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银河系退场 中山公用金融帝国梦已破碎

内幕交易窝案东窗事发后,中山公用的发展方向正面临着“变轨”。
发布时间:2010-11-29 10:44        来源:        作者:第一财经日报

中山公用(000685.SZ)内幕交易窝案东窗事发后,中山公用的发展方向正面临着“变轨”。

11月27日中山公用公告称,陈爱学当选为董事长,这是在原董事长谭庆中因内幕交易案被抓,该职位空缺几个月后,新的董事长正式出炉。

中山公用11月24日发布公告称,5月底以来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的郑钟强因个人工作岗位变动辞去公司董事职务,不再代理董事长及总经理职责。

此前11月10日,中山公用召开2010年第三次临时董事会会议,会上通过了中山公用提名陈爱学和黄成平为董事候选人的议案。相关资料显示,陈爱学现任中山公用大股东中山中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而黄成平现任中山中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与前任董事长谭庆中和总经理郑旭龄均从银河证券空降至中山公用不同,陈爱学与黄成平均为中山市当地国资系统的干部,这意味着,中山公用在被“外来的和尚”――来自资本市场的高手把持几年后,再一次回归到中山市当地旧有的“秩序”中来,这也同时意味着谭庆中他们亲手试图打造的金融产业平台面临“土崩瓦解”。

“银河系”退场

对中山公用来说,最近几个月面临着持续的重要人事更迭。

就在10月26日,中山公用收到董事会秘书黄著文的书面辞职报告,黄著文与谭庆中和郑旭龄一样来自银河证券,加盟前曾为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2008年8月至今任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总经理。

记者了解到,黄著文目前已跳槽至杭州财通证券投行部任业务负责人。 “当初来中山公用也是想通过其资本实力搭建一个金融产业平台实现理想,但是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我只能选择离开。”黄著文对记者表示。

“黄著文来中山公用初期主要工作就是为金融产业平台的搭建寻找项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其加入中山公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四处洽谈信托、银行、PE、期货等项目投资,还是获得了不少的成绩,长安期货就是他四处洽谈的结果。

据了解,黄著文2009年改任董秘,而当时的董秘梁穆春改任证券事务代表,此次黄辞职后,梁穆春重新回到董秘的位置上。黄著文的离开也意味着“银河系”已彻底从中山公用这个平台退场。

黄的离去也与今年5月30日中山公用内幕交易案东窗事发有关。

5月30日,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涉嫌经济违纪被查,原因是其涉嫌股票内幕交易,涉及上市股票为中山公用。

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内幕交易,中山公用原董事长谭庆中与原公司总经理郑旭龄其实于今年5月29日就已被广东省公安厅刑事拘留。

“一共抓了8人,包括李启红家族数人,谭庆中、郑旭龄还有中山公用中层干部黄某夫妇。”前述知情人士透露。

或许是因为“银河系”的退场所影响,曾任谭庆中助理的中山市公用董事长助理李大伟也于前不久选择了离开。李大伟曾任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如今,郑钟强也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相关资料显示,陈爱学在中汇投资集团任职前,为中山市交通运输局及中山市港航管理局副局长,黄成平则来自中山市国资委内部,曾任中山市国资委总会计师。

“从这次中山市国资委对中山公用的人事任命可以看出,他们已否定了此前中山公用从外面引进偏资本型人才的机制,毕竟内幕交易案给中山公用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现在中山公用很可能重回到旧有的‘秩序’上来。”前述知情人士分析。

陈爱学此次当选中山公用董事长亦印证了上述说法。

金融产业梦碎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山公用去年设在深圳的PE项目办事处已经撤销了。

这一消息获得了中山公用的正面证实。“深圳PE办事处的确不再设立了。”中山公用投资者关系部梁小姐对记者表示。

而PE领域是中山公用规划中要重点拓展的领域之一。

据了解,中山公用投资发展部自2008年成立以来,他们便制定了金融投资子战略,在金融和准金融领域两路并进,优先选择信托、证券、PE等领域进入,寻求多个项目突破。中山公用设立了信托、证券和准金融三个工作组,搭建金融投资工作平台,分析、筛选、开发信托、证券、银行、保险类的潜在项目,形成一批潜在项目,重点拓展了三个核心项目。

在去年10月12日召开的中山公用第二次集团业务发展研讨会上,时任董事长的谭庆中表示:“收购金融股权是可遇不可求的,金融板块的拓展是我们战略任务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接下来我们的投资要转型,要寻求金融业务的突破。”

“实际上,中山公用作为广发证券第三大股东尝到金融股权的甜头后,‘银河系’等资本运作高手的加盟让他们开始了金融产业的完善和布局,自2008年以来便在全国广泛撒网寻求金融股权收购。”前述知情人士透露。

据了解,中山公用目前持有广发证券股权34337.71万股,占13.70%,为第三大股东,光这块的市值就超过170亿元,而每年从广发证券享受到的分红相当可观。

“信托就是他们重点寻找的金融项目,当时曾与青岛海协信托公司达成过初步的协议,但是最后因别的企业插手而没有成功。”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目前仍然充满变数的便是长安期货项目。

2010年5月29日,中山公用成功竞拍长安期货100%股权,并与西飞集团、西飞铝业资签署了关于长安期货《股权转让协议》,以长安期货100%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竞拍成交价8640万元为基准,受让长安期货100%的股权。

“中山公用内幕交易案发后,证监会一直没有批准这项交易,是否能批下来还很难说。而对中山公用来说,长安期货的股权接下来如何处理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这直接关系到金融产业能否为继的方向性问题。”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上述梁小姐也表示,“这块股权的确还没有批下来。”而中山公用对长安期货接下来如何处理,目前还没有一个态度。

(责任编辑:ZL)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