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复星郭广昌称分众最扎实 江南春已无对手

参加“两会”的郭广昌偶然得知,一家国际企业因故退出世博会企业馆的筹建,这触发了他的灵感。
发布时间:2009-09-15 15:08        来源:        作者:李卉
“他那里新奇的想法从来不断。”郭广昌的搭档梁信军这样评价他
今年年初,参加“两会”的郭广昌偶然得知,一家国际企业因故退出世博会企业馆的筹建,这触发了他的灵感。于是,他到杭州五约马云,夜会周成建等。大家一拍即合,上海世博会民营企业联合馆的想法瓜熟蒂落。郭广昌笑言:“我们集体秀一秀。”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说到复星集团时,他说:“外面对复星有很多误解,就觉得我们是风险偏好型。但我个人认为,我是一个很小心的人。” 摄影师的镁光灯打开,郭广昌双臂抱于胸前。 “这个角度很像李嘉诚。”一位工作人员在一边开玩笑。“啊?”郭广昌听闻此言,嘴巴张开,表情略显错愕。 3 年前,郭广昌和长江商学院同学马云、江南春、牛根生、朱新礼等人专门前往香港,拜会自己的偶像――李嘉诚。 现在,有评论说,郭广昌是上海滩“最像李嘉诚的人”。 “我们的确是在逆市飞扬。”郭广昌口中的“我们”,基本上覆盖了他那一帮商学院同学。当希拉里到处呼吁美国的大佬们筹钱捐款,堵住美国世博馆的财政窟窿时;郭广昌和他的同学正兴致勃勃地兴建自己的世博馆。 “筹办这个民企馆,我们倒真的‘不差钱’。”据郭广昌介绍,“基本上,这个馆是大家平分出资,不够的部分则由复星来补。”在他的身后,上海世博会中国民企联合馆模型晶莹剔透,看起来像一个“中国企业的盛世寓言”。 今年年初,经济寒冬最甚之时,复星集团开年会,郭广昌和同事们每人戴了一条猩红色围巾出场。他要给集团员工一个视觉上的抚慰:“既然经济周期不像扁桃体,可以割掉,而是像人的心脏,根本就是经济核心的一部分,那我们至少要在心态上平和一点。” 他意识到, “主动出击的机会来了”! “但机会到来时,你得早有准备,否则就是干瞪眼。”这个戴着金丝边眼镜、身形并不高大的男人,心中颇为清醒:“这次金融危机,巴菲特账上有1000 亿美金的现金,李嘉诚则有1000-2000 亿人民币的现金,而复星只有100 多亿人民币的现金,这两个级别基本反映了差距所在,我们还要努力。” 采访当日,记者乘计程车赶到复星集团商务楼下,司机很纳闷:“多年前,这不就是黄浦江边码头上的一个烂尾楼么?现在看起来也没有豪华装修过。” 办公桌上堆满巴菲特传记 站在郭广昌的办公室,举目四望,黄浦江畔风景尽收眼底。 多年前,郭广昌出手买下了这幢当时的烂尾楼,为复星集团安了家。如今,这里早已是寸土寸金,而他领导的复星国际,总资产也达到了数百亿元。 郭广昌的办公室里堆满了书,书目庞杂,既有《曾国藩全书》,也有《普拉哈拉德――企业成功定律》。“这个圈子里的企业家,每人每月都要向别人推荐一本好书。”他的秘书在一旁说。 看书荐书,对于郭广昌和他的朋友们而言,这是一件颇为正式的事情。推荐者不仅要亲自写一段恳切的书评,还要在每本书的扉页上工工整整地印上推荐者的名字。 现在,郭广昌正在翻看的是《突围》和《这个世界又热又平又挤》,推荐者分别是中国网通前CEO 田溯宁、海尔集团创始人张瑞敏。但他的秘书说, “郭广昌实在太忙,大都只看不荐。” 办公桌上摆放最多的,是各种版本的巴菲特传记,其中他啃得最多的是一本英文版的《巴菲特》。 李嘉诚的建议 郭广昌的英语基础很好。但为了更自如地听和说,他曾找了一个只会讲英语、不会讲中文的助理。“在车上的时间助理就陪我练英语。没办法,以前基础太差,发音太差。我们必须这么做,这就是我们的命,我们是一群干活儿不要命的企业家。” 这位出生于浙江东阳的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生,最看重的三个人是――李嘉诚、杰克?韦尔奇和沃伦?巴菲特。 他说,他已经不太记得在香港李嘉诚给他的全部回答了。他坐在办公桌前,挠了挠头,使劲回忆了一下道:“我去求教的问题当然是怎样管理好一家综合性的企业。” 但有两点郭广昌至今都记得很清楚:“李嘉诚的回答一是要学习,不断学习;二是一个人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保持一种新鲜感,这其实是很基本的原则。” 站在一旁的复星集团总裁助理孙军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其实,郭总回来以后,还专门把李嘉诚的答案重新梳理,并结合复星历年来的成功实践,总结出了复星自己的几条基本投资原则,比如坚持价值投资、反周期投资等等。” 去年底、今年初,郭广昌就是遵循这样的一些基本原则,收购了江南春创办的分众近30% 的股份,一跃成为分众的第一大股东。 “我们要出去结网、捕鱼” 在历次浙商大会上,只要谈到商业创新,作为会长的郭广昌都会点到“分众”。而在这个金融危机肆虐的冬天,除了看中分众,郭广昌还购入了同济堂药业,入股“老娘舅快餐连锁”。 “他那里新奇的想法从来不断,每当一件事达到一个水准可以歇口气时,他都能提出一个新的像大山一样的目标。”郭广昌的搭档梁信军这样评价他。 复星创业四人组都是复旦同学。理性辩证的郭广昌是整个企业集团的灵魂;反应快、精力充沛、善于沟通的梁信军任副董事长兼CEO,负责集团的投资和公关事务;汪群斌是总裁,主抓内部的管理优化和提升,同时分管医药业务;范伟则掌管房地产,和汪一样属于精耕细作型。如今,复星执行董事人数已经扩大到7人,增加了财务、法律以及行政人事专家。 当年,众人认同郭广昌做领头羊,也是因为“他情商高,起到了很好的整合团队的作用。他能让团队每个人畅所欲言,同时还给大家适当分权,形成很好的协作关系”。 “这个冬天,我们不仅要穿棉衣御寒,还要出去结网、捕鱼。”郭广昌说:“因为每一次大萧条之后,都会产生一批伟大的公司――1929 年大萧条后的摩根财团 ;1973 年美国经济危机后的巴菲特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韩国三星 ;2000年IT 泡沫破灭后的Google、苹果。” 所谓郭氏投资法,就是“反周期”行之。“我们要抓住资产价格暴跌的机会,加大对已上市公司尤其是海外上市公司的投资。” 在行业选择上,郭广昌几乎没有犯过致命的错误,善于先人一步逢低介入。1994 年进入房地产、医药产业,2000年涉足商业零售业,2003 年进军钢铁业、证券业,2004 年屯兵黄金产业,2007年投资矿业。2009 年,他的判断是“加大对资源类、金融类、消费类等行业的投资,适当提升轻资产在整个资产中的比重”。 郭广昌告诉周围的人,在大家都觉得很困难、都表现出“懦弱”的时候,“我们要勇敢一点”,“挺过去”。 数月前,郭广昌更是到杭州五约马云,并且深夜带着红酒去找美特斯邦威的创始人周成建:“这时候,我们就是要修建一个世博民企馆,集体秀一秀。” “企业家永远是孤独的” 和大多数通宵达旦工作的民营企业家不同,郭广昌不喜欢一天到晚呆在办公室里。到了办公室,处理完必要的事情后,他喜欢出去和各方面的人沟通交流。只有要看美股行情,他才熬一下夜。“我能省心就尽量少操心,”他笑言:“就个人能力来说,我们每个人最多打六七十分,但我们相信团队的力量。一个好的企业,就是要汇集到一批优秀的人。” 40 岁的郭广昌,“第一次为一个浙商朋友念了悼词”、“感受很深”。这事发生之后,郭广昌有时候会把浙江商会的开会地点定在华山医院里。在浙商5 周年大会庆典上,每个成员收到的礼物里都有一盒最新的护肝药。“我们要像做生意一样,把自己的身体管理好。” 郭广昌经常做一个实验,他会随便在什么地方( 如某个路口),看着随便发生的一切事情,如行人、汽车堵塞、违规、罚款等。慢慢地他发现,所有事情的道理是如此互相矛盾并且自相矛盾,而又都非常合理。他觉得,这就是哲学要追寻的“真实”。 “做企业到现在,我越来越感觉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他说:“在追求商业真理的过程中,你永远是孤独的,这个‘孤独’并不是说你不需要自己的团队,你的团队也是孤独的,总是要带着自己的船往前开。” 对话郭广昌“我喜欢有理想有作为的人” B= 外滩画报 G= 郭广昌 “我和马云他们是一拍即合” B:你当初一个人是怎样决定在如此短时间内,接下兴建上海世博会民营企业联合馆的任务的?能不能透露一些细节? G:今年年初,我在“两会”上碰到有关领导,谈到民营企业如何助力世博分享机会的时候,偶然得知一家国际企业因某种原因退出筹建企业馆,正好有个建馆机会,就一把揽了过来。我当时的想法是,中国经济和民营企业都处在转型期;世博会是一个绝佳的品牌提升机会,这件事情太值得一做了。 B:你是如何说服马云和张近东他们的?你觉得这一群人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 G:不是说服,基本上是一拍即合。当我决定做这事时,我的脑子里就立刻奔涌出一些人的名字:马云、王健林、张近东、董文标、周成建等等,我要找那些最能代表前30 年有成就的企业,也要寻找那些后30 年将有亮点的企业。这一群人,怎么说呢,都是很厉害的。像马云的阿里巴巴和周成建的美特斯邦威,他们都是做创意产业的,点子不断。比如,阿里巴巴就打算在世博会期间,从上万个网店里面,选出100 多个有特色的单店,用他们来代表未来中国新商业文明的努力方向。大家也都有一些责任感吧,而让复星牵头来整合,也是对我个人的一种信任。现在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你不要让民营企业坍台啊”。 B:你建馆的标准是什么?有没有企业想参与,而你却不认可的情况发生? G:我们第一方阵里的企业,全部都是那个行业里最好的。基本上,选定一家之后,第2、第3 家来申请,就无法通过了。目前,第一方阵的联合招展已经结束了。参与世博会的企业,热情很高,因为它们本身就是“运动员”,而不像在奥运会上,只是一个赞助商的地位。我觉得入选的这些企业都有些共性。你仔细观察, 他们都是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还在逆市飞扬的企业。 B:为什么你们能够逆市飞扬? G:这些企业都有一些共性,它们在积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不是低层次制造业,发展节奏感掌握得又特别好,该慢则慢、该快则快,而且具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像大连万达、苏宁、易居、红星美凯龙,都是典范。现在中国的企业,正是需要冲出品牌的当口。比如中国最大的饰品企业新光集团,它正在以加盟世博会民企馆为契机,确定自己品牌的本土发展战略。这和我们前30 年的情形不一样,前30 年是给一条缝,我们就钻进去;现在的商业,已经是在探索未来的方向了。 B:上海世博会民营企业联合馆的设计方案是如何定下来的,理念是什么?据说通用用了几年时间才定了他们展馆的设计图,那么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花的时间太短? G:民企馆占地6000 平方米,建筑以“细胞”为设计理念,象征众多民营企业的无限活力以及蕴藏在其内部的能量。说老实话,时间是比较紧。但我说过了,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因为民营企业家向来都干一些不是人干的活。 B:江南春他们这次参与吗? G:参加啊。这次分众和华谊都会提供自身独特的资源和渠道,参与到中国民企联合馆的参展中来,他们在各自的行业都是当仁不让的领军者。分众的网络将会全面宣传民企馆,华谊旗下的明星也会组成明星后援团全力支持世博会民企馆的推广。“巴菲特很个人英雄主义” B: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想购买分众的股权了? G:以前分众在60 美元的时候,我肯定是不感兴趣的,它再好我也不感兴趣;但是它到七八美元的时候,已经被严重低估了。当然我不会看出哪里是最低点,我没有这个本事;相对来说有投资价值在,管它是7 元、8 元还是9 元,只要有这个投资价值就可以了。我相信在市场疯狂的时候,你买的再便宜的东西也是贵的;在市场非常理性或者是超低的时候,只要在一个区间里,你买的再贵也是便宜的。我们不是去看价格一时的波动,我们是看有没有在你的投资价值区间里面。 B:你如何判断出手购买分众的时候就是最佳时间?当时有没有犹豫过? G:很多人会觉得分众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觉得你看一个企业不要在它出问题的时候,你只看问题;而它在光芒万丈的时候,又只是去看它的光芒万丈。在我看来,分众已经把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而这个时候其实是企业最扎实的时候。作为一个企业,迈过这么多坎也会更成熟,你想它该倒霉的事情都遇到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从个人来说,江南春迈过这么多坎,说明他是有战斗力的。从长远发展来说,一时得失不是最重要的;今年多做一个亿,少做一个亿,不是最重要的。以前,虽然也很风光,但是实际上不断地有很多敌人冒出来跟他打,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敌人从哪里冒出来。现在这场仗一打,我已经看不出有哪些敌人还能跟他争夺整个阵地。当然小的还有,但是大的已经没有了。在打的过程中,可能有失败,有各种得失去检讨。但依目前的状况来说,是最好的状况,基于这些判断,我们非常看好分众长期的发展。 B:在“9?11”事件之后,韦尔奇曾经大胆抓住机会买到了很多放在沙漠中的飞机,GE 因此成为当时拥有飞机最多的公司。那么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中,你买到了类似的“宝贝”了吗?在你看来,GE 和韦尔奇的魅力何在? G:GE 其实是一个股权极端分化的公司,讲到底,它的老板是不明显的。GE 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导向、技术导向的公司,另外它已经是好几代人了,所以它有个文化导向,因为它文化上已经根深蒂固了,几代人延续下来的。所以韦尔奇会讲究职业化,讲究管理团队的承接。他会讲究团队的培养,有GE 学校,文化上很强势,管理上也很强势,很职业化,这是GE 的特点。 B:巴菲特呢? G:当然不一样了。巴菲特就几个人的公司,他就讲个人的魅力,巴菲特个人的魅力;然后讲究的是以价值为中心的投资,在融资这块形成自己独特的结构,因为它有保险公司。所以目前来看他还是很个人英雄主义。而且虽然他是控股,但是又是高度授权和控股相结合的。形成这样一种结构当然又不一样。在融资上,他其实是一个保险公司,而且有很强的投资能力,而这个投资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他个人的判断力,当然还有他的团队,但是比较少数的几个人。 B:如果你遇见巴菲特,你会问他什么问题? G:(一愣)那我真的还没有想好,如果我遇见了, 我的问题自然就出来了。 B:你和很多民营企业家一起拜会过李嘉诚,你对李嘉诚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G:李嘉诚带有一定的家族性,并且跟职业经理人高度融合。他有一定的家族企业的味道,这是肯定的,但是它跟一般的家族企业不一样,因为他有很大的开放性。这很大程度上还依靠他个人的判断力、投资魅力和个人的人格魅力,并且是随着香港的崛起而崛起。在香港拿到第一桶金。 但是他跟香港的地产商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有再拓展的能力,如果他仅仅是在香港的地产界,他就不是今天的李嘉诚了。他除了投资地产,还投了港口、码头,更重要的是,他投资了3G 这一块。不是说今天李嘉诚做了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是去看他今天做这些的背后逻辑是什么?这些逻辑对你是否有用,是值得你去学习的,这是最重要的。没有一家企业能够COPY 另一家企业模式的,不可能的。 对话郭广昌“我喜欢有理想有作为的人” B= 外滩画报 G= 郭广昌 “我和马云他们是一拍即合” B:你当初一个人是怎样决定在如此短时间内,接下兴建上海世博会民营企业联合馆的任务的?能不能透露一些细节? G:今年年初,我在“两会”上碰到有关领导,谈到民营企业如何助力世博分享机会的时候,偶然得知一家国际企业因某种原因退出筹建企业馆,正好有个建馆机会,就一把揽了过来。我当时的想法是,中国经济和民营企业都处在转型期;世博会是一个绝佳的品牌提升机会,这件事情太值得一做了。 B:你是如何说服马云和张近东他们的?你觉得这一群人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 G:不是说服,基本上是一拍即合。当我决定做这事时,我的脑子里就立刻奔涌出一些人的名字:马云、王健林、张近东、董文标、周成建等等,我要找那些最能代表前30 年有成就的企业,也要寻找那些后30 年将有亮点的企业。这一群人,怎么说呢,都是很厉害的。像马云的阿里巴巴和周成建的美特斯邦威,他们都是做创意产业的,点子不断。比如,阿里巴巴就打算在世博会期间,从上万个网店里面,选出100 多个有特色的单店,用他们来代表未来中国新商业文明的努力方向。大家也都有一些责任感吧,而让复星牵头来整合,也是对我个人的一种信任。现在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你不要让民营企业坍台啊”。 B:你建馆的标准是什么?有没有企业想参与,而你却不认可的情况发生? G:我们第一方阵里的企业,全部都是那个行业里最好的。基本上,选定一家之后,第2、第3 家来申请,就无法通过了。目前,第一方阵的联合招展已经结束了。参与世博会的企业,热情很高,因为它们本身就是“运动员”,而不像在奥运会上,只是一个赞助商的地位。我觉得入选的这些企业都有些共性。你仔细观察, 他们都是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还在逆市飞扬的企业。 B:为什么你们能够逆市飞扬? G:这些企业都有一些共性,它们在积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不是低层次制造业,发展节奏感掌握得又特别好,该慢则慢、该快则快,而且具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像大连万达、苏宁、易居、红星美凯龙,都是典范。现在中国的企业,正是需要冲出品牌的当口。比如中国最大的饰品企业新光集团,它正在以加盟世博会民企馆为契机,确定自己品牌的本土发展战略。这和我们前30 年的情形不一样,前30 年是给一条缝,我们就钻进去;现在的商业,已经是在探索未来的方向了。 B:上海世博会民营企业联合馆的设计方案是如何定下来的,理念是什么?据说通用用了几年时间才定了他们展馆的设计图,那么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花的时间太短? G:民企馆占地6000 平方米,建筑以“细胞”为设计理念,象征众多民营企业的无限活力以及蕴藏在其内部的能量。说老实话,时间是比较紧。但我说过了,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因为民营企业家向来都干一些不是人干的活。 B:江南春他们这次参与吗? G:参加啊。这次分众和华谊都会提供自身独特的资源和渠道,参与到中国民企联合馆的参展中来,他们在各自的行业都是当仁不让的领军者。分众的网络将会全面宣传民企馆,华谊旗下的明星也会组成明星后援团全力支持世博会民企馆的推广。“巴菲特很个人英雄主义” B: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想购买分众的股权了? G:以前分众在60 美元的时候,我肯定是不感兴趣的,它再好我也不感兴趣;但是它到七八美元的时候,已经被严重低估了。当然我不会看出哪里是最低点,我没有这个本事;相对来说有投资价值在,管它是7 元、8 元还是9 元,只要有这个投资价值就可以了。我相信在市场疯狂的时候,你买的再便宜的东西也是贵的;在市场非常理性或者是超低的时候,只要在一个区间里,你买的再贵也是便宜的。我们不是去看价格一时的波动,我们是看有没有在你的投资价值区间里面。 B:你如何判断出手购买分众的时候就是最佳时间?当时有没有犹豫过? G:很多人会觉得分众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觉得你看一个企业不要在它出问题的时候,你只看问题;而它在光芒万丈的时候,又只是去看它的光芒万丈。在我看来,分众已经把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而这个时候其实是企业最扎实的时候。作为一个企业,迈过这么多坎也会更成熟,你想它该倒霉的事情都遇到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从个人来说,江南春迈过这么多坎,说明他是有战斗力的。从长远发展来说,一时得失不是最重要的;今年多做一个亿,少做一个亿,不是最重要的。以前,虽然也很风光,但是实际上不断地有很多敌人冒出来跟他打,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敌人从哪里冒出来。现在这场仗一打,我已经看不出有哪些敌人还能跟他争夺整个阵地。当然小的还有,但是大的已经没有了。在打的过程中,可能有失败,有各种得失去检讨。但依目前的状况来说,是最好的状况,基于这些判断,我们非常看好分众长期的发展。 B:在“9?11”事件之后,韦尔奇曾经大胆抓住机会买到了很多放在沙漠中的飞机,GE 因此成为当时拥有飞机最多的公司。那么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中,你买到了类似的“宝贝”了吗?在你看来,GE 和韦尔奇的魅力何在? G:GE 其实是一个股权极端分化的公司,讲到底,它的老板是不明显的。GE 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导向、技术导向的公司,另外它已经是好几代人了,所以它有个文化导向,因为它文化上已经根深蒂固了,几代人延续下来的。所以韦尔奇会讲究职业化,讲究管理团队的承接。他会讲究团队的培养,有GE 学校,文化上很强势,管理上也很强势,很职业化,这是GE 的特点。 B:巴菲特呢? G:当然不一样了。巴菲特就几个人的公司,他就讲个人的魅力,巴菲特个人的魅力;然后讲究的是以价值为中心的投资,在融资这块形成自己独特的结构,因为它有保险公司。所以目前来看他还是很个人英雄主义。而且虽然他是控股,但是又是高度授权和控股相结合的。形成这样一种结构当然又不一样。在融资上,他其实是一个保险公司,而且有很强的投资能力,而这个投资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他个人的判断力,当然还有他的团队,但是比较少数的几个人。 B:如果你遇见巴菲特,你会问他什么问题? G:(一愣)那我真的还没有想好,如果我遇见了, 我的问题自然就出来了。 B:你和很多民营企业家一起拜会过李嘉诚,你对李嘉诚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G:李嘉诚带有一定的家族性,并且跟职业经理人高度融合。他有一定的家族企业的味道,这是肯定的,但是它跟一般的家族企业不一样,因为他有很大的开放性。这很大程度上还依靠他个人的判断力、投资魅力和个人的人格魅力,并且是随着香港的崛起而崛起。在香港拿到第一桶金。 但是他跟香港的地产商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有再拓展的能力,如果他仅仅是在香港的地产界,他就不是今天的李嘉诚了。他除了投资地产,还投了港口、码头,更重要的是,他投资了3G 这一块。不是说今天李嘉诚做了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是去看他今天做这些的背后逻辑是什么?这些逻辑对你是否有用,是值得你去学习的,这是最重要的。没有一家企业能够COPY 另一家企业模式的,不可能的。 “我是一个很小心的人” B:郑永钢说你投资很快,他很慢,你觉得是这样吗? G:我没有做比较,所以我只能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好多人都觉得复星发展得很快,其实并不快,比如,对海南铁矿的投资,复星从关注到签署合作意向书就用了将近4 年的时间。又比如为了入股中小城市商业银行,复星已经跟踪研究了很久;从排名全国前列的中小城商行中选出了2~3 家,跟踪研究,4 年来每年都会去访问。另外,我们现在的负债率其实还可以,外面有很多误解,就觉得我们是风险偏好型,扩张、投资,但我个人认为,我是一个很小心的人。 B :你选一个企业,最看中的是什么?举个例子? G:复星选择一个企业,主要看三个指标。第一,看它所处的行业前景如何 ;第二,与同行相比,其竞争力如何;第三,要有一个好的团队。 B:收购就意味着挑选,国内的PE都有一套套“相人”法则,你们“相面”的法则是什么? G:我喜欢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呢?就是这个人勇于给自己设定高的目标,并且经常能实现;另外,他还经历过行业、个人、企业的低潮,有勇气并且曾经走出来过;再就是能复制培育团队,能勇敢地面对变革。这些,都是我想要的。有的人喜欢压成本,有的人喜欢搞创新,这都没关系。这是他的手段。你要看他本质的东西,他是有理想的,有作为的,能积极面对变革的人,我们要这种人。 B:复星在资本市场有过很多成功的投资,这些公司也为复星创造了很多利润。有关这些投资,你能给我们讲一个小故事吗? G:这么说吧,一个企业在我们手里比不在我们手里要好一些,才说明我们值得去当他的股东。我们的长处,就是为所投资企业提供服务和支持,主要是从运营、融资、投资还有人力资源等方面提升;比如说在运营方面。 除了成本之外,我们还很关注创新;像南钢,我们研发创新投入非常大。我们创造一个产品投产,投产的时间非常短,所以我们能够避开红海;这一块红海已经不能做了,我们马上就转到蓝海去了,我们的效率是比较高的。 我们也很注重引导企业关注品牌。这次我们去筹建的世博民企馆,就是觉得这真的是一个让中国企业向全世界展示自己,有希望成为世界级品牌的机会。你要花多少钱在欧美的主流媒体上打广告,才能达到这个效果?所以我觉得要去做。 还有就是复制,有很多企业会满足他的高毛利、高回报的市场,不愿意在新的市场里尝试着去复制他的能力,这是必须要去做的。华为不是在欧美之外、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去复制的话,哪有华为的今天,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B:除了分众、养猪,你还会看中哪些有趣的产业? G:选择分众,其实不是因为“有趣”。复星的每个投资行为背后,都有它的逻辑支撑。对于中国未来10―15 年的经济发展,复星有几个基本的判断和推论,这些在根本上是我们投资行为的决策依据。第一,中国是未来5 到15 年全世界范围内有形商品的主要制造国,所以资源类、能源类行业前景看好。第二,中国还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和地区之一,因为发展最快,钱的稀缺性越大,或者倒过来说钱的效率就是最高的。 在经济当中,金融是先行指标,经济好的时候,它会比经济还要好,经济不好它也是会跌的,如果你断定它是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在中国的金融板块,收益和成长会比其他地方快很多。第三,中国大多数行业需要整合,提高集中度。因此领先企业面临并购成长的大好机会,并可以享受并购成长的溢价。第四,中国的内需市场未来15 年会比前15 年增长快得多。由此可以推论,随着中国内需市场的崛起,金融、医药、新媒体等行业会有大发展,有品牌的消费品会有灿烂未来。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