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以自由软件为生

以自由软件为生

发布时间:2006-08-16 03:21        来源:        作者:
========================
翻译声明:
1。原文
2。几周之前看到,觉得比较有趣,正好这个假期有点时间,所以尝试翻译了一下,因为比较仓促(一个多小时),所以有几处不太有把握,但整体上还是忠实与原文的。
3。几个有问题的地方
a。有关dot com
b。“人们担心一旦我们的顾客很多,他们就得慢慢等待我们有时间为其培训”
c。有关GPL协议和律师部分。
因为不太影响全局,所以也就不细究了,有兴趣的可以参考原文,欢迎指正
========================


以自由软件为生
by Steven M. Rubin
Static Free Software公司
翻译:Zhang Hui(ID: Forestsong or Forestsong78)


35年前,当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时,我就开始玩电脑。我一玩就是35年。35年中,我成为科学博士,做了很多工作,如系统管理员,研究员,教授,作家,企业家,当然,更多的还是作为程序员。对于电脑,我最喜欢的就是我可以为他人创建有用的程序。关于自由软件的想法对我来说总是自然而然的。

现在,自由软件就是我的职业。20年前,我写了一个GNU软件-Electric,现在我为它全职工作。在最近的三年里,我通过咨询,培训以及销售一些与此系统相关的产品而挣了比以前更多的钱。我是如此繁忙,以至于并没有为dot com的热潮所吸引。并且,要求我咨询服务的公司(Sun,Intel等)同意我可以拥有那些他们付费的程序改进,并将其投入GNU社区。

这一切是怎么来得?下面就是我的故事

Electirc, 1982
故事开始于1982年,当时,我工作位于Alto,加利福尼亚的仙童(Fairchild)人工智能实验室。当我们为芯片制造工作时,自然的就研究起CAD,也就是计算机辅助设计的想。与此同时,Mead和Conway合著的著名教科书“对VLSI系统的介绍”出版了。因为这本书,集成电路设计不再是一门神秘的手艺,它开始为大众所认识了。在使用过另外两个CAD系统后,我决定自己写一个,于是就有了Electric。即使以今天的标准衡量,这个系统仍然拥有使其功能强大的聪明的想法。很快,我们实验室的每个人都用它来设计芯片。


仙童公司,当时还是Schlumberger下属公司,现在已经是一个拥有很多子公司的大公司。其中一个子公司是Application(应用程序公司),它设计CAD系统。当我们把Electric展示给Application公司的职员看时,他们称他们已经知道所有相关的想法,所以他们对此毫无兴趣。

这使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可以就此向实验室的领导进言,把这个毫无价值的CAD系统展示给其他人。于是,实验室开始将Electric的源代码分发给大学和其他一些非赢利性组织(以Bell实验室UNIX风格授权)。几年后,它被广泛的使用。例如,加拿大和新西兰在它们国家建立机构以支持在其国家内部的学校使用Electric。

离开实验室
之后,我离开实验室转而为Schlumberger工作,于是,他们就拥有了我的这套系统,而我,也停止了在Electric上的工作。或许我这样想。一天一个叫Brian Gardiner的人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他从Schlumberger购买了Electric的所有权。他已经建立一个名叫Electric Editor的公司并且需要我的帮助。

之后的十年,Electric Editor公司一直挣扎在生存的边沿。那段日子中,Brian在很多年都没有从中获得什么收入。起初,系统定价很低(因为它已经被开发出来而且可以使用)。但是人们因为这个值得怀疑的低价而不敢购买它。于是Brian提高它的售价以使其更有竞争力。但是,顾客很快又有另一个理由不购买它:我们的公司太小了。复杂的CAD系统需要很多的培训,人们担心一旦我们的顾客很多,他们就得慢慢等待我们有时间为其培训。

这真是进退维谷!在商业上,Electric唯一值得称道之处是它是一个提供“针对客户的解决方案”的CAD系统。很少有大型的软件开发项目考虑哪些在主流之外的顾客。Electric能很容易根据顾客的特殊需求进行剪裁。

但仅有这个还不够,Electric Editor公司决定关张。也就在那时,我才能说服他们将Electric作为GNU软件。这是一个垂死的公司最后的挣扎吗?不,这是一个能够立刻解决Editor公司所有问题的绝妙方法。

终于自由
使用Electric的两个反面因素是价格和公司的稳定性。作为所有著名的自由软件的集合中的一个,这两个问题都能解决。低价不在那么令人怀疑,因为每个人知道并且理解“自由软件模型”。并且,人们觉得GNU社区至少和现存的任何一个公司一样稳定。

我从老公司买回了Electric的所有权并成立了一个新公司:Static Free Software(www.staticfreesoft.com)。我的新公司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产品:一个质量你可以信任,价格你可以负担的CAD系统。

但是它又为我带来什么呢?首先,很高兴能看到人们在使用我的软件,现在,我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大学教授用Electric上课,很多个人爱好者在家用它来设计芯片,大公司的工程师评估并使用它。我现在的业务不大但是很充实,我在网上销售用以支持Electric使用的程序,文档和CD。

但是,真正的收入来源于当大公司需要Electric,它们付钱给我,从我这里获得支持。在最近三年中,我一直为Sun Microsystems做咨询工作。在此期间,我也为Intel和其他一些小一些的公司做项目。自由软件的支持工作已经变成一项时兴的个人产业。我可以坐在家中将软件上载到网上,世界另一端的顾客通过电线给我的帐户中汇入报酬。

保持免费
大家都知道典型的工作模式:当你为某人工作时,他拥有你的灵魂。当一个公司给我酬劳,让我开发Electric时,他们拥有那些改进的所有权。但是,多谢GNU,世道变了。因为按照GPL协议,对Electric的任何修改都要引起重新发布,大多数公司认为这会带来潜在的费用。所以,这个公司的律师一般都会把这些所有权给我。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着要去满足GPL协议中的条款。

这些公司的律师憎恨GPL协议还有如下的因素:它的“虚拟”本质。即使是只用了Electric的代码中一个子程序,那么整个产品都将受到影响,必须变成自由软件(这不是我的分析,我不止一次的从公司律师那里听到这样的论述)。任何一个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产品,从我这里购买“商业授权”可以绕过GPL协议而获得更多的对产品分发的控制。但是我仍然能从这些商业授权中得到保证以拥有那些对产品改进,以及Bug修正从而使其仍然保持免费。从采用这个协议到现在的17个月中,没有任何一项我的工作受到任何限制,所有一切仍然属于GNU。

于是,我每天都为Electric工作,并仍然喜爱它。我不必辛苦的工作:每周有25个小时是带薪工作,外加每天早晨给Electric迷的回信时间。没有老板可以砍掉我的项目,而且永远也不缺工作。我甚至有世界各地的同事,他们贡献代码,帮我创建软件的每个部分。如果没有GNU,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关于作者
Steven M. Rubin是Electric VLSI设计系统的作者,也是CAD工具教科书“计算机辅助的VLSI设计”的作者。他在卡耐基.美隆大学得到学位,在Bell实验室,Schlumberger公司,Apple公司从事研究。他的专业方向是面向视觉的计算,他的研究横跨计算机视觉,图形和CAD。Steve也是Severe Tire Damage乐队的领唱。Sever Tire Damage是第一个通过Internet实时演出的乐队。



关于译者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张辉 2003
本文可原封不动的拷贝和自由地再发行,但在拷贝和再发行的拷贝中必须
原封不动地含有这段版权声明。
http://forestsong.blogone.net

==========================

(出处:http://www.free-soft.org/FSM/english/issue03/paybills.html)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