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金融界积极倡导“绿色金融” 迈步双赢之路

绿色金融如何进一步发挥“发展方式转变新动力”的作用?本周媒体从多层次、多方面进行了深入报道;企业如何在经济回暖和节能减排快马加鞭进程中走双赢路?媒体也从不同的角度传播了各地的经验;此外,山西回应外媒用陈旧数据错误地评价当今山西临汾的环境,也
发布时间:2010-09-14 16:59        来源:        作者:张小青 曹家新
绿色金融如何进一步发挥“发展方式转变新动力”的作用?本周媒体从多层次、多方面进行了深入报道;企业如何在经济回暖和节能减排快马加鞭进程中走双赢路?媒体也从不同的角度传播了各地的经验;此外,山西回应外媒用陈旧数据错误地评价当今山西临汾的环境,也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绿色金融方兴未艾 有关绿色金融,经济日报9月3日的一篇文章的开篇论述很精辟:“近年来,我国推出‘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证券’3项‘绿色金融’政策,要求金融部门把环境保护作为一项基本政策,在投融资决策中考虑潜在的环境影响,在金融经营活动中注重对生态环境保护项目的支持,促进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本周金融界积极倡导绿色金融的活动更是引人注目。以“绿色金融――发展方式转变新动力”为主题的长春国际金融高级别会议,达成“绿色金融松苑共识”,会议成果引起众多媒体的密切关注。 9月3日,吉林日报指出,参会嘉宾围绕“绿色金融――发展方式转变新动力”这一主题,各抒己见、畅所欲言,纵论金融在绿色农业、绿色制造、绿色服务和绿色消费等方面发展经验,深刻阐述国际绿色金融发展思路。文章认为,这次会议取得的成果,为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和国际金融创新做出了积极贡献。 当天,新华网说,“绿色金融”涵盖推动绿色发展的各种金融制度安排及机构、市场、产品、人才和交易活动,是金融领域的一场变革,与会代表建议,构建市场与政府共同促进绿色发展的新机制。 同日,经济日报银行视野版头条说,银行是掌握金融资源配置、利益牵涉主体众多的特殊主体。因此,商业银行更应该成为践行绿色信贷、支持节能减排的“排头兵”。 9月4日,金融时报刊载了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的观点:当前迫切需要加快建设绿色金融,充分发挥以下功能:一是“过滤器”,通过金融选择促进社会资源优化配置,引导社会资本流向绿色产业,改善产业结构;二是“孵化器”,通过绿色信贷、风险投资等形式,支持新能源清洁技术开发,培育自主创新能力,形成经济持续增长的内在动力;三是“扩散器”,将绿色金融服务从公司金融领域扩展到个人金融领域,引导消费者树立低碳消费观念,推动“自然经济人”向“环境经济人”转变。 当天的上海证券报头版头条说,央行征信管理部门目前已采集3万多条企业违反环保政策信息和3000多条企业建设项目的环境评估信息,为商业银行的信贷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新华网、中新网、人民网、中财网、搜狐网、中广网、新民网、和讯网、中证网、北青网、南方报网、中国日报网、红网、网易、北方网、东方网、环球网等媒体都转载了此文。 9月5日,新华网说,山西银行业绿色信贷助推山西实现转型跨越发展。近年来,山西银监局积极引领全省银行业推行绿色信贷,建立银行业支持低碳经济长效机制。切实加大对循环经济、环保经济和节能减排技术改造项目的信贷支持力度,优先为符合条件的节能减排项目、循环经济项目提供融资服务,全力打造低碳金融区,有力地助推了山西经济转型发展。 环保,企业的必由之路 环保是企业的生命线,本周媒体在企业如何走经济环保双赢之路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报道。 9月6日,人民网以“用‘五条路径’转方式,主体就在企业”为题,报道了广东佛山采用双转移、“腾笼换鸟”的路径;用招进大项目,促进产业结构提升的路径等方式实现了对原有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形成了总部经济、会展经济、研发经济、物流经济等,同时也对留下来的企业进行了生产工艺改进。 当天,经济日报说,石化行业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推进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立足自主创新,运用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及时更新落后的生产工艺和技术装备,使万元产值水耗、气耗、电耗等能耗指标达到业内先进水平。 如何行之有效地促进企业实现生产方式转变?媒体也介绍了各地的做法。 9月3日,沈阳日报说,企业要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双丰收,既要做好“加法”,又要做好“减法”;邯郸日报说,河北邯郸当前正处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促进科学发展的关键时期,要切实增强坐不住、等不得、不能等的责任感和紧迫感,坚持一手抓经济运行,一手抓节能减排,以发展促转变、以转变促发展;山西青年报说,山西超量减排企业将获补偿。 9月6日,经济日报驻柏林记者采写的有关德国弗莱堡的绿色市场与绿色经济的文章说,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要实现企业对环境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的程度,教育是基础和前提。 广西等地正在强化环境管理。新华网说,9月30日将成为广西化学需氧量企业的“大限”,广西确定将采取更加严格的措施,严格控制化学需氧量减排指标。太原晚报则报道说,山西省实施重污染企业“退城行动”,省政府要求太原市加快西山地区环境综合整治和市区内化工、水泥等重污染企业搬迁步伐。 山西回应外媒误评临汾环境 中国网9月2日转载了来自国际在线的消息“美媒评世界九大污染最严重地区山西临汾第一”,引发国内媒体的广泛关注。 9月3日,山西青年报以“山西环保厅辟谣:数据早已过期”为题刊载了山西省环保厅副总工程师杜斌的话说,“外媒仍然沿用2006年的数据,山西包括临汾在内的几个污染较为严重的城市,早已退出全国倒数22名。而在2006年以前,临汾曾排名倒数第一。” 当天,新华网发文说,2003年,在原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113个重点检测城市中,临汾市空气质量排名倒数第一,这顶黑帽子一戴就是3年。为了甩掉这顶黑帽子,2006年初,临汾市大刀阔斧淘汰、关闭落后污染企业。截至2009年,全省包括临汾在内的11个地市在11月份就完成了全年平均273个二级天的任务。山西省辖市空气质量有了明显提升,全部退出全国倒数22名。 9月5日,羊城晚报说,关于中国临汾成为世界污染最重城市的最早依据,是世界银行来源于中国环保部门的监测数据。文章指出,山西省环保厅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刘大山认为,临汾市环境质量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如今再将“世界污染之首”的帽子戴在临汾头上缺乏权威数据支撑,与事实不符,难以服众。 9月6日,来自国际在线的消息说,山西省环保部门有关负责人做出回应称,此种评价纯属无稽之谈。有关监测结果表明,2009年临汾市达到中国环境空气质量二级标准,在中国113个国家环保重点城市排名中,从2005年的倒数第一跃居到正数第29位。 中新网、中广网、中国网、京报网等都刊发了类似的报道。 9月7日,山西晚报还发表署名文章认为,这是美国媒体又一次制造了媒体上的临汾“污染之最”。首先,美国媒体的报道缺乏新闻的真实性;其次,报道缺乏调查的科学性;再者,报道缺乏评选的权威性。事实上,临汾在中国的环保现实中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文章认为,去现实性而就历史性,去科学性而就描述性,去权威性而就随意性,这样的评选实属怪异。 今天,环境问题已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绿色金融”也好,临汾环境评价问题引争议也罢,它说明,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们关心的不仅仅是GDP的增长,还关心自然资源环境和谐统一度的提高。

(责任编辑:YSS)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