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书生王东临:UOML成ISO国际标准指日可待

王东临表示,从产业发展趋势看,将来一定是技术标准来主导产业。针对UOML冲击ISO国际标准的动态,他也表示目前主要工作是完善一些文本格式上的问题,UOML成为ISO标准指日可待。
发布时间:2010-06-11 15:25        来源:        作者:周逸
【赛迪网讯】6月11日消息,近日书生公司董事长、创始人王东临先生作客赛迪网访谈室就中国UOML标准冲击ISO和广大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他表示,从产业发展趋势看,将来一定是技术标准来主导产业。针对UOML冲击ISO国际标准的动态,他也表示目前主要工作是完善一些文本格式上的问题,UOML成为ISO标准指日可待。
书生公司董事长、创始人 王东临

(友情提示:点击播放按钮开始观看)
观点精要: UOML标准借OASIS快速成为ISO国际标准 ISO投票表决要求四分之三通过 未通过2票60%是格式问题 成为ISO国际标准只是时间问题 ISO组织也会犯错 书生战略规划定位国际市场 同质化竞争过于激烈 创新是唯一道路 技术标准主导产业 UOML标准推广仍需时间 让行业“信息孤岛”不再出现 书生读吧网检索系统可找到所有电子书 云计算数字图书馆应用 力争打造“中国制造” UOML标准借OASIS快速成为ISO国际标准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荣幸请来了书生公司董事长,也是创始人,王东临先生,今天我们将就UOML标准冲刺ISO以及UOML在国际、国内应用,展开激烈的探讨,首先请王总跟网友打声招呼,简单介绍书生公司。 王东临:大家好,我是书生公司王东临。我们公司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数字取代纸张的应用”,我们做电子书取代纸质书,电子合同取代纸质合同这样的事情。我们在这方面发行了一个标准,已经是成为国际的工业标准,现在在ISO正在举手表决。 主持人:UOML作为中国软件行业第一个国际标准,我想它第一次冲击国家ISO标准,很多网友非常关心UOML冲击的进程。先请您介绍一下。 王东临:作为标准化,我们选择先成为国际的工业标准,从国际工业标准再提交到ISO,从ISO再传播出去,因为关于标准,有两类标准,一类是产业技术为主的,就是工业标准组织,类似于像OASIS这样。还有一个比较官方的,由各个国家组成的,像联合国这样的,由两类标准组成。 因为ISO比较官僚,它是各个行业都有,农业、工业、信息产业技术都有,所以它的规则相对是比较官僚点,比较慢一点。我们现在是工业标准组织先成为工业标准,再通过工业标准提交到ISO,可以举手表决,可以把前面的过程全部省略掉,我们是采取这种方式做的。 我们大概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做到OASIS,大家知道,微软开始它就是OASIS的标准,也正是因为OASIS搞ODF标准,才刺激微软做OASIS标准。当时有很多报道,大家知道,微软标准成为国际标准这个事实,它最早是因为ODF成为国际标准引起来的,我们走的ODF同样一条路线,我们通过它提交到ISO,大概在2008年10月份通过举手表决,正式成立了OASIS标准。 2009年提交到ISO,ISO开始举手表决,第一轮表决是在今年四月份结束,刚才说ISO是比较官僚的,它表决了六个月,我们在OASIS表决只用半个月就表决完了,它用半年。 ISO投票表决要求四分之三通过 主持人:由许多国家一起来表决? 王东临:对,ISO所有成员国都可以投票。但是大部分不了解、不关心的就弃权,不投票,只有少数投。比如我们在俄罗斯表决的时候拿到51票,45票是门坎,过了。这回在ISO投票有20几个国家,17个国家赞成,8个国家反对,但是ISO标准要求比较苛刻,要四分之三通过,所以我们还差2票。第一轮没有直接过,ISO规则是这样的,有两次机会,在表决完之后,可以根据反对意见做些修订,修订完之后,这些国家可以再更改投票,这种时候就是最终结果。 未通过2票60%是格式问题 包括像微软标准就这样过的,第一轮也是没有直接过,后面微软改了很多地方,后来有些国家就改投票了,最后微软就过了。我们现在看来,可能也是这样的,第一轮差2票,应该这么讲,50%、60%都是属于文本的问题。 主持人:就是格式上的问题。 王东临:对,人家觉得你写的不像,说你这样写不行,就好比说一个外国人到了中国来,看我们中国的公文一样,中国发一个公文,任命谁谁谁为赛迪的CEO,直接写就完了,但是他们说不行,你要用A4纸、3号仿宋,人家不认,这个任命书拿不出手,实际跟道理是一样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各个国家提出的主要问题是格式上的问题,不存在国家间的利益。 王东临:对,我们这个还好,因为我们现在有我们的创新标准,还没有人跟我们竞争,所以我们现在是就事论事,就技术谈技术,这就是创新的好处。如果过几年,别人一看搞了标准了,这个时候就麻烦了,所以我们现在比较好,在创新的时候没人跟我们争,他们只能就事论事,就技术谈技术。但技术已经没什么可谈,应该说我们技术上还是过硬的。 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工业标准举手表决很顺利,但是一到ISO就麻烦了,我觉得是因为工业标准重实质不重形式,它走程序,包括要求都是重实质不重形式的。而ISO这种国家很看重形式,比如说民营企业就不是很看重形式,我们公司可能任命什么就完了,但是到了国家机关觉得不行,任命谁谁为工信部部长,是非常正式的。 你如果不走程序,他们会觉得这个东西没有权威性。ISO这种情况跟联合国一样,都是由各个国家组成的,包括很官僚的,提高主要意见,基本上都是说,你这个地方写的不清楚了,那个地方怎么、怎么样,不符合我ISO要求,大概还有20%、30%属于他们没看重,但他们没看懂,也是我们的问题,我们写的不够清楚,导致人家没看懂。 主持人:他们是对技术整个架构没看懂? 王东临:就是一些细节上没看懂。比如说看我们坐标,说你们坐标为什么没有单位?很多国家都提了这个意见。但其实我们定义了,我们在配置属性里面有,但是可能是我们写的不够清楚,很多国家没看懂,但我并不需要去改正,我只需要去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还有百分之几属于建议性意见,比如说有个国家提,说我们线的宽度,应该用厚度,不应该用宽度,后来我们看了,确实他说的有道理,但是这种文化,其实并不是实际问题。 尽管如此,我们也不打算接受,因为我们已经是工业标准了,任何的改动都会导致标准不一致。所以,在这种地方改不改,说实话,我们英语当然可能是不够地道,但是我就用线宽度,不用厚度,也不是什么问题。还剩下大概百分之几,有几个建议性的意见,就是这么也行,那么也行,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目前来看,我们只要第一把所有文本重新写一下,写的比较好,比较规范,我们再把不清楚地方,我们解释一下,一个是文字写清楚,再解释一下。有一些建议性意见,我们可能也是解释一下,我觉得八个国家里面,两个国家改过来,基本上没问题。 成为ISO国际标准只是时间问题 主持人:据我了解,第二次修改是要在10月提前应该提交的,对吗? 王东临:更准确讲,不是10月,更早一点。我们在9月10号或11号有一天半是对投票结果的分析讨论会,叫BM会,这个BM会已经定下来,请的是加拿大的(00:12:04)做主席,包括OASIS都要去,跟各个国家就意见进行沟通和交流。他们希望我们在BM会之前大概四个星期就要把这些东西提上去,因为他们是比较官僚的,我们给他,他们再转给各个国家,各个国家再转给专家,需要走一套官方程序,这样的话,我们大概在8月初,我们就要把修改意见提交上去。 主持人:也就是说UOML标准成为ISO标准只是时间问题? 王东临:对,9月份开BM会,大会讨论,讨论后我们先给我们写稿建议,到会上去讨论,讨论之后会根据讨论结果,各个国家有三天时间决定是否更改投票。所以这次,我是比较乐观的,应该是可以过的。 ISO组织也会犯错 这里面再补充一下,ISO自己还犯了一个错误,ISO把我们Schema给漏掉了,我们提交给ISO的时候,是有Schema的,但ISO在转发给各个国家的时候,把Schema删掉了,有很多国家对这个就很有意见,我们有些在文字里写出数据类型,但不是每个都写的,没想到,没有Schema,他们说你这个肯定不行,这个也是一个因素,一个是我没说清楚,一个是他们自己理解错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国内和国际接轨,会发生很多这方面的故事。 王东临:但这不是我们的问题,是ISO的问题,我们这边做的没有问题,我们提交给ISO是一点问题没有的,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我们是6月份提交的,10月份举手表决,中间有4个月的时间,不知道这4个月时间做什么,其实它就是转个文件,就可以举手表决的。 书生战略规划定位国际市场 主持人:UOML标准申请国际标准发生很多这种故事,同时也希望广大网友随时关注标准的进程。刚才您提到国际上有个ODF标准,据我了解这个ODF是格式的标准,UOML标准是接口标准,请问您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做这样的标准呢? 王东临:我们公司是个白手创业的公司,从白手创业做了十几年,大概在2004年左右,当时我们做了一个战略分析,其实我们只是鱼缸里面的一条大鱼,中国软件业还是很小的,中国可能跟我们统计数字不一样。当初软件厂在中国并不是很大的,尤其在前几年更不大,我们就在想,咱们可以看一下,中国在消费市场里面,手机、互联网、电视机、汽车现在很多是第一大市场,但是中国软件市场不仅不是第一大市场,而且差的非常、非常多。所以我们想到去做国际市场,而且IT是全球化很高的产业。 我是从1997年开始一直看着华为成长的,1997年华为也很大了,但还不是很有名。华为在2003年做国际化终于做成功了,1997年之后,我看了任正非的讲话,他大概意思是说,我们上错船了,上了贼船,我们做通讯行业是一个全球化股票很高的行业,所以我们必须要跟跨国公司相竞争,否则我们没有立足之地。 在我们中国还在以我们单位有多少个博士来讲话的时候,人家说我们有4000个博士,那都是大白菜,然后看人家说,我们有7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现在不止7个了,一个公司有7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现在全中国还在为一个诺贝尔奖提名而疯狂。华为说,我跟他们去竞争,当时感觉挺震撼的。 同质化竞争过于激烈 创新是唯一道路 从理性上说,他的分析讲的很有道理的。2003年,经过自己的努力,他最后终于做成功了,他的国际市场打开了,所以2007年之后,我们就在想,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像华为一样,也去做国际市场。这几年加起来,我们决定要去做国际市场,但是怎么做呢?如果我们同质化竞争,我觉得是很难的,比如说我们做操作系统,我也去做数据库,我也做office,我觉得竞争太难了,在国外做更难,虽然很多office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是市场规模很小,只有靠创新。 我们怎么去创新呢?我们要去研究,我们当时是这么做的。我们先做未来10年、20年,市场会有什么需求?通过公告,大家花点时间去讨论。讨论之后,最后得出结果只是差需求,然后研究网络需求需要什么样的新体系,研究出来结果是应该建立文档库系统,所有的数据操作树立都是由文档库处理的,它有标准接口衔接起来,我们认为这是唯一方式。 技术标准主导产业 最后我们决定就做这样的市场,用这样的产品去打市场。做到国际市场,需要有标准,就像高通一样,没有三级标准,高通芯片卖给谁?你要先做标准才有符合标准的产品出来,所以我们就这样去做标准了,这个标准并不是根据我们公司产品再去做标准,而是我们先做标准,再去做符合标准的产品,所以标准完全是中立的,我们的标准是完全中立的,我们真正是做用户推销,在国内、国外我们都有很多对手,都看了我们的标准,也没有挑出我们什么毛病来,我们做标准唯一目的是,我先有标准,我才能有符合标准的产品,来跟他们竞争。 我们认为从产业发展趋势看,将来一定是技术标准来主导产业。今天比如大家都习惯了一些文件,都会看,这个文件什么格式的?大家很关心格式,就像以前给你一块盘,你会关心说,这是5寸盘,这是第一感觉,但是现在给你一块盘,你不会关心它是几寸的了,假如这个是VCD,往VCD上一插就完了。 当你走以格式为标准的时候,举例讲,给你一张纸,你还要去辨别,这是一个复印纸,这是一个铜版纸,这是一个胶版纸,还是书版纸?这是微软牌的,还是IBM牌的?你都辨别清楚了,这是什么、什么纸,好了,这是微软牌的复印纸,我们拿微软牌的钢笔才能写。 主持人:感觉太复杂了。 王东临:那样的话,你觉得正常吗? 主持人:肯定不正常。 王东临:这是不对的,用户拿过来文件应该关心什么?不应该关心这是word文件,pxt文件。你要关心,这个文件,这是一个通知,这是一个报告,这是一个表格要填,应该关心的是这个,不应该关心它什么格式,你要关心说,这是产品通知,这是一个表,我要填表,或者这是一封信,家里边给我寄的信,我关心的是这个,而不应该关心它到底是什么格式。 UOML标准推广仍需时间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A4纸的格式,现在我们用起来已经默认A4纸的大小了,这已经成为默认的东西了。关于UOML这个标准,在国内它的认知程度怎么样,或者在国内的应用怎么样? 王东临:作为一个新的标准出来,被人认识、了解肯定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应该不会那么快。我们看到历史标准都是这样的,SEP标准大概在70年代提出来的,80年代末业界才慢慢流行起来,3G标准像CDMA,80年代就有CDMA技术,90年代以后才被认知,这个过程,有5年、10年的时间都是很正常的。所以现在,这个标准目前认知程度,还不是很高。 主持人:目前在标准的推广方面,在细化领域,书生公司有没有针对某一个领域做特别大力度的推广? 王东临:这里面可能得稍微公开一下,作为我们公司是推广产品的,作为标准组织,是负责推广标准的,这是区别。比如赛迪和工信部是一样的,有些是由工信部做的,有些是由赛迪做的。从标准推广来看,目前主要还是以标准制定为主,推广现在做的还不是很多,在电子政务和数字出版略微做一点工作,但还不是很多。 让行业“信息孤岛”不再出现 主持人:谈到UOML标准应用,我想咱们可以举个例子,比如说今年比较热的热点,比如医疗信息化,据我了解,这个产业目前有上百亿的市场,您能不能就医疗信息化产业具体谈一谈咱们标准应用的方式? 王东临:你可以想像一下,医疗信息化其实是需要长期的被各个主体有医院、政府部门、保险公司等要处理,在医院里分不同科目环节所要处理,在这么长时间经过不同的平台需要处理医疗信息,中间就会有一个数据的问题。 在医疗信息里结构化相对比较好,像数据库是比较好的,它有搜索接口标准。但是对于一些可视化的信息,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因为涉及到医患双方,还涉及到保险公司、涉及到政府部门监管,只要是给人看的,就需要可视化的文档性存在,这个时候它是否能够被处理呢?这里就有一个操作问题,通过标准实现什么? 比如A可能是门诊,B可能是心脏病软件,因为医疗每个科都分得很清楚,我不懂这个,大概是这个概念,诊断完可能会写诊断书来,C可能是药房,D是下次再看病的时候,就到了另外的口腔科,又可以继续把口腔科病历往上写,它能实现不同的软件,往同一个文档上能读、能写。 更直观的例子,比如说在电子政务、数字出版工作流里面,各个部门签报,中间每个人都用自己习惯的软件去编辑,他不用去管它是什么格式,我一支笔签一个文件,我习惯这个软件,不管什么软件,拿过来我都用这个软件能打开,都能往上写。 主持人:书生公司提到一个概念,让“信息孤岛”不再出现。 王东临:对,信息世界是被文档格式分割的。一个格式只有一个软件才能处理这个格式,你要选择这个格式,必须要用这个软件。 主持人:为了推进UOML标准,咱们在国内联合了几家软件企业,在2005年成立了UOML联盟,我想知道目前联盟成员有多少家? 王东临:大概50家。 主持人:目前联盟在国内推广标准应用做了哪些工作? 王东临:首先产品厂商开发符合标准的产品,产品大概有十几个,还有很多经销商,他们去向用户做推广。但目前还是以标准制定为主,作为一个国际标准真的是挺好神的,微软强大,要成立标准,微软都投入无数的资源去做,所以目前是以标准制定为主,标准推广少一点。 书生读吧网检索系统可找到所有电子书 主持人:谈到标准制定,肯定需要投入大量的物力人力,书生公司作为一个公司,肯定会考虑盈利问题。您当初是怎么考虑这方面的? 王东临:我们如果能够找到一个蓝海去做,这个投入就是值得的。 主持人:除了UOML标准,书生公司还有什么核心的业务? 王东临:我们做电子政务化、企业信息化、数字出版。 主持人:我了解到,书生公司同时经营读吧网,在读吧网经营理念、经营技术方面有什么独到的地方? 王东临:读吧网可以这么说,电子书网站其实有不少,但是读吧网有一个独特地方,从读吧网可以找到所有电子书。 主持人:它有一个检索系统? 王东临:我们读吧网是开放的,上读吧网检索的时候,我们书生自己有的书可以提供出来,包括竞争对手的书也提供给读者,我们认为“为读者服务是最重要的”,甚至我们不惜把我们网站上的读者引导到竞争对手网站上去,我相信,如果读者认为我们服务好的话会再来我们网站,所以如果上读吧网能够找到网上所有电子书,包括我们自己的,也包括我们竞争对手的,我们都可以毫无保留的提供给读者。 主持人:读吧网力求建立一个“网络数字图书馆”,可以这样理解吗? 王东临:它包括“数字图书馆”,但不仅仅是“数字图书馆”,因为“数字图书馆”是把现在已有的电子书把它成立起来,让大家可以传播,我们实际上成立了互动的出版社区,从创作到出版的整个过程,这里面都会提供很多丰富资源。 云计算数字图书馆应用 主持人:我了解到书生公司还要做云计算的应用,目前书生公司打算在全国各地做数字出版分布,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王东临:实际上它不仅仅是只有电子书了,有所有的电子资源,包括期刊、包括论文,你们上学写论文的时候,可能都查过这些资料。现在这种“电子图书库”的话,一般大的学校都能买上百种资源库,如果你采集资料要上各个库去找会很麻烦,我们提供了资源门户,它可以统一搜索,可以登陆到各个资源库去读全文,这是由云计算的方式提供的,是一种云服务。用户可以书生公司资源门户上,能查到所有中文、外文期刊、论文、电子书、标准、专利等等,包括视频等都能查到。 主持人:如果谈到学术资料,现在应该说国内许多高校或者图书馆他们的资料并不是对外开放的,这方面资料怎么来查阅? 王东临:我们的搜索服务,都可以做,因为我们并不会破坏版权,当你有权看全文的时候,我们可以把他引导到全文网站上去看,我们会做自动挂接,不用让你重新登陆,可以直接看,但如果你没有权看的话,我们也没办法。 主持人:国内厂商很多做电子书阅读器,但我了解到一个现象,许多这种厂商,他们网上书库往往只有几百本,甚至几十本,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王东临:因为他们主要是卖硬件为主,所以内容上的配备可能就会比较短缺一点。并不是每个公司都能建立像苹果一样的产业链,我想我们要求国内每家公司都能做得像苹果一样,有点不可能。我觉得至少大的公司,比如像汉王,我们可以作为它电子书的下载资源,如果预装,预装总是有限的,预装是厂家去买,它不可能什么书都买,只能买一批,剩下的就得你自己去下载。 主持人:读吧网现在与很多书籍方面签了约,读吧网在内容提供商合作方面,有没有可以分享的地方? 王东临:我们自己就是个大的书籍提供商,我们自己签约作者大概有几十万个作者。 主持人:在考虑到用户来阅读电子书这块,因为现在有很多不同的终端,包括有很多不同阅读软件,您是否觉得在用户、内容提供商以及运营商之间是否应该建立统一的平台或者标准来推动电子书发展? 王东临:我觉得平台更多靠市场竞争,电子商务平台是阿里巴巴去建还是商务部去建,还是其他去建?这个应该靠市场竞争,但是标准化还是需要的。 力争打造“中国制造” 主持人: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最后请王总为我们今天聊的话题做一个简单的总结。 王东临:作为我们冲击国际标准以及后面的通过符合标准产品去做国际市场的话,目前来讲,路还比较长。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起步,应该讲,我们中国的软件业以前在国际市场毫无地位,没有人知道中国软件业是什么。 我刚开始去国外考察的时候,有人会说,你们中国公司想把书卖到美国去?是很不屑、很看不起的表情,我觉得我们的局面会改变的,在今后几年内,我希望就能达到“中国制造”这样的地位,让大家知道中国不仅是大的消费市场,中国也是技术输出国,希望我们能够共同努力,使我们中国成为不仅仅是买东西的地方。 主持人:感谢王总的参与,也感谢王总给我们带来非常有价值的信息,希望网友能够持续关注UOML冲击ISO,同时,也预祝中国UOML标准能够顺利成为ISO标准。谢谢王总,谢谢各位网友。

(责任编辑:刘璨)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