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中消协呼吁取消手机月租费 价格听证引热议

用户渴望进一步降低电信资费的声音再次响起。日前,在北京一个推动电信资费改革的论坛上,中消协呼吁,应通过价格听证来帮助电信资费调整。对此,有电信专家认为,短期内基础语音资费标准可用听证会方式进行,但由于电信资费构成复杂,大部分资费不可能通过听
发布时间:2007-08-30 09:13        来源:        作者:潘敬文
用户渴望进一步降低电信资费的声音再次响起。日前,在北京一个推动电信资费改革的论坛上,中消协呼吁,应通过价格听证来帮助电信资费调整。对此,有电信专家认为,短期内基础语音资费标准可用听证会方式进行,但由于电信资费构成复杂,大部分资费不可能通过听证会进行调整。 中消协呼吁听证会定价 近日,中消协联合中国法学会召开推动电信资费改革论坛,论坛上中消协呼吁,通过价格听证来合理调整电信资费。与会的北京市消协会长王建华建议,应降低资费标准、取消手机月租费和双向收费、取消各种套餐、取消手机国内漫游费、实行同网同价。而中消协副秘书长武高汉也说,话费计算方式不合理、短信服务收费不透明等,是消费者投诉反映的热点问题。 这一建议引起了争议。广东省电信用户委员会委员、广州经纶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蔡海宁认为,听证会只是推动电信资费下调的一种办法,实际上,资费很多时候未必适用于听证会。蔡海宁认为,听证会一般针对铁路、水、电等公用垄断事业,但电信业已逐步市场化,运营商之间竞争激烈,甚至“恶性竞争”,因此未必适用于听证会。 “只有跟民生密切相关的水电等公用事业才使用听证。”著名电信专家陈金桥认为,随着电信产业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听证会在通信业用得上的地方已越来越少。 而著名电信观察家项立刚也认为,听证会一般针对只有一个经营主体的公共事业,如水和电,“但很明显,电信运营商有竞争,每个城市至少有两个电信运营商在竞争。” 基础语音业务或可听证 项立刚认为,电信资费价格非常复杂,语音业务使用时长、增值业务则使用流量作标准,不可能用听证会的方式解决。不过,项立刚认为,短期内基础语音资费还是可以使用听证会的方式进行。 在陈金桥看来,听证会程序烦琐、缓慢,不适应调整越来越迅速的电信资费变化。他认为,将来应进一步推动市场定价,而非政府定价。“政府定价很多时候是对价格的扭曲,已被证明是没有经济效率的定价方式。” 有电信专家认为,目前电信资费的调整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项立刚说,目前并不是运营商不愿意降价,而是“强势运营商一旦进一步调低价格,将拖死弱势运营商,最终导致真正垄断。”项立刚认为,产生几个运营商的初衷是让资费通过市场竞争自动调节,如果引入听证会,与市场经济的初衷矛盾。 万方咨询研究总监付亮认为,电信资费大幅下降正在进行中,信产部也明确要求简化套餐,相信老百姓也会享受到越来越低的资费。(责任编辑:贺晨笛)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