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中山原女市长与护士玛丽 应进行体制反思

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的死刑并未阻挡药监局副局长张敬礼走向“双规”之路;首都机场原董事长李培英被处以死刑,也并未威慑到其继任者张志忠,后者于今年6月初被拘捕。再及最近,中山市女市长李启红被“双规”。如此“前腐后继”,值得深入反思
发布时间:2010-07-27 09:30        来源:        作者:第一财经日报

刘胜军

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的死刑并未阻挡药监局副局长张敬礼走向“双规”之路;首都机场原董事长李培英被处以死刑,也并未威慑到其继任者张志忠,后者于今年6月初被拘捕。再及最近,中山市女市长李启红被“双规”。如此“前腐后继”,值得深入反思。

贪官自然可恨,他们或鲸吞国家财产,或像郑筱萸那样为牟一己私利而置公众生命于不顾。然而如果我们只停留在谴责贪官的道德、觉悟问题的层面,是无助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中精辟指出,中国2000多年来,以道德代替法制,是一切问题的症结。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摆脱不了渴望海瑞、包青天,怒斥刘青山、张子善的思维模式。

其实,个人品德的好坏是在其次的,好人也可能在不完善的制度环境下走上犯罪之路;反之,完善的制度则可以遏制坏人的不法企图。由此推论,我们在设计制度的时候,必须假定每个人都是自私的、觉悟低的、抵挡不住诱惑的,这样设计出来的制度才能防微杜渐。

因此,在谴责贪官的同时,我们更应进行体制上的反思,勇于改进,避免更多的制度悲剧。

笔者以为,下面这个“护士发错药之后”的故事很值得借鉴。

有一位护士叫玛丽,在纽约一家医院已经工作了三年。这年纽约气候异常,住院病人激增,玛丽忙得脚不沾地。一天给病人发药时,她张冠李戴发错了药,幸好被及时发现,没有酿成事故。但医院的管理部门依然对这件事情展开了严厉的“问责”。

首先问责护理部。他们从电脑中调出最近一段时间的病历记录,发现“玛丽负责区域病人增加了30%,而护士人手并没有增加”。调查部门认为护理部没有适时增加人手,造成玛丽工作量加大,劳累过度,人员调配失误。

然后问责人力资源部门的心理咨询机构。玛丽的家里最近是否有什么问题?询问得知,她的孩子刚两岁,上幼儿园不适应,整夜哭闹,影响到玛丽晚上休息。调查人员询问后认为“医院的心理专家没有对她进行帮助,失职”!

最后问责制药厂。专家认为“谁也不想发错药,这里可能有药物本身的原因”。他们把玛丽发错的药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发现几种常用药的外观、颜色相似,容易混淆。他们向药厂发函:建议改变常用药片外包装,或改变药的形状,尽可能减少护士对药物的误识。

那几天玛丽特别紧张,不知医院会如何处理。医院心理专家走访了她,告诉她不用担心病人的赔偿事宜,已由保险公司解决。还与玛丽夫妻探讨如何照顾孩子,并向社区申请给予她10小时义工帮助。玛丽下夜班,义工照顾孩子,以保证她能充分休息。同时医院特别批准她“放几天假,帮助女儿适应幼儿园生活”。

这以后,玛丽工作更加认真细致,也没有人再发生类似错误。她和同事们都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想一直做下去。

不久前,中山市女市长李启红被“双规”。“中山五建”现为“丽景湾地产”第二大股东。而“中山五建”的4名股东分别为林永安、李启明、林永灿、林元明。其中,林永安是李启红的丈夫,李启明是李启红的弟弟,林永灿是林永安的弟弟,林元明与他们亦有亲戚关系。此外,李启红的弟弟李启和还担任中山市南区区党工委副书记,兼任区党校校长。

借鉴“护士发错药”的案例,我们是否可以问问这样的问题:是否给了李启红这样的官员足以养廉的高薪?我们的制度为何没能阻止她帮助自己的亲属谋取高位?在她一步步陷入泥沼的过程中,我们的制度有没有及时提醒和警告她?而我们又如何防止下一个王启红、张启红的出现?

历史上,我们看到,以海瑞个人道德之长,仍不能补救制度之短。海瑞凭一己之力,对抗强大的官僚势力,最终海瑞被迫辞职回乡,他痛斥“举朝之士,皆妇人也”。1586年海瑞复出之后上奏称:要杜绝官吏的贪污,除了采用重典之外别无他途。但在当时,面对司空见惯的贪污现象,他的言论只能被视为不合乎时代潮流的狂言。明代李贽指出,一个清官的危害甚至可能比贪官更甚。为什么呢?因为清官的出现更容易让公众把希望寄托于个人道德上面,而忘记了对制度的反思。

因此,面对问题,我们应该更多地分析和思考,像帮助“护士玛丽”那样,更多思考在制度上的改进和防范。

(作者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ZL)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