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3问题制约ICT融合新能源 基站能耗高是焦点

新能源和新材料作为国家大力培育的战略型新兴产业,将对我国工业整体能耗的控制与降低发挥积极作用,同样,也将为通信行业的节能减排工作带来诸多利好。
发布时间:2010-03-29 10:21        来源:        作者:陈琛 张南
新能源和新材料作为国家大力培育的战略型新兴产业,将对我国工业整体能耗的控制与降低发挥积极作用,同样,也将为通信行业的节能减排工作带来诸多利好。

  据了解,目前,各地运营商都因地制宜地部署了太阳能光伏、风光互补等新能源节能减排设备,并且,对未来新材料在通信节能中的应用也较为期待。但不容忽视的是,现阶段,对于地方运营商而言,可用于通信行业节能减排的新能源、新材料还存在不可控、单位投入成本高、投资收益较差、行业标准缺乏等一系列问题。

  “不可控”

  “基站的‘绿色升级’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中兴通讯相关人士表示。数据显示,全国移动通信网60%以上的电能消耗来自基站,因此要实现绿色通信,节能基站的技术升级和建设成为关键,资料表明,风能和太阳能基站是目前的行业主流。

  “我们担心的是‘新能源’基站的稳定性。”广东移动网络维护部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此前,广东移动在珠海开发了“基站风光油互补系统”,为海岛基站供电探索了新模式。

  该工作人员强调各种能源的“互补”使用,他认为新能源的最大麻烦是“不可控”,“通信系统运行的‘基本点’是维持网络畅通、保证较低呼损率以及适当提高经济性。新能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种不可控性对这三个基本点都会造成危害。”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其中,经济性优先级最低。一旦前两个基本点受到危害,经济性首先会被放弃。从这个角度,新能源给运营商带来的经济效益也就不存在了。”他强调,对于需要“稳定”的运营商而言,传统能源不能放弃,“目前来看,风、光、油各占三分之一权重是比较稳妥的搭配方式。”

  关于“不放弃传统能源”,记者注意到,广东联通与中兴通讯在深圳大梅沙建立的绿色能源研究示范基站,也需要“风、光、市电”配合使用。

  “风能和太阳能发电技术本身也有瓶颈需要突破,”国家电网一位程姓工程师对记者表示,“首先,基站发电设备自身缺乏无功支持能力,此外,如果大规模使用,运营商还需要与电网协调解决远距离传输问题。这就意味着前者需要付出更多一次性投资。”

  谈及现状,该工程师说,“‘新能源’基站规模较小,大多数运营商还不需要考虑太阳能电力的传输成本。目前,它们使用的基站大多采取太阳能直接充放电模式,在规模化之前,不需要购买上网电力。”

  “这种网络布局导致每个基站都相当于一个‘微型电厂’。”该工程师表示,“从专业角度,我们并不主张运营商大规模采用该模式。这种‘微型电厂’对于满足动力用电池以及家庭用电单元有效,真正运用在‘稳定压倒一切’的通信基站效果如何,还需要观察。”

  成本高

  “节能减排的投资收益”,即节能设备的性价比,是每个地方运营商在上马一套节能减排设备首先和核心关注的问题。据了解,多数地方运营商都计划或正在利用新能源新材料开展基站、IDC机房等的节能工作。

  不过,由于节能需求以及政策利好的双重作用,受访地方运营商及厂商人士都对未来新能源新材料的节能减排应用十分期待。“我们目前采用的是新风系统,取得了有效的节能效果,对未来的相变材料等新能源新材料的节能作用比较看好。”湖北联通负责节能减排的王工程师表示。

  然而,上述王工程师提及的“相变材料”却被河南移动节能减排部门的张姓人士评价为“成本过于高昂”。

  “按照现在的新能源政策,很大一部分成本都由社会均摊。从这个角度,新能源的开发商反倒不需要花很多钱,除了购置设备和土地,”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李中博表示,“目前看来,运营商没有大规模上马‘新能源设备’,主要顾虑可能就是成本过高。”

  “如果‘减排’政策越来越严厉,运营商必然会做出巨额投入,这部分投入再加上日后的运行成本,势必会传导到社会各个领域。”

  关于“新能源”的成本,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认为,到2020年太阳能发电与火力发电的成本应该基本一致。而光伏一体化生产商英利能源公司副总经理赵志恒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太久,只争朝夕”,赵志恒认为,“未来2-3年,太阳能发电就能实现平价上网。”

  “国家能源委的成立也对能源转向起到协调作用,从国家角度统一布局有助于新能源产业迅速发展。”李中博分析,“目前看来,滇、藏、川依旧着重发展水电;对于核电,中核、中广核、国核技、中电投拥有全世界所有成熟的核电技术;风电布局不甚清晰;与ICT密切相关的太阳能产业在财政补贴的资助下‘冉冉升起’,保定就在努力打造‘中国电谷’。”

  “目前,各‘绿色基站’、‘绿色机房’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一旦太阳能等新能源实现‘平价上网’,真正的、大规模的‘绿色通信’也就顺势而生了。”诺基亚西门子通信某工程师对记者表示。

  “希望政府多出台一些新材料、新能源领域的扶持政策,这样相关产业才可能较快地发展起来,最终实现规模效应,给运营商节能减排工作降低成本、增加选择和成效。”前述河南移动张姓员工也表示。

  标准缺失

  除了不可控、成本高,目前新能源在节能减排应用中的另一个突出问题是行业标准的缺乏。据地方运营商相关人士介绍,与新能源节能应用相关的标准可以分为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国家标准普适于各个工业细分行业,目前仅有太阳能光伏、新风和光风互补等实现了较大规模应用的新能源拥有国家标准;而针对通信业的新能源节能行业标准目前还处于完全空白状态。

  多位地方运营商人士都表达了对新能源行业应用标准的期盼,并表示,在现阶段标准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运营商为节能减排设备进行采购和招标大多无据可依,只能依靠日常与厂商进行零星的技术交流,而验货时,也因为没有生产方面的相关统一标准,而无法精细地加以检验和判断。

  而事前无标准可依,也进而造成了新能源产品应用后的问题频出,“我们只能在使用了新能源系统一定时间后,才能逐渐判断出其适用性和各种问题。”河南移动张姓员工表示。

  事实上,我国通信节能的新能源应用不仅缺乏行业的普适标准,也缺乏可以帮助各地运营商因地制宜制定节能方案的相关标准。“以我们河南移动为例,基站新能源方面,我们目前应用的主要是以市电为主,以风、光为辅的解决方案,但目前既有的标准主要是侧重于以风、光供电为主的,或是完全利用风、光发电,这些标准不适合我们,我们只能自行开发企业省级标准,而这个标准的科学性如何,也只能逐步在实践中摸索。”

  多位运营商人士在受访中都反映了上述行业标准缺失的问题,并呼吁国家及时出台相关的行业标准。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更好地推进新能源基站建设,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已经开始着手制定企业级的新能源节能应用标准。上海致远等厂商透露,该标准可能涉及对新能源基站方案设计的指导性意见、风/光/市电配比原则等问题,“在这其中会重点讨论方案的成本问题,例如在怎样的地形或市电条件下,应该选择怎样的能源方式等。”

  “今年2月我们已经收到集团关于节能减排企业标准的公文,各项工作随即就会展开。”河北移动网络部一位员工表示。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