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尘肺病矿工七百篇微博讲述维权遭遇

钟光伟注册了署名为“钟光伟2010”的微博,利用手机讲述自己染上尘肺的不幸遭遇,并不断地更新自己艰辛的维权过程。他还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QQ号留在微博里
发布时间:2010-11-04 08:56        来源:        作者:杨育才
昨天下午,在山西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法院等待了6个多小时后,钟光伟终于从法官的手中拿到了27万元支票。这轻薄的一张纸,放在钟光伟的手中却像石头般沉重。

  今年37岁的钟光伟是陕西安康人。2006年在山西大同南郊区云冈镇竹林寺煤矿打工,半年后即染上尘肺。此后,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和矿主打官司,官司赢了却迟迟得不到法院判决的49万元赔偿。

  从今年9月1日起,钟光伟开始用手机微博讲述自己的遭遇,得到众多网友的声援和帮助。昨天下午,在大同市南郊法院的调解下,钟光伟终于拿到这份几乎打了对折的赔偿。

  打工染尘肺丧失劳动能力

  “这27万元,就是用我的半条命换来的!”昨天晚上,电话中的钟光伟语气依然沉重,还不时地咳嗽。

  2006年11月,钟光伟经人介绍到大同市云冈镇竹林寺煤矿打工。在井下,钟光伟负责在岩石上打眼。井下通风条件差,风钻一开动,粉尘到处飘。下班走在大街上,连妻子都认不出来满身粉尘的他。为了供两个女儿上学,钟光伟不仅坚持下来,还经常干双份工,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每月能拿到六七千元,在2006年算高工资了。”钟光伟对当时的收入很满意。

  仅仅半年不到,钟光伟就感觉肺部不适,动不动就咳嗽。到大小医院诊所都去看了,药也吃了,但都不见好转。2008年5月,小儿子也呱呱坠地。这让钟光伟感觉肩上的担子更加的沉重。这年年底,钟光伟的体检结果显示:二期矽肺(尘肺的一种)伴肺功能中度损伤。2009年7月,工伤鉴定结论显示,钟光伟为伤残三级,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赢了官司却拿不到一分钱

  “尘肺”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滞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典型症状就是咳嗽、胸痛。在知道自己的病来自工作环境之后,钟光伟开始了漫长的维权之路。

  钟光伟首先找到南郊区劳动局,但劳动局最终裁决认定,钟光伟和煤矿不存在劳动关系,理由是他不认识矿长。“矿主常年不下井,我们哪里认得?”委屈的钟光伟又告上南郊法院。法院推翻了劳动局的裁决,认定钟光伟和竹林寺煤矿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患病之后的钟光伟找不到工作,治病、官司都需要花钱,他不仅用尽积蓄,还欠下一大笔债务。2009年9月,钟光伟借钱聘请律师,和竹林寺煤矿打官司,要求煤矿赔偿伤残补偿金、医疗费等53万余元。2010年1月5日,大同市南郊区法院判决竹林寺煤矿应支付工残赔偿金49万余元。然而,判决书生效4个多月,钟光伟没拿到一分钱,只得申请强制执行。

  “降一分钱都是用命抵换”

  在法院强制执行中,法官发现该矿已经关闭,连矿区设备也已经抵押给别人。面对不愿履行判决的矿主,今年10月28日,大同南郊法院召开执行听证会,在法院调解下,钟光伟无奈同意接受27万元的赔偿。在听证会上,钟光伟大喊道:“我每降一分钱,都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抵换!”

  在维权的过程中,钟光伟的病情也在恶化。今年年初,他已出现过昏厥的情况。当时,他独自留在大同南郊等待判决。有一天早上,他刚下床走了两步就昏倒在地。钟光伟告诉记者,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对自己的身体不抱希望了,他本想瞒着妻子,但妻子在今年6月份过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体彻底垮了,体重甚至不到一百斤。

  微博讲述遭遇获网友支持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的遭遇,钟光伟在热心人的建议下开始利用网络工具为自己维权。今年9月1日起,钟光伟注册了署名为“钟光伟2010”的微博,利用手机讲述自己染上尘肺的不幸遭遇,并不断地更新自己艰辛的维权过程。他还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QQ号留在微博里。

  在第一篇微博里,钟光伟写道:“我患有严重的‘二期矽肺’肺功能损伤,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找法院执行局长,他让当事人家属在门口等待,自己却从窗户爬出去跑了。”

  面对不断恶化的病情和艰难的维权经历,钟光伟多次在微博中透露出有“跳楼”的想法,只是因为挂念着三个孩子,他才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钟光伟的微博很快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甚至有网友专程从北京等地前往山西看望钟光伟一家。记者昨晚看到,从9月1日至今,钟光伟已经用手机发了700多篇微博,关注他的微博的网友高达1999人次。

  在网友的建议下,钟光伟于今年10月16日公布了妻子的账号,此后不断有网友将捐款汇到这个账号中。钟光伟也每天将接受捐助的情况公布在微博里。如10月29日,尾号7324的卡于9点50分收入100元,手续费1元,余额18247.76元。

  在昨天的微博里,钟光伟表示,他已经拿到赔偿款27万元。这笔钱,除去欠下的债和看病的钱,几乎所剩无几。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