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被疑盗游戏币 网络代练公司员工命垂一线

该公司一名员工因被怀疑盗窃了公司的游戏币,而被公司负责人及主管叫进一房间“谈话调查”。
发布时间:2009-07-01 14:35        来源:        作者:中国新闻网
杭州一家主业为游戏代练的软件公司最近发生一起“躲猫猫”事件。该公司一名员工因被怀疑盗窃了公司的游戏币,而被公司负责人及主管叫进一房间“谈话调查”。半个多小时后,这名员工被其他同事发现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经医院极力抢救,这名员工事发13天后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而“谈话调查”的这半个小时时间里,房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界至今无人清楚。至记者发稿时,杭州警方仍称案件正在调查,不便向外界透露。 公司办公地点在民房 这家软件公司名叫“康德软件公司”。该名员工名叫安陆,安陆是贵州人,2007年7月毕业于西安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今年4月份,他进入这家公司上班。这家软件公司是安陆在杭州一家职介所介绍的,公司招的是游戏代练,当时同安陆一起进入这家公司的还有同事赵斌。 “招聘广告上没写公司名称,只有地址,我们就顺着地址找了过去。”同安陆一起进入该公司的赵斌回忆说:“该公司办公地点为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塘河村长桥路27号,是一栋三层民宅,也没有公司名称,卷闸门拉得严严的。原先一、二楼是工作的地方,三楼是员工宿舍。” 后来,他们才知道这家软件公司名叫“康德软件公司”。 安陆的姐姐安芳在贵州当教师。据安芳向中新网记者回忆说,“5月底弟弟打电话给我说,新工作包吃包住,就是觉有点不够睡。他还说他不想干了。我那时还跟他开玩笑说你不干了让我去干吧,比我一个月600块多多了。他说这里其实挺乱的,你干不来的。” 其实,安陆与赵斌6月11日就已经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书,但按照该公司的规定,必须再工作十日才能拿到当月的工资。 事发过程目前外界无人清楚 6月17日上午8点,包括安陆在内的4名员工被公司负责人和公司主管一一单独叫进楼上一间房间“谈话调查”。因为公司怀疑他们盗窃公司游戏币。 半个小时后,其他同事发现安陆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上午8点50分,安陆被送到杭州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当时医生就诊断安陆瞳孔放大,生命垂危,很可能有生命危险。“送安陆的几个人听到后,有一个人马上就跑了,他很可能是打了安陆的人。这是后来医生和我说的。”安芳告诉中新网记者。 目前,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三墩派出所已对此立案调查此案。但中新网记者在调查此事时,杭州警方仍称此事还没什么进展,所以不方便透露。至于康德软件公司的相关当事人已经有人被警方控制,至于相关当事人的调查笔录,警方未向媒体透露。 所以,当时安陆被“谈话调查”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前外界尚无人清楚。但包括安陆家属在内,大都怀疑是:安陆被“谈话调查”时,被暴打。 病情最好也是成为植物人 安陆的家属赶到杭州时,杭州浙江省立同德医院的医生告诉他们:“安陆的最好的结果也是植物人。” 主治医生的话让安陆家人痛不欲生。 经10多天的抢救,安陆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6月26日,安芳曾告诉中新网记者:她弟弟的命有可能保不住了。“潜伏期是15天,要再过5天才能知道最后结果。” 今天,中新网记者得知,安陆仍在昏迷当中,而且病情很不稳定。 “即使抢救过来了,他最好的结果也是植物人;那样的话,如何让他爸爸去面对高额的医药费,还有,他全家以后的生活。”安陆的叔叔安叔向中新网记者表示。 事实上,该公司出现殴打员工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赵斌透露,在今年5月底时,公司因怀疑10多名员工偷游戏币,将其中一名员工暴打一顿后将其赶走。 “私设公堂,刑讯逼供,经常殴打员工。这个公司也太黑暗了。”安叔对中新网记者说。 游戏代练:行走在法律的边缘 据中新网记者了解,网络代练公司是近年来迅速兴起的一种经济组织。它雇用人员参与网络游戏,进行打币或打装备等虚拟财物的生产,然后售出换取现实货币。安陆从事的职业就是网络代练,代练的游戏是近来最为热门的《永恒之塔》。 目前我国代练公司分布很广,往往有网吧的城市就有代练公司,初步估计从业人员总数有几十万,并长期处于地下状态。代练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紧盯屏幕,高频率、持续地敲击键盘,打网络游戏。 而目前,我国对游戏代练这个新兴的行业还没有定性,2002年修订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并没有“网游代练”这一类。但实际上,在武汉、无锡等地,一些以“网游代练”为主营业务的网络公司,却申领到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明确列有“网游代练”项目。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网络代练就一直饱受争议,一些人认为应该对其实行合法化,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网游代练合法将破坏虚拟世界的秩序,应予以取缔。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表示,网络代练的从业人员往往是在校大学生或青少年,他们长时间的工作以身体健康为代价,政府应当给予坚决取缔。 在一些地方,当地政府将“网游代练”作为一种新型文化产业,有的发给了营业执照,以促进就业。周洪宇表示,这些代练员在该学习、该发育的时候,除了游戏的玩法外学不到什么实用技能。代练公司就像榨汁机,招一批人进来,榨干后丢掉不管。代练公司吸引的员工越多,对就业反而越危险。 周洪宇认为,如果代练公司合法化,无疑是饮鸩止渴。它不仅不能提供真正的就业机会,反而会摧残青少年和大学生的身体,制造就业困局。政府有关部门应该明确代练公司为非法经营,坚决取缔,这样才是对孩子负责,对社会负责。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