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让芬兰告诉你,什么是真正产学研结合

让芬兰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产学研结合
发布时间:2006-07-06 08:11        来源:        作者:莫书莹
遥远的芬兰,离我们却如此之近。去年中国内地销售的3.03亿部手机中,芬兰的诺基亚品牌就有7840万部,约占25.8%。诺基亚是芬兰知识经济的旗帜。《经济学家》杂志曾说,芬兰经济的现状好比是“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现在这个篮子看上去还是牢固的,但不能保证将来有鸡飞蛋打的一天。对此,芬兰经济学界权威考克曼的回答是:即使诺基亚有一天轰然倒塌,优秀的人力资源依然将继续服务于芬兰的高科技信息通讯产业。而在最新出版的世行《2006年芬兰经济调查报告》中,世行副行长傅兰妮女士盛赞芬兰:“过去十多年中的产业转型和社会发展成果,为其他国家提供了良好的借鉴”。事实上,有专家认为,像芬兰这样的小国,要在世界范围保持强大的竞争力,唯一的手段就是专注于少数几个具有高竞争性的行业。正如芬兰外贸部长保拉・莱赫托迈基(PaulaLehtomaki)所言:“芬兰不需要全世界,我们只要属于我们的那部分。”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在《2006年国际竞争力报告》中,将芬兰的产学研结合成效评为世界第一。密切的产学研结合,使芬兰打造了世界上最有效率的国家创新体系。 “在我看来,芬兰最大的竞争力来源于科研和教育。作为一个小国,在经济上要求发展,必须有弹性地适应国际变化,适应市场需求。这就要通过政府、大学、科研机构和公司之间的精诚合作。”芬兰外贸部长保拉・莱赫托迈基如是说。独特的国家创新系统 作为世界上首个将国家创新系统(Finnish Innovative System)概念用于建立本国科技创新产业政策框架的国家,芬兰的科技创新经济,在经历波折后才逐步走向成功。直到上世纪80年代,芬兰经济仍然绝大部分依靠传统制造业。 1987年,芬兰成立国家科技政策理事会,表明了政府要加速科技与产业结合的决心。理事会由芬兰总理亲自任主席,贸工部长、教育科学部长、财政部长等内阁重要成员,以及劳工工会主席、诺基亚等大公司的总裁,外加十位专家,都是理事会成员。理事会每年要召开4次例会讨论重大科技政策问题。 该理事会于1990年在其政策述评中首次引入了国家创新系统概念,并在其后不断进行修改和完善。 在芬兰国家创新系统建设中,重点是创新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大学、科研机构、企业实验室和技术开发中心,也包括科技园区和其他创新支持服务机构等。这和其他国家的做法似乎没有大的差别。但芬兰支持创新的机构却有其独到之处。芬兰政府通过对学校、科研机构和企业产业链进行全面的经济支持,获得了对产业的充分调控权。政府鼓励产学研高度结合,同时鼓励各机构在科研和商业战略发展中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中国驻芬兰原技术参赞谢高峰向《第一财经日报》介绍,芬兰国家创新系统完全建立在一个高效、服务型的政府之上。 芬兰国家科技政策理事会作为该体系的最高单位,主要负责高科技产业的政策制定。隶属于芬兰贸工部的国家技术局(TEKES)在该体系中扮演执行者和协调者的重要角色,是各科技发展项目的“赞助人”,政府每年有30%的研发经费靠这个部门拨出。此外,直属芬兰国会的国家开发基金(SITRA)、芬兰教育部下属的芬兰科学院(AcademyofFinland),帮助各高科技企业、科研机构进行融资贷款。 作为高科技产业的大投资方,政府却绝对不会对产业发展进行过度干预。谢高峰说,芬兰政府仅负责政策制定和提供良好的外部条件,比如基础设施、教育、投资等,具体的实施过程,完全下放到具体单位,由它们进行协调、跟踪、 审计和调查。 他说,芬兰各地都会利用各自特点确定重点发展行业。于是,政府会在当地找一家具有代表性的公司,对其进行拨款,由其进行该行业发展的规划。基于芬兰社会建立的诚信体系,受政府委托的公司会感觉到荣耀,所以基本不会出现以此谋私的事情。当然,严密的审计监督也从未缺位。 在芬兰,要获得国家技术局的资助,竞争激烈。 世界领先的气象勘测系统制造商Vaisala公司代表指出,每年要争取来自政府财政支助的不仅包括企业,还有各研究机构、大学等,而与诺基亚这样的大型企业相比,小公司的确会在竞争中受到一定影响。 以Vaisala为例,一个新的研发项目要想获得像国家技术局这样的专门政府部门的资金,必须经过一道道详细审核过程。公司先要提交项目的详细设计计划,政府对此进行审批后,公司才可能获得整个项目或项目中某一项技术的资金支持。此外,政府的拨款分批进行。公司需要在研发过程中就研究的每个步骤,向政府提交技术和经济两份报告供评估,才可能陆续获得余下的资金。资金渠道和研-产“中间人” 世行报告指出,目前芬兰每年在科研上的投资,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3.5%,是经合组织成员中的第二高;在此方面的投资数量处全球第三,仅次于瑞典和以色列。 除了上面提到的国家科技局这个“大赞助人”,芬兰的研发资金还通过以下渠道发放:其中,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商品化,由SITRA的资金支持;而 Academy of Finland 则专注于对基础研发工作进行投资。此外,政府还参股其他风险基金,并鼓励私人企业的投入。总之,在芬兰的创新过程中,每个阶段都能得到较为充足的资金支持,不存在“真空”和“断档”。 除为高科技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外,芬兰政府还建立了北欧地区最大的综合研究机构――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VTT)。目前,芬兰科技创新产业链中,基础研究主要依靠大学和科研机构,公司负责进行产品生产,而VTT则扮演连接两者的中间人角色,进行项目应用研究。 该中心建立于1942年,作为该国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除自身接受委托进行新技术的开发工作外,主要工作还包括与其他学术机构和企业签署合作开发合同,为后者提供专业咨询、项目测试、认证等服务。凭借强大的科研实力,VTT帮助合作对象提高技术研发的竞争力,同时也负责把新技术转变为产品,并分享收益。 根据相关调查,所有与VTT进行合作的公司都表示,合作使自身的专业、技术得到了提高,其中60%认为VTT帮他们提高了竞争力,84%的合作者已经或在未来三年内可通过与VTT合作的项目获利。 根据芬兰本国产业分布情况,该中心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数字信息系统、能源和纸业、建筑业和通讯业等7项。该中心董事会成员既包括芬兰政府的代表,也有来自诺基亚这样的商界精英。 最近,VTT董事会提出了“创新管理”(innovation management)的概念。董事会成员认为,像芬兰这样的国家,在控制生产成本上不具有优势,所以不妨另辟蹊径,更专注于提高科技创新实力。 董事会还认为,一个成熟的创新体系,必须具有洞悉世界潮流、随时把握机遇的能力。一个新概念的提出,必须先经过缜密的测试和调研。如果测试结果是积极的,接下来要做的才是细致的策划和设计,以助打入市场。 在上述整个过程中需要多方参与,就需要所谓的“创新管理”予以协调和统筹安排。传统企业通常会在技术研发和质量管理上投入巨大精力,而相对缺少对新概念和技术前瞻性,其结果经常是投入巨大、产出较小,而“创新管理”将帮助改变这一局面。VTT正是这样一个帮助进行“创新管理”的机构。 而作为一个国家级的科研中心,VTT本身走的也完全是商业化路线。目前,该中心依靠每年约2.3亿欧元的运营收入维持收支平衡。其中,政府财政支持为7800万欧元,仅占总收入的35%。其余大部分来自于与其他机构、公司进行合作的收益,而这些商业合作同样是通过“竞争上岗”。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