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盘点中国互联网:价值体现得缘于模式之变

2004年,中国经济正处于全方位协调增长的转型时期。
发布时间:2004-11-24 15:48        来源:        作者:北京青年报
2004年,中国经济正处于全方位协调增长的转型时期。这一年,发生了许多重要的事件,诞生了一系列经济软着陆的漂亮数字,暴露了种种从高速增长到理性增长的现实问题。在这种宏观背景下,我们的行业、企业和企业家都发生了什么和做了些什么尤为值得关注。 由本报及英才杂志、新浪网、凤凰卫视、中国管理宣传主流媒体联盟共同推选的2004年“双十”人物(十位聚人气企业家、十位具价值经理人)将于12月3日正式产生。在这里我们仅以这组年终专稿表达对他们在“转型经济下的变革管理”的一种关注。 2004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IT业中的哪些事情最吸引我们的目光呢? 被媒体最大限度地传播的盛大神话吸引了所有互联网人的目光,一个个带有武侠情缘的网络游戏产品正在被写入风险投资项目计划书,几乎不会有人否认网游已经成为当前互联网业的最大亮点。尽管对网游热的怀疑不时冒出,但这股热潮到现在毫无退却的迹象。 逐利而生的资本是资本市场上最好的裁判,与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10年相比,网游在第二个10年伊始成为红得发紫的互联网赚钱明星。当然不能忘记的是,2004年互联网业的明星还有很多,包括即时通讯、短信增值业务、电子商务等等。 一个盈利故事瞬即引爆一个产业的蓬勃而出,这种只有在19世纪至20世纪上半叶一再上演的情景,到了21世纪,只有在网络业上市,才能一次又一次地看到。 盈利神话引导网络人及其数以亿计的风投美元走出漫长的迷茫道路,找到价值实现的所在,找到一个个成熟的运作模式。 网游走红靠的是什么 2004年5月13日,盛大网络成功在美国NASDAQ市场上市,一次融资超过1.5亿美元,网游的神话由此达到高峰。 获得巨额融资的盛大稍后展开了收购行动,先是在7月30日宣布以现金方式参股上海浩方在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接着在8月2日,盛大又宣布完成对游戏网站杭州边锋的收购。 盛大的上市与收购令中国网游企业心动不已,上个月传出消息说,国内另外两家网络企业第九城市和金山软件也计划赴海外上市。 网游之热让IT精英们兴奋,令人想不到的是,连荣智健、鲁冠球一干富豪也奋勇投入,与盛大等不同的是,富豪并不需要等待风险投资或是上市筹资,他们行动之快捷、投资规模之大超出业界想象。 时至岁尾,市场上仍然不断传出网游大片推出的消息,仍然不断有风险投资家出现在北京、上海的咖啡吧里大谈网游。 当一群群少年在网吧里酣畅淋漓地尽情于网络游戏之中的时候,一个虚拟世界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快乐,同时也为网络业创下了巨大的产值,这些都被学者们称为是一种极为典型的“虚拟经济”。 网络游戏为互联网产业找到了一个金矿!自互联网在中国登陆那天起,它就变成了一个信息交流的平台,变成了一个营造社区的地方,但那些一直为它大把烧钱的投资者却一直得不到多少回报。 网游的出现,让这种尴尬的局面得以改变,它不仅可以有社区,有交流,更重要的是,它还能为经营者赚回大桶真金白银。 “更确切地说,网游的实质是给网民提供一个更佳的交流平台,一个更有意思的社区。”一位市场人士认为这才是网游的生命力所在。 受到追捧的网游让陈天桥一炮走红,而这样的故事反过来又令业界开始追风而上,一个让网游越来越热的循环由此而生,这个循环到2004年爬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点。 三块金砖共演模式之变 陈天桥和他的盛大是耀眼的,但他只能算是2004年中国互联网业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这是因为除陈天桥之外,马化腾与他的腾讯QQ,康健和他的海虹医药电子商务,杨镭与他的掌上灵通,梁建章与他的携程,甚至包括雷军和卓越,都写下了新的财富故事,他们同陈天桥一起照亮了2004中国互联网的星空。 “每人出一块钱,全国就是13亿。”在腾讯,在灵通网,这句话变成了真实的故事,且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2004年6月7日,腾讯正式向海外投资者发售4.2亿股股票,腾讯公布的招股价在每股港币2.77元至3.70元之间,这一消息在中国互联网界引起了巨大震动,随后腾讯也未辜负众望,一举在资本市场上融得2亿多美元现金。 而就在更早些时候,依赖短信增值业务的掌上灵通网和TOMOnline也先后成功在NASDAQ登陆。 短信增值服务、即时通讯和网游被业内称为是当下互联网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三块金砖。 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网站在2004年的某一天突然发现,他们的短信服务收入已经超过了在线广告,而更令人关心的一个数字是,三大门户网站收入的组成部分中50%以上来自无线增值业务。 与短信相比,即时通讯市场就更为典型,马化腾的QQ起初只是一个聊天工具,但当它变成一个即时通讯平台后,它的盈利点来了,这一点恐怕当初连马化腾也未想到。 短信、即时通讯、网游,运营这些业务的网站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它们都为信息的交流与传播带来了一个平台。几乎可以断言,马化腾们是在不知不觉中寻找到这些盈利之路,而这些重要的发现又引发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模式之变。 网络经济仍是眼球经济 抱不上金砖,也要分上一口蛋糕,毕竟这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正是因为抱有这样一种心态,与前两年相比,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2004年变得较为活跃。 一时拼盛大不过,从而决定避其锋芒的海虹在10月间携手美国医药电子商务巨头,将主战场转向增长快速的医药电子商务市场,预计今年将有接近80亿元的药品采购在海虹的医药电子商务平台上完成。 日子好过的还有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网,它为非典过后发生了超级反弹的中国旅游市场提供了一个方便的信息服务平台,它自然也从中大大获利。 中国的互联网变得越来越实际,想拿到风险投资,你就必须给出一个成熟的商业盈利模式。 有人说,2004年新一轮的互联网热潮与上一轮的最大区别是这一轮投资从简单的眼球经济变成了生意成长性的投资。 但一年来的互联网发展证明这种观点显得有些简单化,事实正在证明,在盈利模式驱动互联网产业前进的过程中,眼球经济概念丝毫没有弱化,反而变得更加重要。 无论是盛大还是腾讯,还是灵通网,它们的生命力之根本还决定于它能吸引多少眼球,换句话说,网络经济仍是眼球经济。 重磅人物 陈天桥三十一岁建成“网上迪斯尼” 2004年11月13日,关于盛大未来5年网络游戏战略的绝密会议刚刚结束,31岁的陈天桥终于可以静下来,慢慢地吃一顿刚刚送来的外卖。他主持的高密度战略会议紧锣密鼓地持续了12个小时。 用5年时间,一路狂奔到中国财富榜前列的陈天桥,正处于他自己也没有料到的巅峰时刻。在资本飞速增值的时代,多少在传统行业艰难进行着原始积累的老一代富豪,对此无法理解而瞠目结舌。在毫不允许懈怠的竞争年代,陈一次次地舞弄着资本的手臂,向那个让人觉得有些狂妄的想法――“网上迪斯尼”,一点点地迈进。 第一次坐上老板椅“突然有点惶恐” “盛大网络今年9月就完成了全年的目标,现在考虑的当然是如何在未来先走一步。而未来竞争的焦点,就是如何打进中国人的客厅……”谈起工作,年轻却老练的陈天桥轻车熟路。 5年前他开始创建盛大的雏形时,办公地点只是简陋的三室一厅。在中国的.COM还是一片贫瘠的时代,陈天桥以社区游戏为主业,建立了一个虚拟社区。虚拟社区短短数月便拥有了100万左右的注册用户,由此获得了中华网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从此,每发展一步,盛大的办公环境就脱胎换骨,直到现在盛大的财富令人侧目。陈天桥说,在搬到紫金山大酒店的办公楼里(第2个办公地),他第一次拥有了一间独立的屋子,一张老板椅,而“一瞬之间他突然变得有点惶恐”,因为从此之后,他意识到就要担负起一种领导的责任。这使年轻的陈天桥第一次感到了压力。 融资压力太大至今心脏不好 进入网游,这个当初大胆冒险的行为,使陈天桥遭遇了中华网的突然撤资,但是却使陈天桥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2001年开春,韩国Actoz公司老板怀揣《传奇》游戏到中国寻找网络运营商,与陈天桥一拍即合,盛大以30万美金的价格购下《传奇》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但是正当一切顺利得使人难以置信的阶段,他远远没有想到,韩国Actoz的源代码泄露,“私服事件”使Actoz和盛大对簿公堂,关于盛大的负面报道在整个纸媒体和网络媒体里流传,几乎到达了惨不忍睹的状态。 就在此时,陈天桥对外界的回应很少,但是却出其不意地赢得了软银4000万美元的注资。2002年,记者曾在上海盛大软银注资新闻发布会上,看到了当时年仅29岁的陈天桥,当时连他自己都说,“是在口诛笔伐中得到注资的”。 2002年几乎是盛大最难受的一年,但陈天桥还是赢得了这场战役,自主研发的《传奇世界》终于使这个年轻人有了在网络世界称霸的足够的资本,从此盛大走上了平稳发展的道路。当然,赢得这场战役并不轻松,陈天桥说,现在还经常心脏不好,是当时压力大的结果,而且当时也经常失眠,甚至出冷汗。 随着重重危机的度过,今年盛大网络在纳斯达克龙门一跃,真正使盛大坐拥百亿财富。盛大的股价节节攀升,使盛大不仅在网络业遥遥领先,也使陈天桥频频出现在各种富豪榜单的夺目之处。“现在,我们的规模是新浪+搜狐!”相对于头衔,陈天桥更关注财富的实际效果。 今年8月,盛大网络(股票代码:SNDA)首次公布财报之后,股价一路攀升至21.22美元,此时盛大市值已达14.8亿美元,成为纳斯达克市值最高的中国概念网络股。与此同时,盛大也超越了韩国网络游戏公司NCSOFT的市值,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游戏股。盛大创始人陈天桥掌握的股票市值达到了约11.1亿美元,以90亿元人民币的身家超过了丁磊,成为新的中国首富。而10月13日,盛大在NASDAQ的最新股价,已经到了28.53美元,这样陈天桥所拥有的股票市值已经超过120亿人民币。而盛大上市之时,陈天桥已经套现了超过10亿人民币的现金。由此推算,陈天桥的身家应超过105亿元。 网络游戏能打进中国人的客厅? 正在首富之称在媒体上不停浮现的时候,陈天桥又在纳斯达克发行1.5亿美元的债券。除了上市,盛大今年依然在不停顿地收购,频度之大使外界眼花缭乱。有人甚至说,“盛大真的是疯了吗,什么都买,盛大真是有钱烧的?”对于这样的疑问,陈天桥又是沉默作答。 但是11月13日的这个傍晚,陈天桥放松地说,“这下我终于可以说了,所有的收购都是为了下一步的计划,打开中国人的客厅的计划。”这是陈天桥第一次对外界描绘盛大的5年周密计划。 “将来,我们的计划是所有的网络游戏都能在电视上玩,这就是将来的客厅计划。如果网络游戏进入了客厅,那么中国市场容量之大,难以想象。”陈天桥对记者说。而正是为了这个目标,盛大一直在几个方面做周密的准备。而今年所有的收购都只是这副牌局的某一个棋子。这局棋则分几步走。 首先,陈天桥暗自在网络游戏的内容上做准备,除了两年前引进了疯狂坦克和泡泡糖以外,今年还收购了边锋公司,而边锋在网民中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这个以休闲棋牌类游戏为主的网站在全国同类网站中排名第三,而休闲棋牌类游戏在中国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市场潜力巨大。从韩国市场来看,这一市场的潜力要远远大于大型网络游戏。而这是将棋牌等休闲游戏引入客厅的一步棋。而今年10月,盛大公司又收购了原创娱乐文学门户网站――起点中文网,这个收购又让外界觉得匪夷所思,而陈天桥的设想是,将其与电视相连后,在厨房烧菜,都可以听到网络上好听的娱乐小说。 而早在两年前,盛大开始了与英特尔的“亲密接触”,并一直进行着沟通与磋商,今年6月,双方在沪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宣布将携手促进与数字家庭相关的软件开发工作,共同为快速兴起的网上行业开发下一代互动娱乐解决方案。紧接着,盛大又与全球知名的ADSL宽带网络设备提供商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签订了谅解备忘录。 “盛大未来5年,每年要比上一年涨100%,那么规模将是现在的好多倍。网上迪斯尼真的不切实际吗?”一个定位于互联网的互动娱乐媒体帝国才是陈天桥的真正目标。 ●名家点睛 互联网是一场文化革命 互联网评论家 姜奇平 互联网给中国商业成长带来的,不是一场技术变革,而是一场商业形式的文化变革。 纵观百富榜,陈天桥、丁磊、张朝阳的情况更有代表意义。在互联网增值领域,这些年龄非常“未来”的人士,为什么都集中到了与文化价值直接相关的事情上,如游戏、短信、波波族门户等;在互联网产业中做别的领域的,没有他们这样幸运;是不是互联网的特性与文化的特性之间,有一种内在联系? 互联网,就其本质来说,是技术革命引发的一场文化革命,是一场商业形式的文化革命,而不是单纯的信息高速公路。这是把互联网放到一百年的范围将看到的东西。互联网给中国商业成长带来的新东西,绝不是技术,而是一种有人心做根据的东西,这就是文化。 我进一步做一个预言:不出十年,在知识技术的推动下,商品的意义价值将超过其交换价值,今天人们在游戏和短信中看到的那种东西,将越出互联网产业的边界,进入到各行各业,我称之为产业文化化。这就是中国商业成长中的新要素。 网络游戏让互联网平民化 互联网实验室CEO 方兴东 网络游戏的崛起,是由我国的宽带用户趋向平民化、互联网功能趋向娱乐化的市场环境所决定的。 网络游戏正是在这种用户娱乐诉求空前高涨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当然,网络游戏自身强大的娱乐性质也决定了其能够充当这一“历史使命”。 与其他互联网应用相比较,网络游戏的盈利模式是十分明确的,而且用户的忠诚度也比较高。用户一旦选择了一款游戏,随着时间、精力的投入,用户对该游戏的依赖就越大,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款如《传奇》这样运营了好几年的网络游戏到现在依然如此火爆。网络游戏的发展态势一直都很好,因此有更多的互联网企业投身其中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这符合市场规律。(n104)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