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报道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后 记者遭全国通缉

被“通缉”的是《经济观察报》公司新闻部上海记者站记者仇子明,其曾发表一系列有关上市公司凯恩股份的报道,被该公司所在地的浙江省丽水地区遂昌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于7月23日公布于公安网上,认定其为“刑拘在逃人员”。
发布时间:2010-07-29 10:55        来源:        作者:每日经济新闻

  7月27日,一则微博(http://t.sina.com.cn)消息“记者被全国通缉”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被“通缉”的是《经济观察报》公司新闻部上海记者站记者仇子明,其曾发表一系列有关上市公司凯恩股份的报道,被该公司所在地的浙江省丽水地区遂昌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于7月23日公布于公安网上,认定其为“刑拘在逃人员”。

  据该通缉令称:“2008年以来,该犯罪嫌疑人仇子明利用网络散布虚假信息及公开散发传单,诋毁某公司,严重影响该公司生产经营,其行为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名。遂昌县公安局,7月23日签发,列为刑拘在逃人员。”

  有知情人士指出,经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审批,丽水市遂昌县公安局将嫌疑人相关信息挂上“负案在逃人员网”,“等于变相全国通缉”。

  遂昌公安局:已掌握相关“确凿证据”

  每经记者孙嘉夏发自遂昌

  7月28日下午,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黄井洪对媒体公开表示,仇子明确实因为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而被网上通缉。同时,他指出,“仇子明只是涉嫌该罪名,任何涉嫌有罪的嫌疑人在没有被法院判决有罪之前,都可称作嫌疑人,公安机关办理此案符合法律程序,稍后会对此事给公众一个交代。”

  据媒体报道称,遂昌县公安局有关人士28日曾表示,警方已经掌握了仇子明一案的相关“确凿证据”,但目前不便透露详情,且可能将于7月29日向媒体发布新闻通稿,以作出具体说明。

  遂昌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应事建7月28日晚间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整件事由公安局内部相关职能部门具体操作,其本人并不了解详细情况,仍需向上级领导进行反映。

  凯恩股份公司董秘田智强于7月28日下午对媒体表示,直到当天才知晓该记者遭通缉一事,不方便发表任何评论。公司早已对仇子明恶意诽谤、诬陷的违法犯罪行为向遂昌县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已经在5月20日正式立案侦查。但在报案之后的事情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采取通缉或者其他方式是公安局的事情。但公司坚持对仇子明恶意诽谤、诬陷的违法犯罪行为的控告,对事情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记者:我是潜伏不是潜逃

  每经记者夏冰郎振发自上海、北京

  被曝遭网上通缉24小时之后,“记者被通缉”事件的“一号男主角”仇子明的手机依然处于关机状态,不过,微博成了其与外界沟通的主要渠道。

  7月28日凌晨,仇子明在微博上发文称:“正在某地隐居,悠闲地抽着烟,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遂昌公安局,有本事就抓到我。”

  28日1点49分,仇子明的微博内容更新如下:“我知道我会被锁定IP,但我发完这条微博就换地方了。之所以出来说话,就是我不怕,我所报道的都是事实,手上有王白浪犯罪铁证,系列报道间隙,公司找人行贿我未遂。我的消息也很灵通,警方刚通缉我,我就知情了,我是潜伏,不是潜逃……”

  据了解,仇子明曾在南京某媒体任职,在半年前成为经济观察报常驻华东分社记者。

  凯恩股份系列报道的第一篇文章《凯恩股份改制偷天换日证监局已展开调查》于6月5日发表,质疑该公司在过去的改制、土地转让以及上市公司资产转让存在问题,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而凯恩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白浪自今年1月开始大幅减持凯恩股份股票,截至报道日,套取现金近2亿元。据悉,这个选题的策划者是仇子明本人,经济观察报某高层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他(仇子明)在五月中旬接到了报料人的材料,经过大约两三周时间的调查和准备后,文章最终发表,调查取证是非常扎实的。”

  6月22日,仇子明再次采写报道《凯恩股份再调查:隐瞒的关联交易》。报道称,凯恩股份涉及到的凯丰纸业的收购,以及另外两宗对浙江亨宝德纸业的收购行为中,均可能存在关联关系的嫌疑。

  7月份,仇子明发表文章《凯恩股份电池业务前景不明巨额关联交易价值几何》及《新华基金被忽悠?4700万元接凯恩股份“飞刀”》,涉及凯恩股份巨额关联交易。

  昨日晚些时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仇子明,他表示,“我很好啊,不要担心我……另外,我所在的报社已经拿到了当地公安下达的文书,对我的这个事情,报社态度还是很坚定支持的,何况我写的稿件没有任何的问题,凯恩股份曾危机公关,但都被拒绝,我只是在想继续做这个报道的时候,出现了这一事件。”

  报社:记者是职务行为

  每经记者郎振发自北京

  昨日(7月28日),经济观察报副总编辑王胜忠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记者仇子明的稿件操作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个选题的报道过程当中,相关的部门领导和编辑始终在严谨跟踪,“现在我们最担心的是和仇子明无法通畅联系,担心他的安全,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会支持他”。

  王胜忠还告诉记者,仇子明的报道是记者的职务行为,所有的稿件都经过报社的严格审核,“如果凯恩股份对报道有异议,应该先发律师函,找到报社来协调解决”。

  昨日,“仇子明”成为了经济观察报编辑和记者们讨论不止的话题。

  据悉,7月27日晚上10点多,王胜忠接到了华东分社负责人的电话,称记者仇子明遭到浙江丽水遂昌县警方网上通缉。“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震惊,负面报道出来以后,我想到可能会有争议,但是并没有想到一个记者会被全国通缉。”,王胜忠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报社中高层领导立即联系,开始讨论对这一事件的处理办法。

  同样,仇子明的同事们也很快获得消息。28日上午,一位编辑在公交车上用手机浏览新闻时也发现了这则消息,“我当时只是浏览了标题,并没有反应过来被通缉的对象就是我们的记者,到了报社之后,我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王胜忠告诉记者,现在不怕凯恩股份的起诉,最担心的是仇子明本人的安全问题,“现在还不知道他具体在哪里,基本联系不上。此外,我们也正在和浙江丽水遂昌县政府联系,不过暂时没有新进展”。

  7月28日下午,经济观察报在其网站发布《经济观察报严正声明》表示,“本报记者仇子明因对浙江凯恩特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常新闻报道而被网上通缉,本报深感震惊,对记者仇子明及其家属的状况深感担忧。作为公众公司,凯恩股份负有准确、完整和充分信息披露的义务,公众享有知情权,媒体有合法正当的舆论监督权力。在报道过程中,相关当事人和记者多次受到利诱、威胁。对于有人试图借助公权力压制舆论监督,威胁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我们表示强烈谴责。”

  《声明》还同时表示,正在向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记协等机构申诉,反映相关情况。但截至记者昨晚发稿,该申诉还未正式发出。

 

(责任编辑:ZL)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