,“年兽箱”被取消,但随后又出现了“通天塔”、“幻兽研究院”等类似的情节设置――“说白了都是‘开宝箱’,换汤不换药。”翁良一口咬定。 在315消费电子投诉网上,对“年兽箱”、“通天塔”、“幻兽研究院”的投诉接连出现,所控“罪行”一致为“变相赌博”。 “开宝箱”何以就是变相赌博?翁良一边介绍,一边让记者实际体验了一把: 游戏里设置了8张特殊的地图,分为11层到18层。进入这8张地图的“门票”价格不一,最低需要10魔石、最高5000魔石(魔石为《魔域》游戏中通用的虚拟货币),按照游戏官网开出的标准――100元人民币可购买2760魔石换算,进入8张地图的“票价”最低为0.35元人民币、最高为178元人民币。 进入地图后,玩家只需花10秒左右的时间打死一只怪物,就能获得一个“奖励”。“奖励”分两种,第一种是奖“经验值”,可用于缩短游戏人物的“升级”时间,这被视为最差的奖励,用翁良的话说,“这样就是输了”,因为赔进了“门票”本钱;第二种奖的就是“宝箱”。打开“宝箱”就能获得魔石奖励,有可能是“门票”所花费魔石的一半,有可能和“门票”所花费的魔石一样,还可能是多倍于“门票”所花费的魔石,即最低为0.5倍,最高为138倍。如果你进入的是“门票”为5000魔石的地图,最高可能获得的奖励就是69万魔石――如果向游戏官网购买,这相当于人民币2.5万元。开完奖后,游戏角色又被送回原地图上,整个过程仅十几秒的时间。 今年国庆期间,翁良碰上了玩游戏4年以来“最好的运气”,竟然中了一次69万魔石的顶级大奖。他立马在游戏中寻找买主,用其中四分之一的魔石兑换出了5000元人民币――在私下交易中,3500魔石才能换来100元人民币。但是,在大吃一顿以后,他的厄运也接踵而至。 因为有了这一次的中奖,翁良更加沉迷于“开宝箱”的环节,专选“门票”最贵的地图进入,想获得最高倍数的奖励。然而,他再也没能中一次顶级大奖,不仅将赚来的魔石全部输掉,还先后将自己银行卡中3万余元积蓄全部用来购买了魔石,而且全部输光。 讨不回来的“公道” “女朋友分手了,刚买的车也赔进去了,是后悔,可没用,口袋里有点钱就想去玩。”翁良喃喃地说着他如今糟糕的生活,让他感到最无奈的是,每到发工资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去玩,直到输光为止。虽然“11月只输了3000多元”,但他告诉记者,这已是他的“全部家产”。 像翁良这样的《魔域》玩家,《法制日报》记者在半个多月的调查中已接触多个。 10月底,23岁的广东省惠州市玩家朱元生与22岁的深圳玩家李永昌结伴来到福州,想找网龙公司讨一个说法――他们分别在《魔域》中输掉了4万多元和7万多元。当到达福州时,当地一家媒体记者看到“两人衣着单薄,瑟瑟发抖,身上的钱加起来只有100多元”。 在沉迷“赌博”以前,朱元生是惠州当地一家高档酒店的营销部主任,收入尚可;李永昌则是一名职业网游玩家,专门在网上倒卖游戏装备,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元。但即便如此“专业”,他还是陷在了《魔域》“通天塔”游戏里。李永昌告诉记者,他输得最多的一次,一晚上输了7000多元。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要一有钱就会去玩,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把这个游戏停了。”这是朱元生和李永昌来到福州的目的。 翁良也在做着同样的努力。由于无法控制自己不玩,他只能不断地向各地举报,希望有人能将游戏中这个“赌博环节”取缔。他将自己的“血泪史”和游戏“涉赌”细节写成一段段文字,一遍遍地发到315消费电子投诉网和福建省文化厅网站上,这些举动甚至已经引来了当地媒体的报道,但游戏却依旧“安然无恙”。 在315消费电子投诉网上,记者看到,网龙公司对于玩家的投诉大多均作出了回应,但回应的内容只有两个版本:或者是联系不上投诉者,或者是“X先生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非常感谢X先生对我们游戏的关注与支持,该部分建议我们会反馈给相关人员考虑,若建议被采纳,我们将安排修改”。 而文化厅网站上对于各类投诉的回应也大抵没有差别:“网络游戏如涉及赌博,主要由公安部门认定。有关部门正在核查此事。”然后是一番劝诫“希望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要再沉迷游戏了”。 此类投诉在翁良看来,就如同在游戏中抽到了“经验值”一样,没结果了。“对于如此罪孽深重的东西,怎么就讨不回一个公道?”翁良始终想不明白。 究竟是谁促成了赌博 就在玩家们为讨不回“公道”而对网龙公司咬牙切齿的同时,网龙公司CEO刘路远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网游公司也在等待一个“公道”。 据刘路远介绍,其中的纠葛在于,网游“开宝箱”究竟是否构成赌博?如果构成了赌博,其违法的主体又是谁? 早在2007年,公安部、原信息产业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4部委就联合发出了《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企业不得按照游戏输赢收取不定金额的佣金;不得提供将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服务。这被业内人士视为网游是否涉赌的两条红线。 “我们的游戏中既没有通过收取一定比例佣金的方式让玩家参与输赢游戏,也没有提供将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服务,怎么可能会是赌博?”刘路远说,从公司的游戏设置来说,玩家根本不可能通过这种游戏形式获得现实收益,构不成赌博。 当记者提及许多玩家的确在玩游戏时损失了大量资金时,刘路远说,这种损失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来自于游戏之外的“虚拟物品网络交易平台”。 按刘路远的想法,只要将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之间的链条断开,所谓的赌博就无从发生。 据了解,2007年,4部委的通知下发后,国内的网游企业都已不再提供各种游戏虚拟货币的交易与反向兑换功能,然而,一些虚拟物品网络交易平台的存在,却将这条断裂的链条连接了起来。 据记者了解,此类平台在网游行业进入中国市场早期就已存在,主要提供网络游戏账号交易、游戏币交易、代练、寄售担保、游戏点卡交易等综合性虚拟物品交易业务。目前国内最大的一家虚拟物品交易平台名为“5173”。刘路远透露,仅网龙公司《魔域》这一个产品,每个月在“5173”上产生的虚拟物品交易金额就达到了500万元人民币,“国内这么多游戏的虚拟物品,每月的交易就要达到3至5个亿”。 “尽管此类平台一直强调只是提供的一种平台,交易是用户自己的事,但这实际上就是给网络游戏在现实中找一个销赃渠道,像一个赃物的自由交易市场。这里面的赃物不仅包括玩家赌博赢来的虚拟物品,也包括大量非法私服、外挂偷来的虚拟物品。”刘路远认为,这些第三方交易平台才是症结所在,“有了销赃市场,就会有人去偷,有人去赌”。 “‘开宝箱’所获得的魔石实际上只是我们赠送的抽奖券,可以用来参与一次抽奖。但现在却有人在一个平台上专门收购、交易这个券,这就把游戏原先设计的小娱乐变成了博彩的工具。”刘路远说,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玩家的游戏币是在虚拟物品交易平台上买的,钱也给了那些非法商贩,并没有流入网龙公司,而“游戏公司不仅要承担直接的利益受损,还要背着涉赌的骂名”,这正是他们要讨的公道。 如何彻底根除网游赌博 2009年6月26日,文化部、商务部曾联合下发《关于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管理工作》的通知,对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服务均做出了规范,要求从事“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业务须符合商务主管部门关于电子商务(平台)服务的有关规定,并向文化行政部门申请备案。 与此同时,这份通知明确禁止了“采取抽签、押宝、随机抽取等博彩方式,分配网游道具或虚拟货币”,并指出将对利用网游虚拟货币进行赌博或博彩的行为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严厉打击利用网游虚拟货币从事赌博的违法犯罪行为。 这即意味着,虚拟货币的交易服务已为法律所允许并保护,而打击网游涉赌的切入口被放在了游戏本身――“开宝箱”。 今年8月1日,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网络游戏管理和规范的部门规章《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开始正式实施,其第18条也明确指出:“不得以随机抽取等偶然方式,诱导网络游戏用户采取投入法定货币或者网络游戏虚拟货币方式获取网络游戏产品和服务”――再一次将板子打在了网游“开宝箱”身上。 据介绍,这两份禁令对游戏行业的影响可谓立竿见影。2009年6月底,最早发明“开宝箱”游戏的巨人网络公司宣布,其旗下《征途》免费版游戏将于当年7月6日起取消“开宝箱”功能,以响应文化部等对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的新规定。今年8月1日,《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实施当天,上市的中国网游企业除网易之外,股价全线下跌,其中盛大游戏创下了-4.33%的跌幅。 在实际操作中,福建省文化厅在2009年12月29日给一名《魔域》玩家的投诉回复中曾提到:“我厅已责成省文化稽查总队到该公司进行核查,经查实该公司原先经营的‘封魔箱’、‘印记’游戏已分别于2009年9月3日和2009年10月2日停止经营,但‘通天塔’游戏目前仍在运营中。据此,我厅已责成网龙公司要强化管理,整改存在的问题,该公司目前正按照我厅的要求,对涉嫌违规的游戏内容进行认真的清查和梳理。” 这些均反映出禁止“开宝箱”新规的效用已经产生。然而,这样的禁令并没有持续生效。据多名玩家反映,《魔域》中的“开宝箱”环节并没有被彻底取消,只是在遇到检查时曾停过一段时间,近期又以一种名为“幻兽研究院”的方式存在。而国内其他游戏亦然,大多是将“开宝箱”环节进行一些表面变换,而未实质性地取消。 “关键就在于难界定、难取证。”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化稽查系统官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之所以投诉多、处理少,根源在于相关法规暂未完善,对具体操作上的指导较少,“什么叫‘随机抽取’,什么叫‘诱导’?这些都亟待细化”。 “一边是网游公司坚持认为只要不提供虚拟货币兑换就合法,赌博不是在他们游戏中完成的;另一边,虚拟货币交易将赌博的链条连了起来,但却也是法律所允许和保护的,在这两边都看似合法的状态之下,玩家却在承受着赌博的危害。”这名官员表示,立法应该更宏观全面地进行布局,才能将在漏洞中生存的网游赌博彻底清除。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