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网络顶起的民意表达"分水岭年"(图)

谈到民意的时候往往有所谓“网民如是说”的句式出现,其频率之高是前所未有的。
发布时间:2008-12-31 08:45        来源:        作者:东方早报
五岳散人 知名网友
在计算机领域里有个说法叫做“分水岭日”,是指从那一天开始,世界上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超过了全体人类的计算能力之总和。这个日子大概在二十多年前已经到来了,从那一天开始,我们的社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在社会学研究的领域中,也有一个所谓“20%”的分水岭。一般来说,当整体的某一部分意见超过20%的时候,这部分比重就值得重视,并且很可能这部分比重的意见或者人群将改变社会的构成。甚至这个近乎于经验的数字可以引申到消费的领域:某商品降价幅度不超过20%,对于消费者购买欲望的吸引就与不降价没有特别大的区别。说个有些开玩笑的话,美国黑人人口比例超过了20%,现在都有个黑人总统了。

  今年中国的网民数量已经超过2亿人,相对于中国大陆的总人口,看上去没有超过这个20%的门槛。但如果我们分析一下人口的构成就会发现,去除对社会生活影响不大、消费能力与教育程度有限的人群之后,这两亿人就是社会的中坚力量。这种爆发式的增长,已经超过了这个门槛,从而形成了对于社会的巨大影响。2008年,经过了从2000年开始的增长之后,终于成为具有标志性的“分水岭年”,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说,成为中国民意的分水岭年。我注意到今年的新闻中,谈到民意的时候往往有所谓“网民如是说”的句式出现,其频率之高是前所未有的。

  网络民意是如何改变着这个社会?今年以来,具有公众传播性质的事件,往往是从网络开始发端。不论是迁延至今还没有最后尘埃落定的周老虎事件,还是地震中的“范跑跑”事件,甚至那位被人肉搜索搜出的满嘴“你们算个屁”的林局长、南京抽天价烟的周局长,都表现出网络民意所具有的力量。

  在2008年之前,网络与现实的互动往往遵循着平媒或者电视发轫、网络开始热炒发酵,然后回到平媒形成更大的讨论,最终影响到现实政策或者事件这样一种路径。从2007年年底开始,这个趋势已经悄然产生了变化,往往是从网络开始发端然后再上到平媒取得合法的报道资格,网络与平媒、电视并行不悖地发挥着舆论的作用。从互动到并重,现在的网络民意已经成为一种沛莫能当的力量,有了自己传播与发展的平台和规律。

  网络民意的发展,除了网络这种技术本身提供了一个低成本传播的平台之外,更多的意义体现在整体社会的变迁上。

  我们知道,虽然平台已经搭就,如果没有内容的支持,平台也只是一个平台。而这些年来,不得不说我们的教育虽然被很多人所诟病,但确实使教育普及到了每个人;即使某些教育陈腐不堪,只要是现实社会这盆冷水浇头,总会让很多人清醒起来。低成本的传播平台加上教育所具有的基本知识,使我们这个社会不再是一个“沉默的大多数”之社会,而是变成了一个民众具有说话能力与说话欲望的社会。

  或许有人会说,网络民意不成熟,甚至过于粗糙,更多的是一种情绪的发泄。这些问题确实都存在着,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与多年形成的主流价值观并不相同。我们可以看到,固然有人肉搜索搜出猥亵女童的局长,也有人肉搜索搜出无辜人士的隐私;有开始对于范跑跑相对平和的讨论,也有后来大范围的民意转向;有支持微软的黑屏行动,也有山寨文化的勃然而兴。

  这些被正统学者、专家所批判的东西,恰恰正是一个能正常表达的社会所具有的――请注意,那些东西不是“趋向”正常的社会才有的,而本身就是正常社会的表达。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网络的空间近于无限广大,并且网络本身具有记忆,即使尚有各种管制,在无限的空间中依然可以表现出正常社会才具有的话语形态。

  我们这里的学者、专家们如此说,是因为除了网络的民意表达颠覆了他们传统意义上的意见领袖与传道人的社会地位外,更多是因为在现实生活里,还没有国人真正体会过多元并存的生活。即使很多人从理论上知道有这种情况存在,也并不能适应这种日子。

  有时候我总是在想,即使网络的民意粗糙、不系统、不完整,甚至有时候是没有多少理性的,但从大的方向来说,汇聚的依然是一种健康的力量。从这些标志性的事件中,依然可以读出我们这个社会新价值取向的展现,以及远远高于现实生活的追求与向往。如果说对一个在比特之海里生活的人来说,这个2008年有什么值得我们记住的话,我想我会记住,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所未有的一个年份,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分水岭年。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年头是老百姓能够这么表达自己意见的,仅此就值得纪念。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