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绿色金融用全球角度来思考 地方角度来执行

9月2日-3日,长春国际金融高级别论坛在长春召开,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在会上,香港金融财务集团主席江素惠、澳门金融管理局研统办总监陈守信、美国英豪公司中国区总裁郭进就绿色金融展开了对话。
发布时间:2010-09-14 22:35        来源:        作者:杨威
9月2日-3日,长春国际金融高级别论坛在长春召开,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在会上,香港金融财务集团主席江素惠、澳门金融管理局研统办总监陈守信、美国英豪公司中国区总裁郭进就绿色金融展开了对话。 以下为对话实录: 方星海:我们请刚才两位发言嘉宾继续到台上来,下面请上三位嘉宾,香港金融财务集团主席江素惠女士,澳门金融管理局研统办总监陈守信先生,还有一位是美国英豪公司中国区总裁郭进。 我们三位新上台的嘉宾也是远道而来,我给每位嘉宾差不多三到五分钟的时间,你们简单说一下你最想说的观点,我们再开始讨论,我们先请陈守信先生。 陈守信:刚才我听到一些发言,很精彩,我本身是在中央银行工作,所以我比较关心这些。我有两点建议,第一点,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要靠比较好的一个基础。当然我们有一些政策,比如说成本方面标准是怎么样,所以推动方面,中央银行推动是我们关注的一点。还有一点,金融成本的一个风险问题,在金融海啸以后,2008年、2009年的金融海啸以后,基本来说全球金融银行比较关注金融创新、金融体系的稳定的问题,所以我们要靠近绿色金融,我们中央银行还要有所举措,这方面要有政府的支持,我看长远的发展还是有一个稳定的金融体系,才能有一个绿色金融的发展,谢谢。 江素惠:我是台湾人,但是我住在香港有二十多年,进入中国,跟中国的企业合作。刚刚主持人说有两个观点,有观点要表达,我有两个观点,很简单。第一个观点是早上我听了演讲者讲到长春的定位,到底是哪里的长春,向什么地方长春,在我的内心中长春是什么?它是有丰富的历史背景,两岸中国人都有感受,更有丰富的文化景观,长春是所有人心中追求的目标,就是永葆青春。同时长春在现在,可以说是东北亚的一个核心城市,从这个城市出发来创造中国的亮点,各位同意不同意? 第二点,讲到今天的绿色金融,在台湾还是香港也好,我们都没有这个名词,什么叫绿色金融?但是由这个来衍生,来探讨,我们知道低碳、排能、减碳,这个就是我们现在国际上追求的目标,让我们生活的环境更环保。低碳最主要也是从企业的融资来开始,银行界有个绿色的金融,对低碳企业的融资,我想这是一个最根本务实的手法。我们集团现在跟中国进出口行合作,对于高新产业、高科技跟IT产业的融资、贷款,其实就是这种绿色经济、绿色金融的一个向前迈进的起步。 在我个人认为,现在在推动绿色的金融,当然有它的困顿之处,因为一个新的概念、新的措施,都不是那么简单地去推动。但是我觉得我们有这份心,为了创造世界更好的未来,为了创造更好我们的生活环境,我们要往这方面来推动。索尼,各位知道电器的一个创始人,他叫做盛田昭夫,他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们要用全球的角度来思考,我们要从地方的角度来执行。今天我们在推动绿色金融的时候,我们从每个银行、每个企业,从社会来推动,我想在中国绿色的革命运动将会起到很好的效果,我也希望这项运动能够推展到台湾、香港,所有华人的世界都拥有一个绿色、美好的世界,谢谢。 郭进:大家好,首先感谢这回组委会对我的邀请,我想讲两点,第一点,就是关于中美绿色经济的合作,首先在中美双方签订了绿色方面高层次合作以后,对于所有的从事于中美方面、绿色经济方面的仁人志士,都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作为我,我是服务于美国英豪公司,总部在华盛顿。我觉得在这段时间里,从我们公司来讲,还有从华盛顿来讲,很多的仁人志士都是希望跟中国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共同来推动绿色经济的这种合作。 第二点,我想是关于绿色金融方面,金融方面,我觉得在中国来讲,目前在长春做了这么一个绿色金融的高峰论坛,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因为我觉得现在在美国也好、在西方很多国家也好,绿色金融现在已经是一个发展非常速度的、非常快速的一个阶段,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能够把美国的这些绿色金融方面的资本和中国金融资本相结合,能够贡献我们中国的一些,特别是绿色城市发展和绿色产业园的发展,我们感到非常欣慰。 方星海:下面是对话环节,我简单问几个问题,刚才米建国先生的发言谈到信用评级的重要性,我们都认同,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在国际市场上是非常垄断的,我想问的问题就是中国国内的债信评级行业应该说发展得不够充分,这主要原因在哪里,跟三大集团在国际上的垄断地位关系应该说关系不是特别大。 米建国:刚才主持人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目前中国的信用评级机构数量不少,但规模很小,还不具备与三大机构进行抗衡的能力。 方星海:这是在国际抗衡,国内呢? 米建国:国内原来我们有几家评级机构,中诚信、联合资信、上海东方、上海新世纪(002280),目前这四家已经或正在被三大评级机构进行收购和控制。有的目前控制了49%,有的控制到51%,几年之后可能要绝对控股。目前其他小的信用机构,开展业务范围非常小,因为知名度低,所以评级结果可能公信力差一些,所以企业找他评级的也不多。但是只能勉强维持经营,目前在中国新崛起的一支评级机构,不会被三大收购的大中国际评级公司,我们期待着在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能够通过政策方面、业务方面、技术方面来扶持支持本土信用评级机构的发展,能够使本土评级机构做强,在信用评级方面做出积极的努力。 方星海:谢谢。陈守信先生是从澳门来,谈到绿色金融,我相信澳门也应该有一些比较好的做法,你给大家说一件事,觉得澳门做得比较好的,能够值得内地借鉴的。 陈守信:其实澳门是比较小的地方,我们特区政府两三年对绿色金融方面是比较重视,但是我们起步还是比较慢,2009我们特区政府有两方面工作,一方面是法规的构建。另外,现在我们澳门主要的产业是服务业,所以工业方面的污染情况不是太严重。所以主要法规就是交通等方面的法规,我们在中国的南部,我们有比较多的工业的发展,这方面影响香港、澳门的环境,所以我们特区政府也从这个方面,从合作的角度和新的形势做一个沟通和合作。 江素惠:我可以从香港方面来谈一下,香港大家知道,是国际的金融中心,香港要发展绿色金融是最有条件的,因为香港除了主要的服务业以外,香港并没有重工业或者是重碳的企业,所以对融资方面,香港对绿色金融方面有它的优势的,今天回头来看中国大陆的情况,大陆在发展当中有些还是占据我们国家的重要部分,要发展低碳产业有些镇痛,是不是要扶持其他的企业,如何让国内的企业能够在平衡之下创造经济的奇迹,这很重要。最主要就是要思想的突破、思想的提升,然后制度的改进,再加上各个单位、企业界的推动。有一本书讲全球大趋势,这本书叫做全球舞台的大未来,这本书就讲我们如何在全球性的舞台上找寻定位,今天中国大陆有这样一个构思,有前进的思维,尤其今天在长春,有这样一个绿色金融的探讨,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们的定位。定位就是说绿色金融从长春开始出发,我们就可以排除万难,向前迈进,谢谢。 方星海:就这个思路我也想问一下郭进女士,你在美国工作时间比较长,而且在一家美国机构里工作。美国或者是美国的一些金融和商业机构,在绿色金融方面有哪些比较好的做法,值得中国借鉴的? 郭进:因为从我们本身来讲,我们就是希望能够带来一些美国成功的经验,跟中国金融界的人共同交流。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信息。简单举个例子吧。现在在美国,特别是在绿色建筑和绿色城市发展方面,我想讲的是现在这块市场非常巨大,奥巴马政府有很多改造的计划,比如白宫、美国联邦大楼等等,美国很多公共设施,都进行了现有的节能减排的一些改造。然后现在很多的办公楼,还有人们的住宅等等,现在已经都开始了,大家在寻求绿色办公室、绿色家庭。美国现在有一个全球的标准,现在在全球,在这个行业大家也知道美国这个标准。 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第一,在美国产生了巨大的市场。第二,可以说在美国解决了很多就业问题。第三,就是资金的进入。美国现在有很多的PE也好或者各种各样的基金也好,都是要进入这个领域。对于绿色,整个绿色建筑和绿色城市发展起了一个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我想可能在中国,可能从中国的目前来讲,估计也是要朝这个方向发展,尤其在中国,在未来的二十年到三十年当中,特别在中国的城市化建设当中,根据官方数据统计,城市建设已经高于城市发展速度50%,在这种情况下,第一,给我们各个市政府或者省政府以及官员提出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就是下一步城市发展要采取什么样的发展最优化的模式去做,采取什么样的标准,能够作为一种环境友好,有益健康,以及有利于经济迅速发展的这么一个城市模型。 方星海:你讲的那个观点我已经特别明白了,重要一点就是新型大楼节能方面有一种合同管理的模式,这种模式在美国发展得非常好,就这个话题我问一下邹东涛先生,你是用了保理模式来阐述观点,我觉得正好跟郭进的发言相衔接。也就是说能源合同管理的提供方,银行、能源合同管理的使用方,你提出保理的观念结合起来。这种情况下,这三方结合的难点在哪里,是银行,还是在使用方,还是在能源合同管理的提供方? 邹东涛:今天提了一个小小的概念,一个金融工具,保理制度,国际上惯用的,在中国用得很少。这个制度实行关键是银行。银行要做这个事,因为这是制度问题,比如说讲绿色,绿色世界、绿色地球,意义非常重要,但怎么落实,关键不在歌颂它的重要性,而在于用一个制度来保证,用制度来保证各个层面上,确保绿色世界、绿色经济、绿色金融,没有制度的保证,恐怕就做不好这个事情,所以保理只是小小制度,我建议我们研究绿色世界、绿色金融,更多探索制度层面。我带博士生,专业方向是制度经济学,发了一篇文章叫做制度更是第一生产力,我说制度更是第一生产力,我不是否定邓小平,我只是举了另外一个层次。 方星海:你觉得这个制度在中国情况下要通过立法的形式? 邹东涛:立法要有很细的方式,我举一个例子,我们说节约用水,节约用水是确保绿色地球的重要内容,但是很多单位长期浪费用水,很难对付。我举一个例子,我曾经在研究学院工作几年,作为负责人之一,那个学校洗澡澡堂人满为患,总是水不够用,人太拥挤。后来,有一个制度,就是每一个洗澡者带一个信用卡,插卡流水。到现在人员在增加,但是水房里面经常空空荡荡。制度设置合理了,我们事半功倍。 方星海:这个话题可以谈很长时间,我想这样,五位嘉宾都有很多要说的话,我现在就留一个机会给一位嘉宾,哪一位嘉宾觉得自己特别想说的一句话,特别要传达的一个信息,举个手。 江素惠:我们的主持人可以把这个会议主持得更生动,我们谈到节能减排,但是要从都市规划、都市建设来推动,但是这个绿色经济归根到底最后就是国际货币的改革。去年我收到一本书,是中国进出口银行李行长写的,国际货币的变革。这本书很有启发性,代表了今天在国内的金融界已经开始有所反思,如何面对国际金融改革,我想这是一个好的起点,我也期望绿色金融一定会成功。

(责任编辑:YSS)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