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时代华龙走私案背后:手机产业链利润腰斩

“我们是和时代华龙有过合作,但也是合法合规的。”龙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旗)董事长杜军红如是说。今年5月底,江苏时代华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华龙)因涉嫌走私和高仿而遭海关等部门调查
发布时间:2010-07-14 08:41        来源:        作者:方南

  “我们是和时代华龙有过合作,但也是合法合规的。”龙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旗)董事长杜军红如是说。今年5月底,江苏时代华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华龙)因涉嫌走私和高仿而遭海关等部门调查。同时,海关部门还迅速稽查了与之相关的上海3家手机设计公司。原本并不在受查设计公司之列,但因为08年以前曾与时代华龙有过合作,国内三大手机设计公司之一的龙旗也被“卷”了进去。

  因为面向大众消费市场,我们知道许多手机品牌;也因为“高高在上”,联发科、展讯等芯片企业近年亦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相比之下,作为中间环节,龙旗这类手机设计公司显得很神秘,而他们又是最了解产业链的代表。杜军红坦言,近年来由于竞争加剧,手机产业链利润逐年趋薄。也正因为如此时代华龙才会铤而走险。尽管公司总部在上海,但杜军红表示龙旗的生产配套全都在广东,“那里是不可替代的”。就在珠三角手机产业仍纠结于各种成本压力之下时,相较于长三角等地,其优势依然明显。

  亲身解读时代华龙事件

  “6月1号的事情真的很不凑巧,其实当天我们并未放假,所有的员工都是来上班的。”杜军红开门见山阐述了时代华龙被查次日的情况。“我在路上的时候,行政总监打电话给我说停电了,原因是公司所在的漕宝路出了交通事故,把电缆撞坏了,正在抢修。”时代华龙事件之后,有消息称龙旗突然放假一天,原因是公司受到了工商部门的调查。

  杜军红直接否定了这一猜测,至于时代华龙官网上“获龙旗颁发优秀合作伙伴奖”的消息,杜军红则显得有些哭笑不得,“我们和时代华龙08年就结束了合作,决不可能09年又颁了个奖给他们。”他直言,可能行业里的一些人喜欢或故意把龙旗的帽子戴上去,可以提升自己的形象,获得其它的订单。

  杜军红的言下之意,龙旗被卷入此次时代华龙事件的根本原因是“树大招风”。按照市场调研机构iSuppli对出货量的统计,目前我国手机设计公司排名前三的分别为上海闻泰、龙旗和希姆通。

  当一台手机来到消费者手中,他们看到的只是该手机的品牌,而其中的大部分并非完全“出生”于品牌本身。而向来神秘的设计公司,实际上担当着“基因”设计的工作。

  杜军红大致描述了目前国内手机产业链常用的模式―――最上游的芯片商提供芯片,例如联发科、高通、展讯等等。再由设计公司在此技术上进行开发,同时向品牌商了解设计需求,描绘出图纸,进行一些基础制造,再交由代工厂,例如富士康和比亚迪,或手机品牌自己的工厂进行开模、装配、生产等工序,最后推向市场。

  相比手机品牌商,设计公司似乎更多依靠的是“智力”开发,投入也比较单一,主要放在研发端,不需要大规模的品牌投入,不需要与数百种品牌在市场上搏杀。不过现在的日子已远没有过去“好过”了。据了解,类似龙旗这类O D M企业,在行业增长最迅猛的2003、2004年,毛利率高达30%以上,而现在则少了近一半,只有百分之十几。

  铤而走险的由头

  如果说时代华龙事件涉及龙旗,原因是元器件采购加工企业需要“名牌”支持,那么深究时代华龙走私的根本,则和整个产业链竞争环境日益恶劣,利润不断下滑脱不开干系。

  杜军红意味深长地长舒了一口气,开始阐述他对时代华龙案的理解。

  “这个事件的起因还是行业竞争太激烈。”杜军红认为,时代华龙是苏州企业,地理位置使其在电子加工行业里的优势明显不足,在竞争激烈的现在,这种劣势愈发明显。

  “尽管此前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但电子行业的主要厂家还都在广东,跟华东地区相比,广东有一个服务快速响应的优势,第二则是周围的配套,现在配套最周全的还是广东。”杜军红认为,在市场压力增大的情况下,时代华龙这类企业,包括一些小的设计公司最早受到压力影响,铤而走险,“于是可能会做一般的企业不敢做、不会做的事情来获得一些订单,我估计这是他们(时代华龙)发生这个事情的原因。”

  杜军红称,据他了解此次时代华龙及相关手机设计公司被查后,政府有关部门并没有对其他相关企业进行调查,“这次只是一个事件,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

  不过据记者了解,依靠走私这种手段来降低成本抵御竞争的并不在少数。“类似时代华龙这样代工代采性质的手机加工厂不在少数。”李想(化名)是上海一家小型手机设计公司,他告诉南都记者,这类加工企业有时也会承担一些元器件采购的业务,性质就像是早年手机品牌在销售手机之余,也会通过租借牌照、贴牌的方式赚取一些外快一样,“不是主营业务,但能带来一定利润。”

  李想坦言,像他自己所处的这类小公司,很难通过规模来求利润,所以对元器件价格的要求非常严格。“现在手机设计的门槛越来越低,这也是导致行业竞争加剧的原因,同时产生了对低价元器件的需求。”

  广东的“活跃”是把双刃剑

  正如杜军红所言,对手机产业链来说,广东拥有全国最好的元器件配套,模具开发工艺,一流的生产线和便利的物流配送系统。无论是经济危机发生之前还是之后,地位都无可替代。这使得时代华龙这类企业,不得不通过高风险的方式与之抗衡。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龙旗,还是另外两大手机设计公司闻泰和希姆通,都选择将公司总部设在上海,这无疑是将整个手机产业链的“大脑”放在了上海。

  “上海没有7天×24小时服务的文化,而这恰恰又适合手机设计这种以研发为主的公司。”杜军红称,设计类企业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不是靠紧张、高强度的劳动创造出来,技术是需要创意,这是上海的优势。所以目前国内大多数设计公司,依然选择落户上海。

  至于广东手机产业链代表城市深圳,制造和配套优势无可厚非,即便是在设计人才方面,也不比上海差。不过杜军红认为,从人的角度而言,广东太过“活跃”了。“设计其实就是做研发,需要大量的工程师,需要人员的稳定。如果人员不稳定,流动性大,技术就不稳定,这一点深圳是有劣势的,深圳的人员流动性太大了,使得企业很难有稳定的队伍来提供稳定的技术解决方案。”

  几乎每一天,深圳这片手机行业的热土上都会诞生新的设计公司,创始人往往都来自于中兴、华为、龙旗等。然而正因为配套完善、市场活跃、人力资源充沛,在门槛较低的深圳“自立门户”并不难。

  “深圳的市场足够大,星星点点的手机设计公司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手机咨询机构战国策分析师杨群认为,对于设计公司来说,资源丰富就像是一把双刃剑,活跃了行业,但造不出“航母”。广东手机产业的下一步,聚合手机设计这类“脑力资源”并做强做大将是关键。

  ●手机产业链分为四个层次

  1

  芯片设计和制造厂商

  公司主要包括高通、TI、英飞凌、联发科(M TK)以及展讯等公司

  2

  手机操作系统平台厂商

  主要包括微软、谷歌、诺基亚、苹果和RIM等公司

  3

  手机设计厂商

  为下游的手机制造厂商提供软硬件设计以及外形设计,如龙旗控股、希姆通、闻泰等

  4

  手机制造厂商

  包括诺基亚、三星、LG、索尼爱立信、摩托罗拉、苹果、中兴、华为、联想等公司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